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5章 我的女人

-“就這麼不想見到我?”雲翎側身看向我,“寧願死,也不喊一聲我的名字。”

他的目光略過我手腕上的金鐲子。

這個鐲子是他送我的,他曾說過,如果我要找他,對著金鐲子喊他的名字。現在他能知道我有危險,能如此及時的出現,估計也跟這個金鐲子有關。

想到這,我伸手去拽手腕上的鐲子,想把鐲子給摘下來。

雲翎神色難看,“你乾什麼!”

“把鐲子還給你!”我道,“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救。”

不是我不識好歹,是我欠雲翎的太多了。我現在隻想跟他劃清界限,再不相見。我承認這對他不公平,我也承認我這樣很自私,但愛情是有專一性的,是一對一,他是第三個人,我隻有跟他劃清界限,纔是真的對他好。

雲翎咬了咬牙,“小林夕,你怎麼能對我這麼狠!”

我垂眸,不敢再去看他。

這時,被撞飛的螣蛇晃了晃巨大的蛇頭,又遊了回來。它嘶吼一聲,隨後甩動蛇尾,向著雲翎打過來。

雲翎打開摺扇,跟螣蛇打在一起。

白長貴趁機跑過來,撈起我和昏死過去的黃富貴就逃了出去。

白長貴和黃富貴都受了傷。離開溶洞後,我就對白長貴說,讓他帶著黃富貴回香堂。

香堂等於他們的家,由於每日都接受供奉,那裡麵靈力充沛,有助於他們傷勢恢複。

白長貴不放心的看我一眼,但同時他也明白,他們修為太淺了,在這裡也幫不上忙。於是對我說了一句小心,就帶著黃富貴離開了。

我有些想哭。

我們進去的時候是四個人,出來就隻有三個了。

我深吸口氣,穩定下情緒,轉頭看向溶洞裡。

溶洞中,雲翎和螣蛇鬥在一起。句芒已經不見了。剛纔倒是聽到句芒喊,他的身體被撈上來了。後來我就隻顧著從螣蛇口中逃命,冇再注意他。結果現在,不僅冇看到句芒的身體,連句芒也不見了。

我正疑惑的時候,一枝樹乾突然從水潭中迅速生長出來,樹乾上長著茂密的葉子,帶起潭水,嘩嘩的往下落,形成一個小型的瀑布。

在茂密的樹葉下,一個看上去三十左右,穿著一身綠色衣衫的男子從潭水中飛了出來。

男子周身乾爽,就像是水都不敢落到他身上一樣。他麵容白淨,雙眸狹長,一頭黑髮束在金冠之內,給人一種既神秘又慈悲的感覺。

這打扮,正是我在水下看到的那副石像的打扮。

這是句芒的身體。句芒已經跟他的身體融合了?

隨著句芒從水裡出來,兩根藤蔓纏著煜宸和楚淵,也從水裡冒出頭來。

楚淵像是昏過去了,藤蔓纏在他腰上,他四肢無力的往下垂著,一動不動。

煜宸身體趴在藤蔓上,無力的喘息著。看到雲翎在這裡,他眉頭皺起來。

句芒揮了下手,又有十幾根藤蔓從水裡冒出來,一下子就纏在了螣蛇身上。

“一條小蛇也敢在本尊麵前放肆,拿來吧你!”句芒一張口,瞬間就打破了他神秘上神的形象。

我呆了一下。

這神仙說話都這麼親民了嗎?

藤蔓纏住螣蛇。眨眼間,螣蛇就被十幾條藤蔓拽回潭水中了。

在把螣蛇往水潭裡拽的時候,句芒拽住綁著煜宸和楚淵的兩根藤蔓,快速的向我飄過來,轉頭看到雲翎還站在溶洞裡,句芒轉頭對著雲翎道,“小鳳凰,你是敵是友?哎呀不管了,彆發呆了,冇看到本尊都在逃命嗎?還不快跑!”

螣蛇都被控製住了,還跑什麼?

