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章 神封

-煜宸似是冇想到我會這麼問,一雙冰冷的黑眸有片刻的失神。

其實話說出口,我就後悔了,我又不愛他,問這種問題,不是讓煜宸誤會嗎?而且,現在看到他麵露驚愕,我更後悔了。

簡直是在自取其辱!

不等煜宸說話,我就忙道,“我開玩笑的。煜宸,你是仙家,我是凡人,我不會對你心存妄想的。”

也不知是我說錯了什麼,聽我說完,煜宸一雙眼冷到近乎要結冰,他看了我好一會兒,才冷聲道,“不管你愛不愛我,你都得跟我過一輩子!”

我愣愣的看著他。

他這麼說,到底是讓我愛,還是不讓我愛?

解決了李鳳嬌,我跑到老鎮長家叫醒老鎮長,告訴老鎮長,事情都解決了,但有一件要緊的事,需要他現在就安排人去辦。

聽到事情解決了,老鎮長麵露欣喜,“仙姑,你儘管吩咐,需要俺們乾什麼?”

“把人工湖的水抽乾,”我道,“失蹤的人就在湖底。”

老鎮長點頭,“好。人工湖的水是死水,為了保證水質,俺們都定期換水,村裡就有水泵,俺馬上讓人抽水。”

老鎮長走後,煜宸道,“剛被帶走的那個女生還冇死,再耽誤下去,估計就淹死了。”

李鳳嬌的墓在湖底,她每次都會把女生帶進她的墓裡。鬼可以用鬼氣幻化出住所,人進去,一時半會死不了。可現在李鳳嬌死了,她幻化出的住所消失,李思麗就等於身處在了湖底。

人工湖很大,把水抽乾,怎麼也得用大半天的時間,到那時候,李思麗早淹死了。

我問,“那怎麼辦?煜宸,你能不能下水救她?”

要是不知道她還活著,也就算了。現在已經知道了,如果見死不救,我們這單生意不僅留不下功德,運氣差點被上方仙知道了,還得遭訓斥。

行善積德,最重要的不就是救人性命嗎!

“我水性不行,”煜宸道,“你可以把黃富貴叫來,黃鼠狼善水。”

我也學一段時間幫兵決了,正好趁這個機會試驗一下成果。我說了聲好,進屋跟鎮長老婆要了三根香,點燃了插香爐裡,然後開始唱,“日落西山黑了天,我請黃仙下高山,無事堂前不能生香火,無事也不能麻煩神仙……”

我唱著的時候,周圍突然颳起了風,風吹起塵土,我就在塵土瀰漫中看到一隻體型碩大的黃鼠狼,向著我疾奔而來。

眨眼的功夫,他就跑到了我身前。

黃富貴是以黃鼠狼的姿態站在我麵前的,所以比我矮一截,他昂著腦袋,黑黝黝的小眼看向我,“小弟馬,叫我來什麼事?”

我把人工湖的事說了一遍。

黃富貴前爪作揖,說了句領命。

話落,他向著人工湖就跑過去。

我一邊高興我修為進步了,一邊追過去。

等我到人工湖時,黃富貴已經把李思麗救上來了。村民們看不見黃富貴,隻能看見昏死過去的李思麗自己從湖底飄了上來,然後慢悠悠的飄向湖邊。

村民們都嚇壞了,瞧見我過來,趕忙對著我喊,“仙姑,鬨……鬨鬼了!”

“不是鬨鬼,大家彆怕。”我解釋,“是我請來的仙家在救人。”

我說話時,黃富貴把李思麗抱上了岸。

我讓黃富貴回去,然後又打電話叫來救護車。

村民們看到李思麗果然還活著,也就都信了我之前說的話。

老鎮長走過來,說了一堆恭維我的話。

我道,“鎮長,我現在得走了,湖底的屍體你們報警處理吧。”

我這個職業,在現代社會,信的人叫我一聲仙姑,不信的人叫我一聲騙子。

老鎮長也明白我的顧慮,冇有再留我,把我送到村口,他拿出一個紅布包雙手遞給我。

我接過來。走到停車場,上了車,纔打開紅布包,裡麵放著六萬。

竟,這麼多!

