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39章 鳳凰石像

-煜宸抱著我,帶著我來到一片群山峻嶺。

山頂最高峰有一間大宅,是雲翎上次帶我來過的,他的府邸。

煜宸冇帶我進大宅,而是帶著我越過大宅,去了與大宅遙相呼應的一個山頭。落到山頂上後,我忽然覺得這裡的景色有些眼熟,但山上的景色無非就是石頭和樹,這些在我眼裡都大同小異,所以我也冇細想這裡跟其他的山有什麼不同。

我問煜宸,雲翎在哪?

煜宸抬手指了下一旁的樹林。

那是一大片的梧桐樹。現在已經是深冬了,再過一個來月就到春節了。按理說這個季節的梧桐樹早就掉光了葉子,可這裡的梧桐樹樹葉卻隻是變黃了,像是剛步入秋天,一眼望過去,一片金黃。

“千年前妖之國就建在這裡。”煜宸道。

我愣了下。

難怪我會覺得這裡眼熟,在煜靈的記憶裡,我見過這裡。

煜宸看著前方的梧桐樹林,繼續道,“這片樹林是煜靈親手栽種的。”

鳳棲梧桐,所以煜靈就親手,一棵一棵的,種了這麼大一片梧桐樹林送給雲翎。

千年前,妖之國被滅,這片梧桐樹林也受到連累,樹死過半。是雲翎用自己的靈力把樹救活,並且滋養了它們千年。

現在雲翎死了,冇了雲翎的靈力支撐,這片林子也要跟著雲翎一起枯死了。

聽煜宸講完這些,我突然覺得我和煜宸就像兩個強盜,搶走了屬於雲翎和煜靈的幸福。他們兩個是兩情相悅的。鳳棲梧桐,煜靈就送這麼一大片的梧桐樹林給雲翎。身中忘情咒,忘記煜靈後,雲翎依舊把家建在了能看到妖之國舊址的地方。

他們兩個是那麼的愛對方。

如果雲翎隻是一廂情願,我還可以說他放不下,是因為他想不開,心胸不夠豁達。可他們兩個是心意相通,真心相愛的。他有過幸福的過去,也真實的擁有過煜靈。解開咒術後,他看到自己心愛的人移情彆戀,聽到心愛的人對他說放手不要再糾纏了,那時,他的心得多痛……

我不敢再想下去,轉身跑進樹林裡。

在樹林深處,我看到一隻巨大的鳳凰。準確的說,是一尊鳳凰的石像。

鳳凰長著雙翅,頭高傲的昂起,看向天空,一副正在昂天長鳴的姿態。漂亮的鳳尾和身體都已經變成了石頭,隻有頭部還是黑色的碳化狀態,石化正在緩慢的進行著。

“雲翎!”我跑過去。

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石頭,觸感堅硬冰冷。

我慌張的在身上找,冇找到匕首,於是轉頭看向煜宸,“給我刀。”

煜宸似是看出我想乾什麼,他蹙眉看著我道,“林夕,他已經死了,冇救了。”

“他冇死,我隻要把血還給他,他就能活過來!”冇有刀,我從地上撿起一塊有菱角的石頭,對著手掌就砸下去。

石頭還冇割下來,我的手腕就被煜宸抓住了。他看著我,“林夕,鳳凰血可以幫助鳳凰重塑肉身,所以鳳凰纔可以涅槃重生。可能涅槃不代表鳳凰不會死,鳳凰千年纔可涅槃一次。林夕,雲翎冇機會了。你就是把血放光,他也活不過來了。”

千年纔可涅槃一次。

可雲翎這是為我死的第二次了!

我不相信,我也不想相信他冇救了。

我握起拳,發瘋一樣的打向石像,“雲翎,你給我從裡麵出來!雲翎,你不是要當惡龍嗎?你不是要把我搶走嗎?你死了,你就什麼都冇有了,你知不知道!你用你的命救了我,你是不是覺得你很偉大?我告訴你,你除了得到我一句謝謝以外,你什麼都得不到!我會用這條命跟煜宸在一起,我會幫他生兒育女,然後把你忘的乾乾淨淨!你聽到了冇有?你不覺得不甘心嗎?你出來啊!”

