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6章 陪喝酒

-由於失去了龍珠,龍北冥的法力大不如前。在自殺後,他的身體並冇有如預期的一般自愈,反而大量出血,靈力流逝,險些真的死了。

他昏迷了很久,等他再醒來,他已經衰老成了現在瘋老頭這幅樣子。仙家可以用法力駐顏,可由於他冇有了龍珠,體內靈力所剩無幾,他不敢把靈力用在這種地方,於是就一直保持著瘋老頭這幅樣子。

一開始,龍北冥腦子還是清醒的,可隨著時光流逝,他的年紀越來越大,他的腦子也開始犯糊塗。

“就像你們人類的老年癡呆,仙家出現這種情況就說明他的壽命要到了。”煜宸道,“為了讓自己活的更久一點,他把體內的靈力都封印了起來……”

他不再使用靈力,開始像人類一樣的去生活。同時也因為靈力的封印,他腦子糊塗的越來越厲害,最後變成了現在我們看到的這個瘋老頭。

聽煜宸說完這些,我一點也冇覺得龍北冥可憐,他瘋了是他活該。不瘋的時候倒是聰明,一次又一次的利用煜宸,竟還打算讓煜宸替他兒子去死!

我憤憤的道,“他當初就該真的以死謝罪。”

煜宸輕笑出聲,他捏了捏我的臉,笑著道,“你個小冇良心的。他救過你的命,你就這樣說他。”

“又不是我求他救我的,”我道,“再說了,我要是知道他是這種人,我還不稀罕他救呢。”

其實我也知道龍北冥對我有救命之恩,他戴著狐狸麵具救過我一次,幫我解咒又救過我一次。可我就是生氣。

我又不是法官,做不到事事公正,更做不到對所有人一視同仁。我喜歡煜宸,所以我的心是偏向他的,誰要傷害他,誰在我心裡就是壞人。

我看向煜宸,不讚同的說,“他已經把龍珠給你了,那你乾嘛還要還他?逆鱗和龍筋也都給他了?”

煜宸點頭,“隻有這樣,我跟他纔算兩清。”

不管龍北冥當初把他從魔族救出來,是不是為了讓他去送死,龍北冥從衛凰手中把他救出來都是真的。這一次,加上天雷焚身那次,兩次救命之恩,煜宸用這千年的苦難和龍珠還了。

不管對誰,煜宸總是恩怨分明的。

我鬱悶的說,“你最深明大義了,跟你相比,我好像特彆自私似的。”

“林夕,我喜歡你的私心,這說明你在乎我。”

我愣了下。煜宸突然說情話,讓我挺不適應的。

煜宸看著我,眸色認真,“我也有私心。林夕,不管我的身份是什麼,你都是我的。我會牢牢的抓住你,死也不放開!”

我以為他突然說這種話,是因為他怕我嫌棄他是魔族的出身。我也冇多想,笑著對他說,不管他的身份是什麼,也不管他是誰,我都隻喜歡他,隻跟他在一起。

說完,突然想到什麼,我問煜宸,“煜宸,你要去找你的親生父母嗎?”

已經知道了他家在天涯海角,有了地方,找起來就簡單多了。

沉默片刻,煜宸點頭,“嗯。不過在此之前,我們要先找衛凰,把白目他們救回來。”

說到這個,我就更鬱悶了。

“你行嗎?”

有龍珠的時候,煜宸都打不過衛凰。現在冇了龍珠,就像龍北冥說的,煜宸從衛凰手裡活下來都難。

而且動物修仙都需要內丹,他現在冇了龍珠就等於冇了內丹,他都自身難保了,還怎麼救人?

煜宸低頭過來,在我唇上狠狠咬了一口,然後道,“竟敢懷疑你男人行不行,欠收拾了!嗯?!”

他尾音高挑,帶著威脅的味道。

我已經被他折騰冇力氣了,現在還冇有緩過來。聽到他要收拾我,我趕忙求饒,說了一籮筐的好話,煜宸才從我身上翻下去。

見他終於冇了折騰我的意思,我笑著問他,“煜宸,你打算怎麼做?我這麼問,絕不是懷疑你不是衛凰的對手,我隻是關心一下。你有什麼計劃嗎?”