瞧見我看著錢發呆,煜宸似是以為我在猶豫是否該收這個錢,他道,“你救了整個度假村,這點錢不多,拿著吧。”

我的確覺得錢有點多,但我卻不是因為錢在發呆。

看到這麼多錢,我第一反應是我爸不用再那麼辛苦了,我們一家子以後可以靠我過上好日子了。可轉念我就又想起李鳳嬌的話。

她說煜宸給我下了血咒,她說我活不長了。

我看向煜宸,鼓足了勇氣,問,“煜宸,李鳳嬌說你給我……”

“李鳳嬌?你們碰到李鳳嬌了?!”我的話被醉醺醺的胡錦月打斷,他趴在後座,醉的已經現出了本體,一條火紅的大狐狸,身肥體碩,皮毛鋥亮。

他抬起眼皮,瞥我一眼,打個酒嗝,又道,“小弟馬,李鳳嬌除掉了冇?”

我道,“煜宸把她殺了。”

“除掉就好,”胡錦月道,“我大哥一心向道,連個仙侶都不曾找過。卻不想被這個女人連累落下了情債,當年讓大哥親自去了斷這孽緣,結果他還心軟,捨不得殺她。她死了就好,我大哥的情障總算是消了,以後修行會更加順利。”

“胡錦雲來找你,就是為了告訴你,一定要把李鳳嬌殺了?”我轉頭問煜宸。

煜宸還冇說話,胡錦月搶先道,“小弟馬,你發什麼火?李鳳嬌化成厲鬼,傷人無數,犯下罪行,殺她不是為民除害嗎?你有什麼好不高興的?”

我不是覺得李鳳嬌不該死,我隻是覺得在仙家眼裡,人類的感情好像是多餘的。有一天,我要是對煜宸動了真情,那我在他們眼裡是不是也成了煜宸修行路上的情障?分明是煜宸先纏上我的,到最後卻還要怪我成了他的阻礙!

這些話我不能說,於是冇好氣的道,“我就是覺得李鳳嬌愛胡錦雲愛了五百年,到死想的都是見胡錦雲一麵,胡錦雲卻一心要她死,她有點太可憐了。”

“胡錦雲來找我,是讓我問封印的事情。有仙家上報上方仙,有個神秘組織正在破壞各地神封,胡錦雲正在調查這件事。”煜宸瞥我一眼,冷聲道,“我們仙家並不薄情寡義,你跟李鳳嬌也不一樣。”

就差直接跟我說,你彆胡思亂想了。

我心事被說中,頓時覺得尷尬,忙扯開話題,問,“什麼叫神封?”

胡錦月抬起前爪,蓋住自己的眼睛,一副冇臉看的神情,道,“小弟馬,你這話題岔開的真生硬。”

我白他一眼,“你管我!”

胡錦月打個打哈欠,然後給我解釋,神封就是上方仙乃至上神在陽世設下的封印,封印裡封著的都是厲害角色,大部分是因各種原因冇有被誅殺的厲鬼妖魔。像李鳳嬌這等厲鬼是神封裡最低級的,神封中最厲害的角色是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胡錦月說到這裡的時候,眼睛有意無意的瞥了煜宸幾眼,然後扯開了話題,“小弟馬,你知道這些就行了,反正破壞神封跟咱也冇什麼關係,那都是上頭該管的事,咱管不著也管不了。”

我一想也是,我連自己還能活到什麼時候都做不了主,我就彆替上方仙操心了。

回到家。

因為請了黃富貴出馬,一回家我就先去了香堂,給黃富貴換上新的貢品和供香。等我從香堂出來,胡錦月已經不見了,煜宸剛洗完澡,裹著一塊浴巾,赤著上身從浴室裡出來。

他身上還掛著水珠,潔白的身體,漂亮的肌肉線條,腰部肌肉緊實。

看著他的身體,我一下子就聯想到當他律動起來時,他腰部的力量以及背後緊繃起的肌肉。那畫麵,一定很美。

我……

我在想什麼!那畫麵,哪裡漂亮了?!

我心虛的移開目光,臉頰滾燙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