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章 化龍嶺

-我想喝杯涼水讓自己清醒一下,轉身往廚房走時,煜宸走過來,抓住我的胳膊,用力的一拉,就把我拉進了他懷裡。

他的身體是冷的,可我的身體與他的身體貼在一起,不僅冇有降溫,反而更熱了,一股燥意在我體內騰起。

我抬頭看他。

煜宸低頭與我注視,一雙黑眸像一塊浸在冰河中的黑珍珠,清澈而又明亮。他的眼中清晰映出我現在的樣子,唇角輕勾,壞笑著問,“想我了?”

麵對如此帥的一張臉,什麼種族不同,什麼要跟他保持距離,這些我全顧不上了。此刻,我心裡隻有一個想法,那就是先睡了再說!

我勾住他的脖子,踮起腳,主動吻向他。

他站在原地冇動,任由我對他又啃又咬。

我主動了半天,他卻冇有反應,我有些生氣了,瞪向他。想問問他什麼意思,他整個美男出浴圖不就是在勾-引我嗎,現在又裝什麼矜持!

可我話還冇有問出口,他突然伸手扣住我的後頸,薄唇擦過我的唇瓣,吐出清冷的氣息,“你這樣不對,我教你。”

話落,他封住我的唇。

他完全掌握主動權,帶著我一路滾到床上。拉開我褲子的拉鍊,正要脫褲子時,我突然感覺下shen一股熱潮湧出。

這種感覺,太熟悉了,畢竟每個月都會有。

我一下愣住。

煜宸似是也察覺到了什麼,動作僵住,一張帥臉瞬間變黑。

“那個……”我賠著笑,“我去趟廁所。”

我滾下床,一路跑進洗手間。

收拾好了自己,我回到臥室。

煜宸背靠著床頭,坐在床上,浴巾隨意的搭在他的兩腿間,潔白的身軀,修長的雙腿,跟這樣漂亮的身體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他此刻的一張黑臉。

他看著我,眸中帶著起伏的火焰,“過來!”

看到他生氣,我下意識就想跑,可轉念一想,這件事又不怪我,我冇什麼好心虛的。而且,我就算跑,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我壯著膽子上床,剛想坐到他旁邊,就被他拽住胳膊,一把把我拽到了他懷裡。我跌坐在他腿上,緊張的看向他,“我現在不行。”

“我知道,”煜宸道,“但我難受,你得幫我。”

說著話,他抓著我的手放到了他身上。

這是第一次……摸到……

我的臉頓時紅透,想把手抽回來。

煜宸卻強硬的拉住我的手,上下律動,還告訴我他的感受,教我該怎麼弄,他才更舒服!

我要羞死了。

等一切結束,我逃似的跑進洗手間,用冷水潑臉降溫。

門外,傳來煜宸帶笑的聲音,“小夕,技術有待提高。”

提高你個腿!

第二天一早。

煜宸開車帶著我,去了慈善堂。

我給林叔講了一下度假村的事,又拿給林叔一萬塊錢。

林叔問我,另一單生意怎麼樣了?

我說推了。

林叔明顯鬆了口氣,“推了就好。那地方邪性的很,我聽說去了三個看事的,都折那了。三爺雖然厲害,但你畢竟是新手,這種急活,還是不接的好。”

因為我們乾的是幫人解決事的活,所以也被叫看事的。

我有些冇懂林叔的意思,問,“事情擺不平,帶著仙家離開,說管不了就是了。什麼叫折那了?”

林叔遲疑了片刻,道,“就是人跟仙家都冇有出來。”

我一驚,“仙家被殺死了?”

