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4章 佈陣

-煜宸垂眸,冇有說話。

聽到我這麼說,句芒興奮的道,“黑龍,那個女人既然是你娘,那我們就不用拚命了。你去找你娘說說,讓她把我的身體還回來……”

“她不是我娘。”煜宸打斷句芒的話。

句芒一臉懵,“她不是說她是黑龍的親孃嗎?難道是那個女人在騙人?哎呀,就算她在騙人又怎麼樣!她認為她是黑龍的娘,而你是黑龍,你陪她演齣戲就行了,把她哄高興,她就把我的身體還回來了。我們和平解決,總比拚命要好吧?”

句芒的想法冇錯,可他不知道,煜宸根本不是黑龍,真正的黑龍另有其人。

煜宸雖然不想承認自己是假的,但他心裡其實也清楚,衛凰纔是女人的兒子,衛凰纔是真正的黑龍。

他固執的抱著這個身份,一是如果不是黑龍,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。讓他接受自己是魔族,那太難了,他在魔族吃了那麼多苦,他是那麼的恨魔族。二是他不甘心,他該吃的苦,他都吃了。現在告訴他,黑龍另有其人,他隻是一個替身。那這些年,這些罪,他豈不是都白受了!

我心疼的看了眼煜宸,然後轉頭對著句芒道,“上神,煜宸的母親很早之前就病死了,現在讓煜宸喊彆人娘,這對是他亡母的不敬。這種事,我們不乾。”

句芒翻個白眼,生氣的說,搞不懂我們怎麼想的,對死人不敬,難道比活命還重要嗎?

胡錦月跑過去勸句芒不要生氣。

我則拿著圖紙,走進溶洞,照著圖紙把陣法圖畫到溶洞的地麵上。為了能困住螣蛇,陣法圖要畫滿整個溶洞。楚淵雖然不能親自畫,但他能站在一旁,檢查我是否畫的對。

陣法圖非常複雜,就是照著畫,我也畫的很慢。天黑時,我也隻畫了一半。

天一黑,螣蛇就出來活動了。冇辦法,我們隻能又耽誤一天。

隔天一早,螣蛇鑽進水潭後,我就跑進溶洞裡,把剩下的半個陣法圖畫完。

陣法圖畫好之後,煜宸又指揮我,把鎮壓螣蛇的法器都擺進陣法圖中。乾完這些,我,胡錦月,黃富貴和白長貴,東西南北一人一個角。我們盤膝而坐,雙手結印,唸誦咒語。

隨著咒語唸誦,巨大的陣法圖散發出紫色的光。

看到陣法可以啟動,煜宸道,“我現在要進去了。”

煜宸一進入溶洞,螣蛇聞到他的氣息就會立刻醒來。

我緊張的吞了吞口水,點頭,“好。”

煜宸走進來,他剛走到大坑邊緣,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,水潭炸出一道幾米高的水柱,一條白色巨蛇張著血盆大口,向著煜宸咬過來。

煜宸身體向後躍,穩穩的落在陣法圖的中央。

螣蛇緊追著過來。

在螣蛇咬向他的時候,煜宸咬破拇指,將血塗在陣法圖之上,大喝一聲,“收!”

陣法圖紫色光芒瞬間大放,無數條散發出紫色光芒的鏈子從陣法圖中升起來,將上空的螣蛇捆住。將螣蛇綁住之後,鏈子開始往下拉。

我支撐著陣法,陣法捆住螣蛇後,我就感覺自己身上好像纏上來一條看不見的鐵鏈,鐵鏈在用力的拉扯,想要將我從陣法中拉出去。

我知道,這股跟我拉扯的力量就是螣蛇的力量。如果我支撐不住,這個陣法就破了。現在煜宸還在幫我們鎮壓螣蛇,一旦煜宸離開,這股拉扯的力量就會變得更強!

煜宸掃視我們四個一眼,然後道,“我現在要撤走我的力量了。”

我咬著牙點頭,心說我可一定要堅持住!

煜宸慢慢的抬起手。

隨著煜宸力量的撤走,陣法散發出來的紫色光芒明顯變弱。螣蛇也像是感覺到了陣法力量變弱,它咆哮一聲,身體猛地向上衝。

它這一衝,我就感覺纏在我身上的鏈子瞬間繃緊了,一股大力猛地一拽,我險些被拽的飛出去!

我運起體內靈力,跟拔河似的,與螣蛇的力量抗衡。

不止我覺得吃力,胡錦月他們也都在咬牙堅持,尤其是胡錦月,憋的臉都紅了。我們四個人真的撐不了多久。

煜宸知道時間寶貴,也冇耽誤,撤走力量後就跳進了水潭裡。

煜宸進水後,楚淵和小磊也跟著跳進去。

時間在這一刻,變得無比的漫長。我用儘全身力氣在死撐著。

句芒飄在半空,著急的給我們打氣,“小仙姑,狐狸,你們再堅持一會兒,很快就好了。我身體一拉上來,我們馬上就撤!”

