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2章 刺殺

-我現在聯絡不上煜宸,也猜不透煜宸到底打算乾什麼。我隻能選擇相信他,暫時在這裡住下來。

我對瘋老頭說,我可以不學高深的道法,不去動體內的力量。但他要教我一點防身術,萬一我遇到危險,足夠我保命用。

瘋老頭連連點頭說冇問題。他教我一些簡單的法術,再教我一些體術。我就當孕期鍛鍊身體了。

我一聽也行,簡單的法術也是法術,學會了就比不會強,我就彆挑了。

可瘋老頭一教我,我就傻眼了。他教我的法術是最基本的驅鬼術,畫符咒的那種。他給了我一本咒法書,讓我照著上麵畫。也不管我畫的對不對,隻要畫出來,他就拍手誇我好棒。要不是他腦子有問題,我幾乎要以為他是在諷刺我了。

畫了一上午,吃過午飯,他讓我去睡午覺。午覺起來,他開始教我體術。有了上午的經驗,我對體術也不抱什麼希望了。

果然,瘋老頭一點都冇讓我失望,他教的體術比老年太極拳還要慢!

我大大的翻了個白眼,心裡生出了離開的想法。

聽到我要走,瘋老頭著急的問我,“兒媳婦,是我哪裡做的不好嗎?我兒子把你交給我照顧,我得照顧好你,要不我兒子會生我的氣的。”

他非常自然的稱呼煜宸是他兒子。

我愣了下,道,“前輩,你有你自己的兒子,你的兒子是黑龍,你一點都不記得了嗎?”

瘋老頭奇怪的看著我,“我兒子是黑龍,這冇錯啊。”

“煜宸不是你的兒子。”我直接道,“你的兒子叫衛凰。”

瘋老頭驚愣了下,隨後像是在跟我說,又像是在自言自語的道,“我的兒子叫衛凰。不,我的兒子是煜宸……不,不對,他什麼時候改名字了?衛凰是我跟他媽給他取的名字,他怎麼能改名字?不,他冇改,他就叫煜宸……那衛凰是誰?”

我看著瘋瘋癲癲的他,心裡突然不是滋味。

石棺裡的女人曾是他的老婆,能娶到身份如此高的人,想必之前他的身份也是不低的。他們生下黑龍,違抗天帝的命令,開始逃亡,與魔兵天兵大戰。他以前也應該是位人物,可現在,他估計連他自己是誰,他都不知道。

他到底經曆了什麼,讓他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?

我剛要安撫他情緒的時候,一支箭突然劃破空氣,帶著呼嘯的哨響飛速射了過來。

飛箭直直的刺向我的後心。

瘋老頭趕忙抱住我,向著旁邊一躍,躲開飛箭的攻擊。

飛箭紮在地上,半截箭身都刺進了地裡,可見飛箭的力道有多大。這要是紮在我身上,估計就把我給射穿了。

隨著飛箭落下,一個手持雙刀的黑衣人從天而降。黑衣人提刀,向著我就劈過來。

瘋老頭又抱著我趕忙躲開。

小七聽到打鬥的聲音,從屋子裡出來,看到黑衣人,小七抽出腰間的匕首,向著黑衣人衝過去。

黑衣人出手狠辣,且修為比小七高出許多。小七還未近身,黑衣人一腳踢出,就把小七踢飛了出去。

小七摔到地上,滾了幾滾才停下來。他身上沾滿了土灰,緊咬著牙,鮮血從嘴角往下淌。他掙紮著想要起來,可嘗試了幾次,他都冇有成功。

他明明已經傷的不能動了,可就是這樣,黑衣人也冇有放過他。

黑衣人閃身到小七身旁,提起了手裡的刀。

“不要!”

隨著我的喊聲,刀落下,刺進小七的身體。

小七悶哼一聲,隨後身體癱軟到地上,一動不動了。大量鮮紅的血從他身下淌出來。

死了?剛纔還在跟我說說鬨鬨的人,這麼快就死了?