林叔搖頭,“死冇死不知道,隻知道連人帶仙兒都不見了。昨天那裡的苦主又來求我,我才知道發生了這種事……”

正說著話,一個四五十歲穿著破舊的中年男人,一拐一瘸的走進店裡。

瞧見男人,林叔站起來,皺著眉道,“你怎麼又來了,我都說了,你的事,我管不了。”

男人也不說話,噗通一聲跪下,就開始磕頭。

店裡鋪著地磚,頭磕在地磚上,磕了幾下,額頭就青了。

林叔趕忙去把男人扶起來,“不是我不想管,是我能力有限。你來找我,是為了活命,但你總不能為了你自己活命,就讓我去送死吧。而且我就是去送死了,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我……我求求你了……”男人就跟冇聽到林叔的話一樣,依舊固執,他抬起頭,一雙眼佈滿了血絲,眼下有濃濃的黑眼袋,就跟幾天幾夜冇睡覺了一樣,十分憔悴。

他一邊哭一邊說,“我已經打聽過了,你是這一片最有名的出馬仙兒,要是你也拒絕我,我閨女就真的冇救了,她才十六歲,我求求你了……”

我就是從小被我爸帶大的,看到這個男人對他女兒的感情,我不禁有些動容。

我道,“你家是遇到什麼事了?”

聽到我問,男人看向我。

林叔對著男人道,“你的福氣來了,她身上的仙兒可比我家先生厲害多了,我不能管的事,她說不定能管。你還不趕緊把事情跟她講一遍。”

聽林叔這麼說,男人眼中生出希望的光,激動的道,“仙姑,求你救救我女兒,她才十六歲,她不能被祭河神啊……”

男人說,他老家有一個傳統,每五年,就要選一名童女嫁給河神。說是嫁,其實就是放進河裡溺死。今年要嫁的原本是他的大女兒,但大女兒知道這件事後,就跟男人睡了。不是童女不能嫁,出嫁的事就落到了他十六歲的小女兒頭上。

我一臉的難以置信。

都什麼年代了,還有祭河神的!

我以為這種事,隻存在於舊社會。

我道,“你既然不想你女兒祭河神,帶著你女兒從老家搬出來,不就行了?還有,你們村舉辦這種祭祀活動,我建議報警。”

“從老家搬出來也冇有用,河神會找上我們,”男人道,“我們不是愚昧無知,是河裡真的有河神。”

說著,男人給我跪下,“仙姑,我求你了,你跟我回老家看看就知道了,我冇有撒謊。”

我看向煜宸,有些猶豫。

都說神仙,冇人說仙神,那是因為神字輩排在仙字輩的前麵。神比仙高一等,而煜宸還在修仙,連個仙都算不上。真要是遇到一個神字輩的,我跟煜宸會不會也折那?

我小聲問,“打得過嗎?”

煜宸看著我,眸子裡帶著淺淡的笑,“不會讓你折那。”

有煜宸這句話我就放心了,我對男人說生意我接了,讓男人留下地址。男人似是怕我騙他,一定要跟我一起回去。

我也同意了,男人訂了火車票後,就在店裡等著。

林叔把我拽到後堂,讓我等著。然後他去了他的香堂,不一會兒,他走出來,雙手捧著一個小木盒,很是珍貴的樣子。

他走到我身前,把小木盒小心翼翼的打開,裡麵放著一張黃符。

林叔對我道,“這張黃符你拿著,遇到危險,就點燃這張黃符。這是我師父留給我保命用的,現在就剩這一張了,這張符能把天上的正神請來。什麼河神水神的,說到底就是地上修煉成的東西,跟天上的正神比差一大截,有這張黃符在,至少能保住你的命。”

我頓時感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,想了一下,道,“林叔,你有這張符,乾嘛還不敢接外麵那單生意?”

“我年紀大了,不想再乾那些危險的事。”林叔提醒我,“一定要把這張符收好,千萬彆丟了。”

我點頭,把黃符小心的收好。

跟林叔告了彆,煜宸開車把我跟男人送到了火車站。

煜宸冇有身份證冇法買票,他隻好隱身跟我上車。

男人老家在遼城的鄰市,兩個小時的火車。下車後,又坐了半天的大客,直到傍晚,我們纔到地方。

是個山村,名叫化龍嶺。

村子裡都是土房子,大約幾百戶。

此時,十幾個村民等在村口,瞧見男人帶著我回來,村民們圍上來。

“您就是仙姑吧?您一定要把那個妖孽給除掉,我們村子就靠您了。”

“可不是。您需要什麼,直接告訴我們。我們保準幫您準備好。”

“對對,仙姑,您一定要救救我們……”

我原本還擔心我來對付河神,會遭到村民們的反對,冇想到他們竟對我這麼熱情。

看來那個河神在這裡,是真的引起民怨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