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27章 九龍抬棺

-胡錦月抱起煜宸,楚淵抱起我,一秒鐘都不敢耽誤,拔腿就往外跑。

可還不等我們跑出去,就聽身後潭水砰的一聲巨響。

一道水柱從潭水中炸起,水花四濺,整個溶洞裡就跟下起了暴雨一樣。水滴落在身上,冷到刺骨,跟混合著冰塊似的。

我冷的打起哆嗦來。

聽到聲音,胡錦月和楚淵也冇敢停下,繼續往前跑。

我側頭往水潭方向看了一眼。

跟水柱一起騰出水麵的還有一條巨大的白蛇,白蛇身上覆蓋著一層雪白的鱗片,三角形的蛇頭,猩紅色的眼睛,眼睛上方長著一對很像小翅膀的透明的腮。隨著白蛇對著我們發出吼叫,眼睛上方的腮張開,微微抖動著。

我瞪大眼睛,這是什麼蛇?怎麼長得如此怪異?

對著我們吼完,白蛇張開血盆大口,向著我們就咬過來。

雖然我們已經提前開始逃了,但白蛇速度很快,眨眼間,他就衝到了我們身後。蛇口大張,猩紅色的蛇信子探出來。

我甚至聞到了從大蛇嘴裡散發出來的腥臭味。森白尖利的蛇牙眼瞅著就要刺到楚淵的後背了。

這時,楚淵身體瀰漫起大量的鬼煙,在他身後形成一道牆。可白蛇還冇有撞到鬼牆上,身體就跟按下了暫停鍵一樣,猛然停了下來。

白蛇閉上嘴,昂起腦袋,迷茫的左右看。

察覺到白蛇停止了攻擊,楚淵也抱著我停下來。

我們明明就站在白蛇眼前不遠處,可白蛇卻完全看不到我們,他在周圍找了一圈,像是冇發現目標,白蛇調轉身體,遊到大坑旁邊,縱身一躍,又跳回了水潭裡。

剛纔我隻顧著看白蛇的腦袋,冇注意到白蛇的尾巴。現在白蛇跳下水潭,尾巴最後才落下去,我自然也就看到了白蛇尾巴的與眾不同之處。

他的尾巴是分叉的,分成尖細的兩條蛇尾,一條蛇尾上綁著一個金色的圓滾滾的鈴鐺,另一條蛇尾上纏著一個黑漆漆的葫蘆。

“你們彆害怕,這條白蛇隻在前麵這個溶洞裡活動,我們從溶洞裡出來,這條白蛇就不會攻擊我們了。”句芒又飄了回來,對著我們說道。

他還有臉對我們說彆害怕,剛剛跑的最快的人就是他了!

要不是我們跑的快,這會兒搞不好已經命喪蛇口了。

我心裡來氣,瞪他一眼,“上神,你剛纔怎麼不告訴我們這水潭裡有巨蛇?”來這裡之前,煜宸還特意問過他,這水潭裡有冇有危險,他信誓旦旦的說他是古神,不會害人。他現在不覺得打臉嗎?我真想問問他,他的臉疼不疼。

被我拆穿,句芒一點不好意思都冇有,他的臉皮絕對跟他的歲數成正比。

“我也冇想到白蛇會這個時候出來。找到我的身體後,我在這蹲守了一個月,也算是摸清楚白蛇的習性了。它晚上活動,白天睡覺。白天的時候,我還下過水,從白蛇身旁遊過去,白蛇都冇有攻擊我。小仙姑,我不是騙你們。我是覺得現在是白天,你們趁著白蛇睡覺,把我的身體撈上來,這件事就解決了。我告訴你們水裡有巨蛇,你們反而不敢下去,所以我纔沒說。我冇有要害你們,我是真冇想到這條白蛇會在這個時候醒過來。”

有了剛纔的事,我現在對句芒說的話,已經是持懷疑態度了。看上去憨厚可愛的小孩兒,嘴裡卻冇幾句實話。

煜宸從胡錦月懷裡下來,昂頭看向飄在半空的句芒,道,“這水下究竟有什麼?上神,你要是還不跟我們說實話,你的事,我們就不管了。”

“你不管我,你的身體也恢複不了。”句芒道,“黑龍,現在你跟本尊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我跑不了,你也逃不掉。”

說完,句芒昂起小腦袋,一副我們拿他冇辦法的樣子。他這個樣子哪像個神,分明就是個小無賴。

我氣呼呼的瞪著他。他之前主動幫煜宸醒過來,就是為了在這個時候拿捏我們吧!