我看著黑衣人,心裡湧起恨意。

夾雜著怒火的恨,像一把火在我體內燃燒起來,一股炙熱的氣息在我體內迅速的膨脹。

“小七!”瘋老頭放開我,不管不顧的跑向小七。

黑衣人就站在小七旁邊,可瘋老頭就跟冇看到一樣,他即冇有用法術,也冇有拿武器,就這樣跑了過去。

可能是察覺到瘋老頭對他冇威脅,黑衣人也冇有著急下手。而是等瘋老頭跑到小七身旁,跪到地上,抱起小七身體的時候,黑衣人才舉起刀,對著毫無防備,隻知道哭的瘋老頭刺下去。

體內的怒火像是到了臨界值,砰的一聲就炸開了。我握起拳,“你特麼誰呀你!誰允許你在這裡殺人的!”

我躍起,向著黑衣人打過去。

眨眼間,黑衣人就出現在了我眼前。並不是黑衣人移動了,而是我的速度很快。眨眼間就衝到了黑衣人身前,我拳頭帶著風聲,砸向黑衣人。

黑衣人冇跟我硬碰硬,而是向後躍出,躲開我的攻擊,同時他手中雙刀刺向我。

他的速度不慢,但在我眼睛裡,他出刀就跟慢動作似的,我很輕鬆就躲開他的進攻。與此同時,我運起靈力,雙手結印。

一道金色火花在黑衣人身旁炸開。

黑衣人躲開炸金花的爆炸,又向我衝過來。

我自己都能感覺出來我變厲害了,這應該就是鳳凰血帶來的力量。可我就是有力量,我也不知道怎麼使,這就特彆的尷尬,搞得我隻能握著拳,去跟黑衣人拚命。

黑衣人動作靈敏,不跟我硬碰硬,完美的避開了我所有的進攻,同時又向我發起攻擊,並且刀刀致命。

打了一會兒,我體力就開始有些跟不上了。再這樣下去,黑衣人耗也能耗死我。我躲開黑衣人的進攻後,對著瘋老頭喊道,“前輩,彆哭了,你過來幫幫我,咱倆一起給小七報仇!”

聽到給小七報仇,瘋老頭終於有了反應。他慢慢的抬起頭,滿臉眼淚的看向黑衣人,眼底透出憤怒的光,“我要給小七報仇!”

說完,瘋老頭快速的衝過來。

我心裡一喜,覺得這下妥了,黑衣人肯定跑不了了。

可不曾想到,就在我鬆口氣的這會兒功夫,黑衣人抓到我的破綻,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。

“不許動!”黑衣人冷聲對著瘋老頭道。

其實都不用黑衣人說,看到我被劫持,瘋老頭雙膝一軟就跪下了,還特彆主動的舉起的雙手,一邊投降一邊說,“我兒媳婦懷孕了,你動作輕點,彆傷到她。”

聞言,黑衣人冷笑,“我是來殺她的,不傷她,我回去交不了差。”

話說完,黑衣人就要動手。刀割開我的皮膚,鮮紅的血從傷口淌出來。

他的刀非常鋒利,我冇感覺到疼,就直接聞到了血腥味。這樣鋒利的刀,他隻要稍稍用力,就能把我的脖子割斷。

我嚇得身體僵住,一動不敢動,聲音顫抖著問,“你是誰?誰派你來殺我?反正我也快死了,我求你讓我死個明白。”

說話時,我的手偷偷結出法印。

黑衣人冷笑一聲,然後抬起另一把刀對著我的胳膊就是一刀。

傷口深可見骨,鮮紅的血瞬間從傷口噴湧而出。

“啊!”我疼的尖叫一聲。

“小仙姑,你的這些問題,留著下去問閻王吧!”話落,抵在我脖子上的刀就用力的割下來。

我覺得我死定了。就在這時,一道很細,像鐳射一樣的紅線突然打了過來,直奔黑衣人的眉心。

黑衣人收刀,身體撲向一側,慌張的躲開。

紅線打在黑衣人身後的樹上,瞬間刺穿樹乾,可見威力之大。

我站在原地,驚訝的看著紅線打出來的地方。

是瘋老頭!

不,這會兒不能叫他瘋老頭了。他周身燃起火紅色的光,在光芒中,他乾瘦佝僂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