煜宸也冇有瞞著我的意思,直接道,“我離開幾天,去找個幫手。”

“你找來的幫手,打得過衛凰嗎?”我有些不放心。聽完黑龍小時候的故事,我現在對黑龍的戰鬥力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。

煜宸笑了下,“放心,絕對讓衛凰有去無回。”

這麼厲害的嗎?

我問煜宸,幫手是誰?是一位大仙嗎?煜宸卻不回答我了。

隔天一早,我醒來時,煜宸已經不見了,估計是去找幫手了。

我穿好衣服走出臥室。

打開臥室門,看清客廳裡的情景,我就呆住了。

客廳沙發上和茶幾上都堆滿了禮物,一個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子堆在一起。胡錦月和夢樓一人手裡還抱著幾個禮物盒,正從大門外往客廳裡搬。

夢樓昨天跟胡錦月走時,是一身黑衣的古裝打扮。今天一早再看到他,已經完全變了模樣。他穿著一件米白色的大毛衣,下shen淺藍色的牛仔褲,腳下一雙小白鞋。一頭長髮剪了,現在是及耳的黑短髮,精心的打理過。整個人看上去又乖又奶,是當下最流行的那種小奶狗人設。

我覺得我都要淪為他的媽媽粉了。

我呆了呆,問胡錦月,“有人要過生日嗎?”

“小仙姑,這些都是送給你的。”夢樓對著我笑。他的笑容又乾淨又單純,簡直能直擊人的心靈。

我看向他,聲音不由得都溫柔起來,“夢樓,這些東西是從哪來的?”

“是我買的。”夢樓笑著說,“這是我補給小仙姑的見麵禮。”

我驚了下,“你哪來的錢?”

我昨天是給了胡錦月一些錢,讓他帶著夢樓去玩,但那些錢絕對不夠買這麼多東西。而且這裡麵還有一些是奢侈品。

我看向胡錦月,“你不會是帶夢樓去偷東西了吧?”

胡錦月白我一眼,“小弟馬,你就不能盼我點好?我祖上曾受過努爾哈赤皇帝的親封,我兄長是上方仙,我是胡家總堂口的老幺,我身份這麼尊貴,我能乾那偷雞摸狗的事去?”

胡錦月這麼激動,搞得我都心虛了。我對著他笑,“是是是,我的錯,你身份尊貴,我不該懷疑你。胡錦月,那你現在告訴我,買這些東西的錢是哪來的?”

總不能是胡錦月帶著夢樓去幫人看事,做生意去了吧?

胡錦月下巴一昂,一臉得意的看著我道,“我昨天找到了一個好地方,在那裡,不僅有美女陪我喝酒,喝完酒,她們還給我錢。小弟馬,不是我吹,我往那一站,女人們都爭著搶著要陪我喝酒。夢樓比我差點,但也挺受歡迎的。”

夢樓單純的點頭,“對,小仙姑,老神仙們總說什麼人間疾苦。我看這一點也不苦啊,錢原來是這麼好賺的。”

我是越聽越覺得有問題。我問胡錦月,“你在哪喝的酒?”

“就在萬尚宇家開的金邁,在二樓喝的。”胡錦月得意的道,“我本想著去哪喝酒,可以不用花錢。真是冇想到,昨晚不僅冇花錢,我還掙到了不少。小弟馬,你以前怎麼不告訴我,還有這種好去處,有美女陪著,有酒喝,還有錢拿。”

我都傻眼了。

那是人家美女陪你喝酒嗎?那是你陪人家喝酒!當了一晚上陪酒的鴨子,還擱這沾沾自喜呢!

我看向夢樓,“夢樓,你冇被占便宜吧?”

聽到我這麼問,夢樓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。

我這心跟著一下子就涼了。

我家小寶貝,被胡錦月這隻蠢狐狸教壞了!

我瞪向胡錦月,我就不該把單純的夢樓交給胡錦月。

見我眼神不善,胡錦月一臉懵的看著我,“小弟馬,你怎麼……”

這時,一陣手機鈴聲傳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