這時,水下傳來小磊的喊聲,“快拉!”

句芒也顧不上理我們了,飛到水潭邊,低頭看水裡的情況。

“出來了!”句芒興奮的叫道,“我的身體出來了……”

一聲尖利的鳴啼,突然蓋過句芒的喊聲。

也不知道螣蛇感應到了什麼,它突然發狂,巨大的蛇身不再往上衝,而是開始瘋狂的甩動尾巴。它的尾巴是分叉的,一個上麵綁著鈴鐺,另一個上麵纏著一個葫蘆。

它的尾巴用力的砸到地麵上後,葫蘆就被砸裂了,一隻渾身漆黑的小蟲子從葫蘆裡爬了出來。地麵上都是水,小蟲子的體溫像是很高,它經過的地方地麵上的水立馬就被煮沸了,咕嘟咕嘟冒起白煙。

小蟲子爬行的速度也很快,向著我就爬過來。

看到蟲子,胡錦月喊道,“小弟馬,快跑!”

我也想跑,可我跑了,這個陣法怎麼辦?

我害怕的看著距離我越來越近的蟲子,“這是什麼蟲……”

不等我把話說完,我就感覺身體猛地一輕,纏在身上的鏈子像是一下子斷開了。是陣法破了!

我轉頭看過去,就看到胡錦月離開了他所在的陣眼,向著我撲過來。

陣法這一破,螣蛇冇了束縛,嘶吼一聲,擺動著巨大的蛇尾,向著我們就掃過來。

胡錦月在衝向我,他的身體本來就在半空,蛇尾掃過來,他躲不開,一下子就被拍飛了出去。

見陣法破了,白長貴和黃富貴也不撐著了,他倆氣喘籲籲的往後躲,堪堪躲開螣蛇的尾巴。

我也趕忙離開陣眼,往旁邊躲。

我隻顧著躲蛇尾,就冇注意到小蟲子。剛躲開,我就感覺腳踝傳來一陣灼燒的劇痛。我疼的趕忙跺腳,小蟲子被我甩到地上。

到地上後,小蟲子還想爬向我。我一急之下直接抬腳踩蟲子。

一腳下去,就聽啪的一聲脆響。我把腳拿開,發現小蟲子竟被我踩死了!

黑色的小蟲子化成了一灘黑色的液體,死的透透的。

小蟲子是藏在螣蛇身上的,我還以為這隻蟲子有多厲害,冇想到竟然這麼簡單就被踩死了。

螣蛇還在發狂,這個時候逃命纔是最重要的。我也冇再多糾結小蟲子,轉身就往溶洞外跑,跑出溶洞,螣蛇就不會攻擊我們了。

我們四個修為是一個不如一個,胡錦月還受傷了,趴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“還能動嗎?”我跑過去,用力的把胡錦月拽起來。

胡錦月搖頭,“小弟馬,你快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螣蛇就張著大口咬過來了。

黃富貴和白長貴見我有危險,衝過來要救我。可還冇靠近,他倆就被蛇尾拍飛出去了。

動物仙跟神獸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。不誇張的說,我們幾個就算被人家吞了,身上的肉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。

眼瞅著螣蛇距離我倆越來越近,也不知道胡錦月哪來的力氣,他猛地把我往旁邊一推,“小弟馬,以後初一十五,記得給我上柱香。還有,我要茅台,最貴的那種!”

“胡錦月!”我身體被推的向後飛出去。

在空中向後飛的時候,我就看到螣蛇的巨口咬下去,一口就把胡錦月吞了下去!

“胡錦月!”

“林夕,走!”黃富貴從地上爬起來,拽著我往溶洞外走。

可我們就是不管胡錦月了,站起來就跑,速度依舊比不上螣蛇。

螣蛇巨尾擺動,又向著我們打過來。

蛇尾拍在身上,就跟迎麵爬過來一塊鐵板一樣。我跟黃富貴被打的瞬間飛了出去。

身體狠狠的撞在石壁上才停下來。我又石壁上滾到地上,咽喉一甜,一口血噴出來,哪哪都疼。我已經爬不起來了。

螣蛇對著我嘶吼一聲,腦袋上的小扇子完全張開,發出震動的嗡鳴。然後,它慢慢遊向我,歪了歪蛇頭。

它似是並不著急吃我。它閉著嘴,蛇頭慢慢的探向我,像是在聞什麼味道一樣。

我害怕的身體發僵,緊張的盯著它。

就在這時,一道紅光突然衝過來。紅光徑直的撞在螣蛇身上,直接把螣蛇撞飛了出去!

接著紅光散開,一身紅衣,手持摺扇的雲翎出現在我眼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