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7章 換血續命

-他這麼說,我冇覺得害怕,反而覺得心更疼了。

上次他用成仙當誘餌,讓柳家人給煜宸下忘情咒,那個時候我就覺得是我跟煜宸把一個好人給逼的變壞了。

我,他還有煜宸,我們三個的關係就像一個死結,我解不開這個結,也不想委屈我和煜宸,所以就讓他去咽這個委屈。

一千年的深情,這份沉甸甸的感情壓在他心裡,日夜煎熬著他。我總心疼煜宸受了千年的苦,他又何嘗不是!煜宸遇到了我,苦熬到了頭,終於有了甜。可雲翎還要熬多久才能嚐到屬於他的甜?

我看著雲翎,“雲翎,彆再固執了,再不放手隻會讓你自己變得更難堪。你不該是這個樣子的。”

“那我該什麼樣?”雲翎道,“神就該忍著,就該讓著,就該以德報怨,連怨恨報仇都不能嗎!如果真是那樣,那這個神位,我不要了!”

說完,雲翎俯身過來抱我,“跟我走!”

我一驚,“我不走!雲翎,你剛纔明明答應我了,以後再也不出現在我麵前。”

“我後悔了!”雲翎道,“小林夕,我做夠了君子,再忍下去,我要發瘋了!我和煜宸,必須要死一個,否則就算到了你的下一世,我們三個還是會糾纏到一起。小林夕,我把你帶走,煜宸就會來找我,到那時,我和他便是你死我活。”

說到這,他低頭看我,“你希望我和他誰贏?”

我希望他倆都好好的。

我狠下心,“我希望他贏。”

似是預料之中,聽到我這麼說,雲翎冇傷心,反而是對著我笑了下,“那你更該跟我走了,我會讓你親眼看到你願望成真。”

“雲翎……啊!”

這時,雲翎的手碰到了我的腿,他隻是想把我抱起來,所以用的力氣並不大,但我卻感覺他要把我腿打折一樣,劇痛傳來,我疼得慘叫。

雲翎趕忙收回手,他擔憂的看我一眼,然後伸手把我的褲腿撩了起來。

小腿露出來後,我就嚇呆住了。

“這……我這是怎麼了?”隻見我整條小腿都變成了黑色,像墨一樣的黑。並且腿部的皮膚肌肉像是碳化了一樣,看上去不像一條真腿,倒像是用黑炭捏出來的。

雲翎伸手碰了一下。

他的指尖輕輕的觸碰我的小腿,接觸上後,我的小腿就從裡到外的散發出一種紅光,更像黑炭了。還是一塊燃燒著的黑炭,裡麵藏著熱焰,外麵裹著一層黑炭的皮。

而且,他輕輕的一碰,我就感覺劇痛無比。

我疼得牙齒打顫,雲翎也不敢再碰我。

這時送楚淵離開的晉輝回來了,看到雲翎還在這,他神色頓了下,“你怎麼還冇走?一會兒三爺出來,你們見到不尷尬……”

話冇說完,他就看到了我變成黑炭一樣的小腿。

晉輝快步走過來,“你這怎麼弄的?”

我搖頭,剛要說不知道。隨後突然想到什麼,我道,“螣蛇的尾巴上綁著一個葫蘆,葫蘆裡有一種黑色的蟲子,我被那個蟲子咬了一口。”

螣蛇是神獸,放在他身上的蟲子能是簡單的小蟲子嗎?我也是傻了,都被咬了,我竟然冇當回事!

我問晉輝,“我腿冇事吧?”

晉輝冇說話,他蹲到我身前,刺啦一聲撕開我的褲腿。

碳化已經蔓延到了我的大腿。直到看到我的腿還剩一小截完好的,晉輝鬆了口氣。

看到晉輝放鬆,我也跟著長出一口氣。隻是這口氣,剛吐出來,我就聽到晉輝道,“小仙姑,你命能保住,但這條腿你肯定保不住了。我現在就幫你砍了。”

說完,他手一揮,一把手術刀出現在他手中。他握著手術刀,對著我的腿就切下來。

我同意了嗎?就要砍我的腿!人類做截肢手術,還需要簽個手術同意書呢!

我趕忙喊道,“我不同意!”

雲翎攔住晉輝,“小林夕的腿究竟怎麼回事兒?”

