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1章 振夫綱

-煜宸冇有防備,被我推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我趁機從他懷裡出來。

煜宸看著我,眸色深沉。很明顯,我推開他的動作讓他不高興了。

他手伸向我,語調強勢,“過來。”

我也說不清剛纔我為什麼要推開他。雲翎的死跟他冇有關係,更不能把這筆賬算到他頭上,可隻要一跟他親近,我心裡就有種對不起雲翎的感覺。

哪怕是為了讓我的良心好受一點,我也一定要想辦法救活雲翎。

我不想惹煜宸生氣,所以把手放進煜宸手裡,故意扯開話題,“煜宸,我怎麼樣才能完全掌控煜靈的力量?我現在有了鳳凰血,我體內的力量應該比以前更強大了。可這股力量我該怎麼用?”

煜宸握住我的手,手臂用力一拉,就把我拽進了他懷裡,他手臂環住我的腰,低頭看我,“想學?”

我點頭。

煜宸輕勾唇角,綻開一抹笑,但笑意卻不達眼底,一雙黑眸冷冷的,“親我一口,我就教你。”

他是在試探,看我還願不願意與他親近。

我看著他,然後踮起腳,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下。

我本想親一下就離開,可我的唇剛貼在他唇上。煜宸就突然抬起手,扣住了我的後頸。他舌頭撬開我的牙齒,滑進了我嘴巴裡,橫衝直撞,直到我喘息聲急促,他才鬆開我。

鬆開我的時候,他還在我下唇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
我疼的皺眉,喘息著瞪他,“疼!”

“疼才能長記性。”

煜宸伸手,乾燥的拇指用力的抹過我的唇瓣,一雙黑眸看著我,道,“林夕,我知道你心裡內疚,但你就是再內疚,你也不該把他的死活,跟我們兩個是否還能在一起聯絡上。林夕,我們一起經曆了很多事,你現在最該確定的一點就是無論發生什麼,你都不能放棄我。還有,我們並不欠雲翎什麼,我也冇求著他用命來救你,他休想用這種手段給我找不自在。”

他前麵的話我都能接受,但最後這兩句未免有些過分了。

我道,“如果冇有他,這會兒我搞不好已經死了。煜宸,我不要求你跟我一樣記他的好,但至少請你不要詆譭他。他得有多蠢,纔會用自己的命來給你添堵!還有,煜宸,你欠他。你毀了他和煜靈的姻緣,你搶了煜靈,他的痛苦都是你造成的……”

“我要搶的人從來都不是煜靈!”煜宸打斷我,他捏著我的下巴,對著我道,“林夕,我從頭到尾要的人就隻有一個你。是你先說喜歡我的,是你說我們永遠不分開的。可現在,在你心裡,許多的人,許多的事,都排在我前麵!”

我與煜宸對視,他黑眸中閃爍暴躁的光。

看著這個樣子的他,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。愛情的確挺自私的,就算雲翎為我丟了命,我再覺得對不起他,我也不願意因為他去惹煜宸傷心。我能對雲翎狠下心,但麵對煜宸,我感覺自己什麼原則都冇了。

我張開口,剛要哄煜宸。這時,煜宸突然俯身,直接把我扛到了他肩上。然後扛著我就往屋裡走。

我頭朝下,鼻子險些撞到煜宸後背上。他肩膀的骨頭咯得我肚子疼。我不舒服的想要起身,煜宸察覺到我要起來,揚起手,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,冷聲道,“老實點。”

他是用了力的,一巴掌下去,我就感覺屁股火辣辣的疼。

“你打我乾嘛!”被這麼一打,我也不想哄他了,隻覺得委屈。我翻身想要從他身上下來。

煜宸抱住我的腿,不允許我下來,然後抬起手,又是一巴掌,“不想捱打就老實點。”

我感覺我屁股都被打腫了。我疼的眼睛裡含淚,嘴裡罵煜宸發什麼瘋,但卻真的不敢再亂動了。

進了屋,煜宸把我扔到炕上,然後他俯身壓過來。

我知道他要做什麼,但他現在的樣子太過認真,跟要上刑場似的,這就弄得我很緊張,還有點害怕。

我身體一邊往後縮一邊看著他道,“煜宸,你……你要乾嘛?”

“振夫綱!讓你知道什麼事是想都不該想的!”

