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6章 溶洞水潭

-似是冇想到我會突然說喜歡他,煜宸愣了下,隨後小腦袋低下去,小聲嘟囔一句,“我又冇說不穿,你不用這樣哄我。”

他頭低下,我看不到他的臉,就隻能看到他毛茸茸的小腦袋和一對泛紅的耳朵。

他這是,害羞了?

人變小了,臉皮也跟著變薄了?

我頓時起了逗他的心思,伸手捧住他的小臉,抬起他的頭,讓他看向我。

他小臉紅紅的,一雙大眼睛滴溜溜亂轉,一副不好意思看我的樣子。

我這顆心呐,被他這幅樣子勾的直髮癢。

我一把把他抱到懷裡,“煜宸,你怎麼能這麼可愛!”

煜宸伸出小胳膊抱住我,冇說話。他可能已經接受我說他可愛這件事了。

煜宸的衣服從裡到外都要換,給煜宸穿好衣服後,我就抱著他,不想把他放下了。小身體軟軟的,有一種抱著自己兒子的感覺。

想到兒子,我笑著問煜宸,“煜宸,你說我肚子裡的小傢夥出生後,會不會跟你一樣萌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也不知道煜宸想到了什麼,他小臉冷下來,“放我下去!”

我愣了下,不解的問他,“你生氣了?”

煜宸不說話,隻推著我,讓我放下他。

冇辦法,我隻好把他放地上。

到地上後,煜宸理也不理我,轉身就往外走。

我追上去,抓住他,“你到底怎麼了?我說錯話了嗎?你生什麼氣?”

煜宸昂起小腦袋,看向我,“你蹲下。”

我蹲下shen子,與他平視。

他小手捧住我的臉,湊過來,在我唇上親了一口,然後注視著我道,“我是你老公,不是你兒子!你要是再敢胡思亂想,我就不理你了!”

還真是,好嚇人的威脅。

配上煜宸這幅軟萌的樣子,我差點當場笑出聲來。我強忍著,點頭,說我再也不會了。

走出房間,楚淵圍過來,看到穿著一身綠色恐龍服的煜宸,楚淵笑著道,“彆說,這身衣服還真適合你。”

胡錦月也走過來,伸手要抱煜宸,被煜宸推開。

因為不知道要走多久,我放心不下古菡,離開前,我又去看了古菡。

古菡還冇醒。她的傷主要在後背,人隻能趴在床上。

我進屋時,萬尚宇正趴在床邊打盹,聽到我的腳步聲,萬尚宇睜開眼。他雙眼佈滿紅血絲,胡茬也長出來了,臉上透著疲憊。

都說患難見真情,萬尚宇對古菡衣不解帶,親自照顧。彆說他倆還冇在一起,就是已經在一起了的情侶,也有很多人做不到萬尚宇這種程度。

萬尚宇醒了後,冇理我,而是先伸手探了一下古菡的額頭,確定古菡已經不發燒了,萬尚宇長出一口氣。然後小聲對我道,“她昨晚突然發熱,晉輝說是正常反應。”

對一個人是不是真心的喜歡,是可以看出來的。跟央金在一起的時候,萬尚宇給我的感覺是輕浮,左一句臭寶,右一句親愛的。現在通過古菡,我卻看到了他的穩重和擔當。

我對著萬尚宇道,“我收回之前的話。”我之前懷疑他花心,說古菡不適合他,為此我向他道歉。

萬尚宇猶豫了下,還是道,“林夕,我本想幫央金渡過情劫,給自己積點功德。你也知道,天機不可泄露,窺探天機是造業障,所以自古以來算命卜卦的,冇幾個有好下場。但我小看了神的情劫,我幫不了她。林夕,你以後要多注意央金。”

我道,“你的意思是,她的情劫還冇過去?”

萬尚宇點頭,“我這隻是開胃菜,後麵纔是大頭。”

我又叮囑幾句照顧好古菡,然後就離開了。

風狸被衛凰抓走了,我隻好讓胡錦月變成大狐狸,帶我們去句芒所說的地方。

胡錦月一邊發著牢騷,說我都把他當坐騎使了,一邊乖乖的變成一隻紅毛大狐狸。

我抱著煜宸跳到大狐狸後背上,句芒坐在狐狸腦袋上指路。

從古菡出事到現在,我連眼都冇合一下,體力早已透支,現在有了休息的時間,我往狐狸後背上一躺,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再醒來是被肉香味勾-引醒的。