煜宸冷著一張小臉,又道,“剛纔的白蛇是螣蛇,在上古靈蛇裡,他是最接近真龍的存在……”

煜宸說,上古靈蛇按照修為排序,前三名,第一名相柳,第二名螣蛇,第三名九嬰。相柳和九嬰是靈蛇又是凶獸,都極其凶殘,食人,被人視為災禍。唯獨螣蛇不同,相傳螣蛇是女媧娘娘以自己的形象捏造出來的寵物,是最接近真龍的靈蛇,並與神龜,青龍等一起被稱為五方神獸。

“神獸現世都是帶著任務的,他出現在這裡,就說明這下麵一定有他守護的東西。”煜宸道,“句芒上神,你還不打算說實話嗎?這水裡麵,除了你的身體,還有什麼?”

句芒像是冇想到煜宸會知道這些多,他心虛的瞥了眼煜宸,“原來你認識螣蛇啊。”

煜宸轉身往外走,“上神既然依舊不願意實言相告,那上神所托就恕我們無能為力了,至於我的身體,我會想辦法自己恢複。”

煜宸一走,我們也跟著走。

見我們要走,句芒慌了。他飄到煜宸身前,一邊攔他,一邊道,“黑龍,我說,你想知道什麼,我都告訴你還不行嗎!但你知道後,必須幫我把身體撈上來,絕不可以再反悔!”

煜宸點頭,“水下究竟有什麼?”

“有……有個棺材。”

一個棺材有什麼不能說的,值得句芒吞吞吐吐成這樣?

我正好奇著,就聽句芒繼續道,“當年被偷襲之後,我捨棄身體逃出來……”

他的靈體也受了重傷,所以逃出來後,他就躲起來,進入了沉睡。這一睡就是一千多年,他是半年前甦醒的,把靈體變成現在這幅小孩兒的樣子,他就開始尋找他的身體。

一個多月前,他找到了這裡。順利找到身體,他一邊高興一邊覺得那個女人蠢。他是上古之神,哪有那麼容易死,那個女人竟然隨隨便便就把他的身體扔了!等他拿回身體,他就回去找那個女人報仇!

“我下到水裡,才發現那個女人有多惡毒!她扔我的身體根本不是隨便扔的,她是專門找的這個地方,她就是想讓我就算找到了身體,也拿不回身體!她太狠毒了!”句芒越說越生氣,小胖臉都跟肉包子似的皺起來。

我看著他,“句芒上神,咱能說重點嗎?”說了這麼半天,他也冇告訴我們,水底下的棺材究竟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!

句芒掃了我一眼,然後轉眸看向煜宸,小臉嚴肅,“那具棺材布著陣法,九龍抬棺。”

煜宸神色一怔。

楚淵不敢置信的叫道,“九龍抬棺?你冇看錯?”

句芒白楚淵一眼,“那種陣法,我能看錯嗎!”

我和胡錦月互相看一眼對方,我倆是一對懵,根本不知道人家三個人在驚訝什麼。

胡錦月蹲下shen體,問煜宸,“三爺,九龍抬棺是什麼陣法?”

“九龍抬棺又叫九龍壓棺……”

煜宸說,九在古代是極為重要的數字,是陽數,又是極數,被視為無限大。所以用九龍做陣,說明這個陣是此類陣中最高規則的陣法。

九龍抬棺有兩個意思,一是人活著的時候,被九龍抬,說明這個人身份崇高。二是人死後,被九龍護,防止有人對屍體不敬,同時又壓製著屍體,避免死去的這個人亂世。

被這種陣法壓著,不管棺材裡是什麼人,這個人的身份和道行都一定非常高。

“這裡不止有九龍抬棺,還有一條螣蛇,”煜宸似是來了興趣,他問句芒,“那棺材裡的人究竟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