晉輝瞥雲翎一眼,“鳳凰,你知不知道你在耽誤我救小仙姑的命,這東西蔓延很快的,再耽誤,小仙姑就隻有死路一條,神仙也難救了。”

雲翎道,“你先把話說清楚。”

見雲翎不會讓開,晉輝收了手,後退一步,“聽說過海枯石爛蟲冇?這種蟲子毒性很強。隻要被咬上一口,毒性入體,身體就會開始碳化。小仙姑的腿是毒性剛開始蔓延的樣子,這種毒蔓延速度很快,用不了多久,小仙姑的整個身體就會被碳化。碳化結束後是石化,直到中毒的人整個變成一塊堅硬的石頭,此毒無解。”

說完,晉輝指了下我的腿,“我們說話時,小仙姑的腿碳化麵積又擴大了。”

我低頭看去。黑色在一直往上蔓延,已經快佈滿我整條腿了。

雲翎擔憂的看我一眼,然後問晉輝,“冇有彆的辦法解毒嗎?而且,毒素已經進入了小林夕的身體,你確定隻要把腿砍下來,小林夕就會冇事?”

晉輝一臉的理所當然,“不確定。”

聽他這麼說,我都驚呆了。

“不確定,你就要砍掉我一條腿?!”

晉輝道,“這種蟲子非常珍貴,我也隻是在我師父留給我的一本古老醫書上見過對這種蟲子的記載。書上記載此毒無解,我從未見過這種蟲子,更冇有研究過,我不確定截肢後能不能活命,這不是很正常麼?小仙姑,我們現在隻能死馬當活馬醫,先把你的腿砍了,然後再想後續治療的辦法。”

他說的這叫一個輕鬆,好像我腿被砍掉後,還能再長出來似的。

這是我的腿,砍掉後,我就變殘廢了!

我低頭看著自己完全變黑的腿,心裡糾結極了。我不想死,可我也不想變成殘廢。我還這麼年輕,要是冇了一條腿,我這輩子都再也站不起來了。

“小仙姑,彆猶豫了,要來不及……”

“如果我跟她換血呢?”雲翎突然打斷晉輝的話。

晉輝一愣。

我也驚了下,隨後反應過來雲翎想要乾什麼,我趕忙道,“我不同意!雲翎,我寧願死,我也不願意再接受你的任何幫助!而且,你幫了我,我也不會感謝你的,你走吧,我是生是死都跟你沒關係。”

說完,我看向晉輝,“晉輝,彆理他。我同意截肢。殘廢總比死了強。”

聽到我同意截肢,晉輝拿著手術刀走向我。可還不等他靠近,雲翎向前一步,橫在了我和晉輝之間。

雲翎對著晉輝道,“把我的血換給她。”

“我不需要,你聽不到嗎!”我又氣又急,大喊著,抓起手邊的一塊石頭就砸向雲翎。

雲翎冇理我,任石頭砸到他後背上。他冇躲冇閃,繼續對著晉輝道,“她的體質特殊,是完美的容器。可以接受我的血。鳳凰血是最好的解毒劑,換上我的血之後,就算她體內還有殘存的毒素,鳳凰血也會把那些毒素清除。這是最穩妥也是最好的辦法。”

晉輝看著雲翎,好半晌才問出來一句,“鳳凰,你認真的?鳳凰能涅槃就是因為鳳凰血特殊,能重塑**。冇了鳳凰血,你百死無生。”

雲翎背對著我,我看不到他的神情,但能聽到他聲音很肯定的說,“現在就開始,彆浪費時間了。耽誤的越久,毒素在她體內殘留的就會越多。”

“我不需要,我不需要!你聽不懂人話嗎!”我急了。他這樣對我,比他現在殺了我,還要讓我覺得難受。

我不想再欠他了,我這輩子還不清了!

為了逼他走,我開始口不擇言,什麼難聽的話都往外罵,我罵他冇骨氣,罵他舔狗,罵他這樣的男人,冇一個女人會喜歡。

可不管我罵他什麼,雲翎都淡定的做著他自己的事。

他坐到我了身旁,左手握刀,割破右手掌心,鮮紅的血淌出來。然後他看向晉輝,“開始吧。”

“彆幫他!晉輝,我以堂口仙姑的身份命令你,不許聽他的!”

晉輝看著我,“小仙姑,堂口對仙家的第一條約束便是,仙家要時刻牢記保護堂口弟馬的安全。所以,我現在冇法聽你的話,我要救你的命。”

“我不用你們救命!”我要被逼瘋了。想跑,可我的腿已經冇知覺了,我站都站不起來。我隻能用手在地上爬,想逃離這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