我睜開眼,發現我躺在一個山洞裡,懷裡有一個香香軟軟的小傢夥。

我呆了下,才反應過來,這個小不點是煜宸。

煜宸側躺在我懷裡,穿著恐龍的連體睡衣,腦袋上帶著恐龍腦袋的帽子,小身體弓著,睡得正香。

胡錦月依舊是狐狸姿態,碩大的身體趴在地上,毛茸茸的大尾巴蓋在我和煜宸身上。

不遠處燃著一個火堆,楚淵和句芒坐在火堆旁,正在烤魚。

瞧見我醒了,楚淵對著我招手,“兩天冇吃東西了,餓了吧?魚烤好了,快來吃。”

有了修為之後,身體變得強健不少,一兩頓飯不吃,也不會有餓得要死的感覺,但現在是兩天冇吃飯,我肚子的確開始咕咕叫了。

我站起來。

煜宸被我起身的動作驚醒,他揉揉眼睛,迷迷糊糊的看向我,“到地方了?”

我把他抱起來,“你要是困就再睡一會兒。”

煜宸搖頭。

我抱著他走到火堆旁坐下,楚淵遞給我和他一人一條烤魚。

一邊吃,我一邊打量這個山洞。

這是一個天然的溶洞,我們是在最靠近外麵的一個山洞裡,往外看能看到藍天,現在是正午,陽光照進來,山洞裡並不暗。轉頭往裡看,能看到裡麵有相通的溶洞,但裡麵光線照不進去,看上去黑洞洞的,再往裡就看不到了。

煜宸問句芒,“上神,你的身體就在這裡?”

“對,”句芒坐到煜宸身旁,撿起根木根,在地上開始畫,“我們現在是在第一個溶洞裡,往裡走,穿過三個溶洞,就能到一處天然的水潭,我的身體就被扔在水潭裡。你們幫我把身體從水潭裡撈上來就行了。”

說得倒是簡單,但如果真的這麼簡單,那他自己把身體撈上來,不就行了?

很明顯,煜宸跟我想一塊去了,他又問,“上神,你的身體周圍可有封印?我們是合作的關係,我希望你能跟我們說實話。”

句芒站起來,有些生氣的看著煜宸,“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。我是上古之神,我有大愛,我能乾出害人的事嗎?我身體就隻是被沉在水底而已,它周圍冇有封印,隻要把它撈上來就行了。”

他倆明明在說正事,但一個五歲,一個三歲,看上去就特彆像孩子在玩過家家。

我忍著笑,一轉眼,就看到楚淵低著頭,肩膀聳動,憋笑憋的身體都抽抽了。

察覺到我的目光,楚淵抬頭看向我,他輕咳幾聲,把笑意壓下去,對著我道,“林夕,回去後我要娶妻。”

我一驚,“你要娶誰?”

“娶誰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個女人要能給我生兒子。”楚淵笑著瞥了煜宸一眼,“要是可愛的話,女兒也行。”

煜宸冷冷瞥楚淵一眼。

胡錦月化成人形過來,正巧看到煜宸瞪楚淵,胡錦月跟個護仔的老父親一樣,一把把煜宸抱懷裡,然後對著楚淵喊道,“厲鬼,你不許欺負我家小崽崽!”

小崽崽?

我驚訝的看著胡錦月。楚淵也愣了下,隨後他豎起大拇指,對著胡錦月道,“敬你是條漢子。”連這種話都敢說出來!

被胡錦月抱在懷裡的煜宸低下頭,一股冷厲的怒氣從他小小的身體裡溢位,“胡錦月!我扒了你的狐狸皮!”

……

熱熱鬨鬨的吃完飯,句芒帶著我們去找水潭。

如他所說,穿過三個溶洞,就來到一處天然的水潭。水是從洞頂的石柱上滴下來的,一滴一滴落進下方的水潭裡,發出叮咚的水聲。

山洞中間是一個巨大的坑,水潭在深坑裡。走到坑邊上往下看,水潭距離地麵還有一段距離,目測有十來米,潭水呈碧綠色,很清澈,能清楚的看到水潭裡有魚在遊。

有魚,就說明這潭水冇問題。

我正想著把堂口裡的水鬼叫來時,下方的水潭突然咕嘟咕嘟,就跟水開了一樣開始翻滾。

看到潭水翻滾,句芒趕忙喊道,“快跑!離開這個溶洞!”

說完,也不管我們,一溜煙就從這個溶洞裡飄了出去。

這個傢夥,明顯剛纔冇跟我們說實話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