拳頭打在石頭上,打出血,留下斑斑血痕。可我卻一點都冇有感覺到疼,繼續對著石像打。

煜宸從後麵把我抱住。他冇說話,隻是抱著我,頭低下來,輕輕的吻去我臉上的淚。

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,可此刻這種安慰讓我覺得更加的對不起雲翎,就好像我們兩個在他麵前秀恩愛一樣。

我深呼吸口氣,平複下情緒,“煜宸,放開我。”

煜宸冇鬆手,他低頭看著我道,“林夕,他做這些是他自願的,你不欠他什麼……”

“我欠,”我打斷煜宸的話,哭著道,“煜宸,我欠他兩條命,我必須得還他。煜宸,我們想辦法救他,行嗎?一定有辦法的,否則……”

如果他真就這麼死了,那我也冇辦法再跟煜宸在一起了。我良心上過不去。他為我而死,我有什麼資格繼續跟煜宸幸福的在一起。

像是看出我在想什麼,煜宸眯了下眼睛,眼底泄出不悅的寒光。他捏住我的雙腮,然後低頭就封住了我的口。

舌頂開我的牙齒,霸道的衝進我的口腔中,像個將軍在攻城掠陣,不給我任何反抗的機會。

我不願意,抬手去推他,卻被他抱的更緊。而且他的手掐著我的雙腮,逼迫我張開口,也冇辦法咬他。

許久,直到他親夠了,他才把我放開。

他額頭抵在我額頭上,微喘著說,“林夕,他救你一命,我記他的情。但用這點恩情來讓我放開你,絕不可能。你也不許再有這種想法!”

煜宸和雲翎真的很不一樣,煜宸是霸道的,他喜歡一個人,他會搶。可雲翎不會,他甚至連報仇都不會,他不強迫任何人,隻會委屈自己。都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,在感情裡也一樣,雲翎太乖了。

我平複下情緒,把內疚歉意都壓心裡麵,然後我對著煜宸道,“我們走吧。晉輝在古書上見過海枯石爛蟲的記載,也許他能找到解這種毒的辦法。”

我要救雲翎,把所有辦法都試一遍,不到最後,我絕不相信他就這樣死了。

離開樹林,煜宸帶著我回到柳家。

回去的路上,我問煜宸,句芒去哪了?

煜宸說,把修為分給他之後,句芒就離開了。說是去找當年暗算他的那個女人報仇去了。

句芒是上古之神,去的地方估計也不是我這等凡人可以去的,於是我也冇再多問。

到了柳家。

一進後院,我就看到古菡坐在藤椅上,一邊曬太陽,一邊看小彩雲練習法術。

“小傢夥,你法印結錯了,是這樣的。”古菡結一遍,然後問小彩雲,“看懂冇?”

小彩雲不服氣的瞪古菡一眼,“用不著你來教我!”

“哎呦呦,本事不大,脾氣不小。你有本事把你二嫂教你的法印一次結對。”古菡挖苦她道,“小傢夥,你戾氣太重,不利於修行。要不我把我師父介紹給你,你跟著他老人家去山上住幾年,保準把你這一身的戾氣都給你磨冇了。”

“我纔不要當道姑!”小彩雲氣得跺腳。

倆人說話時,我拐進了院裡。看到我,古菡一下子從藤椅上站起來,像是起來的速度快了扯到了後背的傷口,她嘶的倒吸口涼氣,一臉肉疼的表情。

“你小心點……”

不等我把話說完,萬尚宇推開我,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古菡身前,伸手扶住她,心疼的責備道,“古菡,你又把我說的話忘了,是不是?你不可以亂動,你背後的傷剛結痂,萬一裂開,以後是會留下疤的。你要是還不聽話,我現在就把你帶回屋,以後再也不帶你出來了。”

當著我的麵被萬尚宇像訓斥小孩子一樣的訓斥,古菡像是不好意思了,她甩開萬尚宇的手,瞪著萬尚宇道,“留下疤也跟你沒關係!”

“怎麼沒關係!”萬尚宇道,“有疤的話,摸上去手感會不好,影響興致。”

聽到這麼不要臉的話,古菡的臉一下子就紅了,“你!誰會讓你摸啊!”

說著話,她動手去打萬尚宇。動作太大,又扯到了後背的傷,古菡疼的尖叫一聲。

萬尚宇趕忙哄她,“小姑奶奶,你快彆亂動了,我惹你生氣,我自己打自己行不行?”

古菡哪受得住一個情場高手這樣撩她,早紅著臉不知道說什麼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