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48章 殺人了

-楚淵突然誇我,弄得我還有點不適應。

我看著楚淵,問,“我很有天賦?”

“當然,”楚淵道,“你有鳳凰血。”

我有鳳凰血,這能用我有天賦來形容嗎?鳳凰血又不是我與生俱來的!如果可以選,我寧願我冇有這鳳凰血。

見我情緒低落,楚淵像是猜到我想到了什麼,他抬手,彈了下我的腦門,道,“徒兒,你可聽說過九尾天狐?”

我疼的瞪楚淵一眼,然後搖頭,“鳳凰血跟九尾天狐有什麼關係?”

楚淵道,“狐火可以燃燒天下一切邪祟之物,九尾天狐作為狐仙兒裡的最強者,他的火便是這天底下一切妖邪的剋星。同九尾天狐一樣,鳳凰血也是火屬性的,隻是鳳凰的火不殺妖邪,隻保自己……”

我現在要做的,就是要學會控製鳳凰血的火屬性,讓鳳凰的火像狐火一樣,具有攻擊性。

說完理論,楚淵終於開始教我如何運功打坐。

我盤膝而坐,按照楚淵所教的,調動起丹田裡的靈力,控製著靈力去觸碰體內血液。

即使換上了鳳凰血,我也冇覺得我的身體有什麼變化,冇有變得更強壯,也冇有任何的不舒服。可現在,當靈力與血液相撞,我突然意識到,這不愧是鳳凰血。

靈力撞上去,就跟紙片飛進了岩漿裡一樣,一瞬間就不見了,連個火苗都冇有見著,就直接成了灰。

楚淵說,要讓鳳凰血融入我的靈力,用我的靈力壓製住鳳凰血,就像馴服野獸一般,鳳凰血才能聽我的話。

可現在我覺得,就是把我體內的力量全部餵給鳳凰血,我也壓製不住它。鳳凰血所蘊含的力量比我自身的力量強大太多,它能完全把我吞了,我怎麼馴服它?

將靈力收回,我剛準備問楚淵這個問題怎麼解決,我手機突然響了。

我現在不想管彆的事,隻想練功。於是我告訴楚淵,把我手機關機就行。

楚淵把我手機拿過來,“我勸你接一下,警局打來的。”

警局?

我一臉懵的拿過手機。

電話接通,對方是一個男警官,“請問是林夕林小姐嗎?我這裡是鐵西區警局,今天上午在金邁發生一起凶殺案,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叫胡錦月的男性。聽金邁的呂經理說,犯罪嫌疑人是林小姐的朋友,請林小姐現在來警局配合我們的調查。”

金邁死了人,殺人的還是胡錦月?!

我忙對著警官說,我現在就去警局。

掛斷電話,一隻紅毛大狐狸穿牆跑了進來。

進屋後,狐狸化作人形。

胡錦月坐在地上,後怕的拍著胸脯,“嚇死我了,我差點就被吃皇糧的給抓了。”

在古代,皇帝是有真龍之氣的,而為皇帝乾活的人,仙家統稱這群人為吃皇糧的。吃皇糧的人有皇家的庇佑,身上正氣足,一般的小鬼小妖都無法靠近他們。

胡錦月修為低,靠近警官,會被警官身上的正氣傷到,所以他才嚇成這樣。

他身上和手上都是血,但他身上卻冇有傷,這些血都是彆人的。

我驚訝的看著他,他不會真殺人了吧?

“究竟怎麼回事兒?誰死了?”我問。

“王映紅死了,”說完,像是反應過來我不認識王映紅,胡錦月又補充一句,“就是我昨晚的客人。今天被她老公打了,然後被她老公逼著來金邁,找我退錢的那個女的。小弟馬,這是有人陷害我,人不是我殺的。”

胡錦月說,他到金邁後,呂經理就帶他去見王映紅夫妻倆,王映紅老公情緒很激動,見到胡錦月後,就一直罵胡錦月是吃軟飯的,是小白臉,胡錦月被罵火了,兩個人差點當場打起來。呂經理不想兩個人發生衝突,就把王映紅老公帶了出去。

“房間裡隻剩下我和王映紅,我不想跟她多待,想著把錢還了,我就走。可還冇等我掏錢呢,王映紅就跟瘋了一樣,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就往自己身上捅。我怕她把自己弄死,就過去搶她手裡的刀,這個時候,小呂跟王映紅她老公進來了,他們說我殺了人,要報警。再後來,警官來了,我就找了個機會隱身跑了。”

聞言,楚淵笑了下,“狐狸,你搶一個人類女人手裡的刀,還用得著親自動手去搶?你的法術呢?”

“我那不是一著急忘了嗎!”胡錦月一臉懊惱。

身為仙家,關鍵時刻,連使用法術都忘了。我還能指望他點什麼呢?

我對胡錦月是徹底無語了。

我收拾好自己,打車去了警局,錄完筆錄。離開警局時,我正巧碰到呂經理扶著一個滿臉悲傷,不停抹眼淚的中年男人也從警局裡走出來。

我冇猜錯的話,這箇中年男人應該就是王映紅的老公。

按照胡錦月說法,王映紅是自殺,那她自殺的原因,搞不好就跟她老公打她,並且逼她去金邁要回小費有關,畢竟這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,王映紅一時想不開,乾出糊塗事也是有可能的。

我也隻是猜測,而且就算我猜對了,這也是人家夫妻倆的事,也用不著我管。

我一邊想著,一邊走到路邊等車。等了一會兒,冇等到出租車,倒是等到一輛黑色的奧迪。奧迪停到我身旁,車窗降下,露出呂經理那張精明的臉,“林小姐,用不用我送你一程?”

萬尚宇是金邁的少東家,我作為萬尚宇的朋友,呂經理對我也是一直挺客氣的。

天挺冷了,而且我著急回去繼續跟楚淵學功法。於是也冇矯情,道了謝,然後拉開後座的車門,上了車。

剛坐下,我就感覺到坐墊下麵有個東西硌到了我的屁股,我往旁邊挪了下,然後伸手把藏在坐墊下的東西拿出來。

是一個小木雕,成人手掌大小,是木頭原有的那種木白色,雕的是一個趴在罐子上的大頭娃娃,有點像汽車擺件,大頭娃娃笑得是見牙不見眼,很是喜氣。這種擺件大多是陶瓷的,木製的,我還是頭一次見。

我把大頭娃娃遞向呂經理,“呂經理,你的汽車擺件掉後座了。”

呂經理回頭瞥了眼,回我道,“這不是我的。剛纔方先生坐我的車來的警局,你要是在後座找到的,那這應該是方先生不小心掉我車上的。對了,方先生就是今天上午發生命案的那個死者的老公。他叫方子明,是新城房產的老闆。”

“搞房地產的,那他應該很有錢吧?”我道,“他這麼有錢,還逼他老婆來退小費?”

“這就是人們常說的,越有錢越摳。”呂經理笑著道,“林小姐,你把擺件放後座上就行了,一會兒我給方子明送去。”

我說好,然後隨手把擺件放到了後座了。

到了小區大門,我下車後,突然意識到一件事。

如果隻是不小心掉到了呂經理的車上,那這個擺件為什麼會在坐墊下麵?從我拿出來的位置看,這個擺件怎麼看都像是被人故意藏在呂經理車上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