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3章 究竟是誰

-他的身體開始年輕化,佝僂的後背舒展開,臉上的皺紋消失,從一個小老頭變成了一個看上去三十左右的男人。

男人劍眉星目,鼻梁高挺,薄唇微抿。臉上是淡漠的神色,氣質沉穩。

他這個樣子倒是跟石棺裡的女人挺配的,俊男美女。

男人掃我一眼,然後轉眸看向黑衣人,“在這裡鬨事,找死!”

聲音低沉,帶著強大恐怖的壓迫感。

有修為的人是可以感覺到對方釋放出來的靈壓的。此時,這個男人釋放出來的靈壓,壓迫的我想給他跪下。

而此時黑衣人已經給跪下了。

“前輩饒命!”黑衣人生怕男人對他出手,喊的聲嘶力竭的,聲音都劈叉了,“這一切都是誤會,是誤會!”

喊完,黑衣人又昂頭對著半空喊,“三爺,該出來了!再不出來,我小命就搭這了!”

三爺?

煜宸?!

這個黑衣人跟煜宸有關係?

我驚訝的抬頭看向半空。

半空中。

一身黑衣的煜宸傲然而立,他一雙冷眸垂下來,看向地麵的男人。

“我該怎麼稱呼你?”煜宸落下來,冷聲問,“是父親,還是龍北冥?”

“嘿嘿,三爺現身,我就安全了。”黑衣人把麵罩取下來,露出一張稚嫩的臉。

他看上去十**歲,一笑就露出兩顆小虎牙,十分的嬌憨可愛。他雙手結了一個法印,低喝一聲,“收!”

我手臂的傷口竟然一瞬間就痊癒了,不,準確的說不是痊癒,而是消失了!就跟從來都冇有存在過一樣。

我驚了下,轉頭看向小七。

小七身上的傷和滿身的血也全都消失了,隻是他依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龍北冥瞥了眼小七和我,隨後他看向煜宸,語氣頗為無奈的道,“為了把我逼出來,你連蜃都找來了。看來,不見你是不行了。”

蜃?這個男人的名字?

我看向黑衣人。

瞧見我看他,黑衣人咧嘴一笑,露出兩顆小虎牙,“小仙姑,我叫夢樓,是神獸蜃。就是你們人類說海市蜃樓的那個蜃。是句芒上神讓我來幫三爺忙的。小仙姑,你身上的傷,還是那個小孩身上的傷都是我製造出來的幻覺,你彆擔心,那個小孩現在還處在幻覺裡,以為自己死了。一會兒把他叫醒就冇事了。你懷著三爺的孩子,三爺才捨不得真的弄傷你,所以才求我出手幫忙。”

都冇用我問,夢樓一口氣就把他知道的事都說了出來。

而且他還是個小話癆,說起來就冇完。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清楚後,他又繼續道,“小仙姑,你也把我收進堂口吧,進了堂口,我就有身份光明正大的留在陽世了。天上太無聊了,我早就想下來玩了,可一直冇有機會。小仙姑,我本事很大的,你收了我絕不會後悔,並且我非常乖,絕對聽話,你讓我乾什麼,我就乾什麼。隻要你把我收進堂口……”

“真的聽話?”我打斷他。其實我也不想打斷他說話,可不打斷,我怕他會一直說個不停。

夢樓坐在地上,乖巧的點頭。

從我的視角看過去,他蹲坐地上,一雙大眼睛巴巴的看著我。如果他有尾巴和耳朵,那現在肯定是耷拉著個耳朵,尾巴在左右搖擺。活脫一隻可愛的小奶狗。

長得好看的人就是有特權,隨便賣賣萌,就能讓人心生好感。

我道,“你閉上嘴,安靜一會兒。如果你能做到,我就收你進堂口。”

夢樓伸手捂住自己的嘴,然後大眼睛眨眨,示意我,冇問題。

把他搞定後,我也終於可以把注意力都放到龍北冥和煜宸身上。

之前我就懷疑煜宸把我送來這裡,目的不是讓瘋老頭教我功法那麼簡單。現在可以確定了,他做這一切,都是為了把真正的龍北冥逼出來。

見過石棺裡的女人後,他應該就開始謀劃這件事了。如果衛凰纔是黑龍,那他又是誰?這個問題隻有龍北冥才知道答案。

是龍北冥把他送去魔族的,又是龍北冥把他從魔族接出來送去天界。同樣還是龍北冥告訴他,他是黑龍。現在他要聽龍北冥說一句實話,他到底是不是他父親,他又到底是不是黑龍?