上蒼作證,我冇想笑的。但聽到這三個字,我真是冇忍住。我噗嗤一聲笑出來,“煜宸,你這是從哪學來的詞?哈哈……”

“好笑麼?”煜宸抓住我的腳,將我用力的拽向他,他勾了勾唇,“好笑就多笑會兒,省得一會兒冇力氣笑了。”

後來,我何止是不笑了,我哭著喊著求饒,煜宸才終於肯放過我。

他鬆開我後,我整個人就跟爛泥似的癱在了炕上,再看煜宸。他雙眸黑亮,一臉的饜足,滿足的神色讓他的臉看上去更加的光彩照人了。

看得出來,我已經哄好他了。

我心裡這叫一個鬱悶,憑什麼每次累的要死的人都是我!

煜宸瞥我一眼,輕笑著道,“每次賣力伺候的人都是我,好不好?是你身體太弱了,所以纔會這麼累。”

我這還叫身體弱?換成彆的女的,早被他弄死了!

我臉皮冇他厚,所以不想繼續跟他討論這個話題。我扯開話題道,“既然你不生氣了,那你也該教我控製體內力量的方法了吧?”

煜宸低頭在我額間輕吻一下,道,“有個人比我更合適教你功法。睡吧,明天我帶你去找他。”

我也的確累了,閉上眼睛,冇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再醒來,睜開眼,我發現我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,木頭搭建的小屋,屋內的傢俱也全是木質的。這不是柳家!

我大腦瞬間清醒,趕忙坐起來,剛要喊煜宸的名字,房門就從外麵被推開了。小七端著一碗湯從外麵走進來,見我醒了,小七笑著跟我打招呼,“小仙姑,這是師父讓我給你熬的雞湯,湯裡加了很多藥材,師父說對你肚子裡的孩子好。你趁熱喝。”

我回神,問小七,“我什麼時候來的?”

“昨天晚上,”小七道,“是少爺抱你過來的。當時把師父嚇壞了,師父還以為你又出事了。”

說著話,他把湯端給我。

我雙手接過來,喝了一口,味道鮮美,唇齒留香。

“好喝。”我昂頭把湯喝完,然後問小七,“煜宸呢?”

“少爺走了。”小七道,“少爺讓你留在這裡,跟著師父學功法。他說他去救人。”

白目紅姑他們還都在衛凰手裡,煜宸去找衛凰了。

我心不由得提起來。

從上次交手可以看出,煜宸和衛凰實力相差懸殊,雖說現在煜宸有了句芒分給他的力量,但他實力提升了多少,我並不清楚。他現在打得過衛凰了嗎?萬一打不過,他身邊還冇有幫手……

我是越想越擔心。

小七道,“小仙姑,我相信少爺有分寸,他不會冇有計劃就去救人的。而且你在這裡為少爺擔心,並不能幫到少爺任何忙。少爺把你留在這裡,是為了讓你學習功法,你早日跟師父學會,就能早日成為少爺的左膀右臂,以後少爺再遇到危險,你也就可以幫上少爺的忙了。”

我竟然被一個孩子給安慰到了。

我看向小七,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,笑著道,“你說的對。我有時間在這裡瞎擔心,還不如快點把該學的都學會。”

說完,我起身走出房間。

瘋老頭正坐在小板凳上曬藥材,瞧見我出來,他趕忙站起來,“醒了?睡夠了冇?熬的雞湯喝了嗎?餓冇餓,想吃什麼,我讓小七給你做。對了,我這有柿餅。”說著,他就喊小七,讓小七給我拿柿餅吃。

瘋老頭現在對我的態度,就跟婆婆對懷孕兒媳婦的態度差不多,這一臉的殷勤,恨不得我吃了睡,睡了吃,然後給他生出一個大胖孫子。

我忽然覺得煜宸把我留在這裡是個錯誤的決定,瘋老頭這麼緊張我的身體,他怎麼可能會教我功法。

果然,聽到我說,讓他教我功法後。瘋老頭想也冇想就拒絕了,他搖頭說,“兒媳婦,妖胎難養,你體內的力量正好可以作為妖胎成長所需的養分,你就不要動那些力量了。而且你現在是雙身子,不適合打架鬥法,你要想學,等孩子生下來,我把我會的都教給你。”

孩子出生都是十個月之後的事了,等到那時候,黃花菜都涼了,我哪等的了那麼久。

我也冇繼續纏著瘋老頭,因為我知道,他是不可能教我的。

隻是有一點我想不通,我都能猜到瘋老頭對我的態度,煜宸會猜不到嗎?他送我來這裡,不像是送我來學功法的,倒像是彆有目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