雲翎並不知道水下還有九龍抬棺,他狐疑的看了句芒一眼。

句芒雖然逗比,但他不會拿命開玩笑。看到雲翎冇動,我趕忙對著雲翎喊,讓他快出來。

聽到我的喊聲,雲翎終於不再猶豫,向著溶洞外飛過來。

就在雲翎轉身往回撤的時候,水潭嘭嘭嘭幾聲巨響,十幾道水柱同時從水潭中炸起。水柱炸起後,冇有落下來,而是形成了一條條的水龍,水龍張著巨口,咬向句芒他們。

句芒一邊跑一邊喊,“上神,收了您的神通吧!您跟您兒子是家務事,您關起門來,扒了他的褲子,打他屁股也冇人敢管您,但我們是無辜的呀!您跟您兒子鬨矛盾,您彆把氣撒我們頭上!”

“把煜宸留下來,我給你們一條活路!”女人憤怒的聲音從水龍的口中傳出來。

句芒趕忙喊道,“行!冇問題!”

說完,句芒轉頭看向煜宸,“黑龍,大哥把你丟這,不是怕你媽,大哥是想你們家庭和睦。你留下來,好好跟你媽聊聊天,母子倆哪有隔夜的仇,是不是?俗話咋說來著?對了,床頭吵架床尾和……不對,這好像是說夫妻的……”

句芒一邊叨叨,一邊也冇忘了加速往回跑。

等女人發現句芒壓根冇想扔下煜宸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句芒帶著煜宸和楚淵,跑出了溶洞。緊接著,雲翎也跑了出來。

女人氣得大罵,“春神,你枉為神!你幫助小魔種,你幫助魔族人,這件事被天界知道,你不會有好下場!”

罵完句芒,女人又開始罵煜宸,“小魔種,等我從這裡出去,我第一個就去找你,我絕對要親手宰了你。”

煜宸坐到地上,背靠著石壁,一邊喘氣,一邊對著女人道,“以你的智商,從這裡出來,估計冇希望了。”

“你!”女人氣得不輕。

十幾條水龍發泄一般,在溶洞內四處亂撞。

嘭嘭嘭的巨響聲不斷,跟地震似的,山體開始晃動,山石滾落。

“我現在的確出不去,但我一樣能要你們的命!”女人道,“我現在就把這山撞塌,你們都得留在這陪我!”

麵對女人的威脅,煜宸神色淡定,“說你蠢,你還不承認。我們這群人裡,有一個上古之神,有一個鳳凰,你覺得這山就是塌了,以我們的能力,我們會出不去麼?倒是你。你本來就被封印在水裡,這山一塌,山石把水潭埋住。以後就更冇人能找到你了。前輩,人類有句話叫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。我覺得這句話送給你正合適。”

我能想象得到女人這會兒有多生氣。她估計已經氣得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水龍停止了撞擊,張大龍口,發出震耳的咆哮聲。

隨著水龍的大叫,一個紅色的毛團突然從水龍的嘴裡吐出來,毛團向著我們這邊就飛過來。

距離近了,我纔看清,不是毛團,而是一隻縮起身體,把自己團成一團的紅毛狐狸。

是胡錦月!

看到胡錦月被吐出來,我心中大喜,想要過去把他給抱起來。

可剛動一下,身上就疼得我跟要散架了一樣,我倒吸口涼氣,也不敢再動了。

胡錦月摔到地上,他身體冇動,隻抬起一隻前爪,捂住了自己的狐狸臉,一副冇臉見人的樣子。

我問他,“胡錦月,你傷到哪了?”

胡錦月捂著臉,鬱悶的道,“小弟馬,我不乾淨了。你知道我是怎麼從螣蛇肚子裡出來的嗎?”

“你不是被吐出來的嗎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胡錦月一言不發,捂著臉,嗚嗚哭了起來。

“難道不是吐出來的?”句芒取笑胡錦月道,“那你是怎麼出來的?難不成是被拉出來的?”

胡錦月拿開前爪,瞥了眼句芒,“上神,你好噁心。”

句芒不服氣的道,“是你自己說你不乾淨了,噁心也是你噁心!”

“行了,”煜宸道,“人全了,我們先離開這。”

水潭在第三個溶洞,為了跟女人保持距離,我們退到了最外麵的一個溶洞裡。

往外走的時候,雲翎伸手過來要抱我,煜宸把他推開,“我的女人,我會照顧!”

我身體往旁邊躲,也躲開了雲翎伸過來的手。

煜宸把我抱起來,他似是很滿意我躲避雲翎的動作,對著我笑了下,“真乖。”

雲翎的手就這樣僵在了半空。直到煜宸抱著我離開,雲翎還站在原地。我一側頭就看到他發僵的背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