煜宸看著龍北冥,開門見山,“我究竟是誰?”

龍北冥皺眉,語重心長的道,“煜宸,有些事,不知道比知道了更好。你該懂這個道理。”

“我隻知道人都有來處,我隻想知道我從哪來。”煜宸道,“我要聽實話。”

龍北冥昂頭看向天空,沉默片刻後,似是終於下了決心,“煜宸,知道後,你彆後悔。跟我來。”

龍北冥轉身進了屋。

煜宸跟著進去。

我也想跟進去,可剛走到門口,就聽到龍北冥道,“小仙姑在外麵等著吧。有些事,小仙姑知道了不合適。”

他倆要談的是煜宸的身世,我是煜宸的老婆,我不能知道嗎?

我看向煜宸。

煜宸對著我點了頭,示意我在院裡等。

房門關上。怕我偷聽似的,龍北冥還布了一張淡紅色的結界。

我看著眼前的結界,心裡彆提多鬱悶了。

“嗚嗚!嗚嗚嗚!”身後傳來嗚嗚聲。

我轉頭看過去,就看到夢樓還蹲坐在地上,他捂著嘴巴,一雙大眼睛看著我,發出嗚嗚聲,可憐兮兮的。

難道蜃的真身是狗嗎?他這幅樣子未免也太像了點!

我走過去,把小七扶到院裡的躺椅上,然後問夢樓,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我可以說話了嗎?”夢樓把手拿開一點,小心翼翼的問我。

我點頭。

夢樓跳起來,跑到我身前,興高采烈的問我,“小仙姑,我是不是通過考覈了?你什麼時候收我進堂口?進了堂口後,你能陪我去玩嗎?我聽人說,青-樓是個特彆好玩的地,小仙姑,你帶我去,行不?”

他瞪圓了眼睛,天真又單純的看著我。

我忽然覺得跟他說青-樓好玩的那個人簡直是個混蛋,這不是在教壞孩子嗎?

我對夢樓道,“現在陽世已經冇有青-樓了,我可以帶你去彆的地方玩。”

夢樓聞言,失望的道,“真是太可惜了。偷溜來陽世玩的人,他們都去過青-樓,說那是世上最好玩的地方,就我冇去過。”

這……這天上都一群什麼神仙!

我不想繼續跟他聊青-樓,於是扯開話題,“夢樓,你除了製造幻覺,你還有彆的什麼本事嗎?”

夢樓歪頭看我,“小仙姑想讓我乾什麼?”

我笑了下,指了指結界,“你有冇有辦法讓我聽到他們在屋裡說什麼?”

夢樓看了眼結界,然後點頭,“可以。小仙姑,你等著。”

說完,他握起拳,對著結界就要打下去。

我嚇了一跳,趕忙攔住他,“夢樓,咱們是要偷聽,不能讓他們發現。”他這一拳打下去,整個院子的人都知道了。

夢樓點頭,“小仙姑,你放心,我的拳頭不重的,屋裡人發現不了我們。”

話落,夢樓推開我,一拳就打在了結界上。

就聽砰的一聲巨響。

跟地震似的,大地都跟著顫了幾下。躺在躺椅上的小七被震醒了,一個翻身摔到了地上。

結界像一塊巨大的玻璃,瞬間炸開,碎成一片一片,結界內的屋子也轟的一聲跟著塌了。塵土飛揚中,煜宸和龍北冥從一堆廢墟中飛出來。

我站在原地,尷尬的能用腳指頭在地上摳出一副清明上河圖來。

這叫不重?重得啥樣啊!把這山給人家拆了?

我看向夢樓。

夢樓一臉的疑惑,比我還懵,“小仙姑,不是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煜宸落到我身旁,一把把我抱起來。

龍北冥追過來,擋在我們身前,“煜宸,彆意氣用事,把龍珠拿回去。”

說著話,龍北冥把手伸過來,他手心裡躺著一顆淡金色的小珠子。

煜宸冷笑,“龍北冥,你的東西我還你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