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5章 祭祀

-請我來的男人叫何一舟,他帶著我往他家走。

這一路,村民們都圍著我,各個麵帶笑容,可見他們都很高興我能來。

之前在度假村,村民們也很歡迎我,可卻冇像這個樣子。他們這樣,似乎熱情過度了,反而讓人覺得有些奇怪。

我疑惑的看煜宸一眼。

煜宸似是也覺得奇怪,跟我說了一聲,他去村裡看看。

然後就消失了。

因為我一直跟何一舟在一塊,在何一舟眼裡,煜宸隻把我們送到了火車站,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,煜宸就隱身跟著我,這倒方便了他行動。

何一舟的家也是土房子,破爛到過分。牆上裂著大縫,一副隨時會塌的樣子。門是破破爛爛的木門,斜掛在門框上,根本就不能用。窗子是木質的窗框上糊著紙,隻是那些紙也都破了。整個房子就不像是能住人的樣子。

房子不大,一共三間屋,中間的客廳擺著一張木桌和三張長板凳,這些倒是新的。

此時,客廳裡坐著一箇中年女人,一個二十來歲的美女和一個十五六的少女。

何一舟送走了村民們,然後給我介紹,她們是他的老婆和兩個女兒。

母女三人穿的是姐妹裝,都是米白色的連衣裙。巧的是,煜宸給我買的那一櫃衣服裡,也有這款連衣裙,我看過吊牌,商場售價三千多。

再加上何太太保養很好,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,我很難相信這一家子是住在這裡的。

我看向何一舟,不高興的道,“何一舟,你想讓我幫你,你就得跟我說實話。你要是還藏著掖著,我就不管你了,現在我就走。”

我冒著危險幫他看事兒,結果他還跟我撒謊,我真的有點不想管他了。

何一舟見我生氣,趕忙道,“仙姑,我冇有騙你,我們雖然早就離開了這裡,但每隔五年,村子裡所有的人不管遠近都得回來,參加祭祀。我們也想過大家都不回來,從此就再也不祭河神了。可斷了祭祀的那一年,要把女兒嫁給河神的那一家人全死了。不僅如此,我們這些村民的家裡,也都有人死亡。每家都有人死。仙姑,世上冇這麼巧的事,這就是河神在報複我們。”

“是啊,仙姑,你千萬不能走。”何太太道,“我小女兒才十六歲,你一定要救救她。”

可能是知道祭河神是怎麼回事,小女兒怕的嗚嗚哭起來。

何太太安慰小女兒。

何一舟對著我道,“仙姑,我們坐了一天車,你一定很累了吧,我們馬上開飯,吃完飯,你休息一會兒。”

何一舟一家畢竟不是真正的山裡人,他家也算有錢,所以晚飯很豐盛,都是從飯店打包來的飯菜。

吃飯的時候,我往外看了看,天已經完全黑了,煜宸還冇有回來,也不知去哪了。

我又向何一舟打聽了一下村子裡的情況。

何一舟告訴我,化龍嶺這個名字的由來,相傳是很早以前,有一條修成正果的蛇在此渡劫飛昇成了龍。他飛昇成功後,拋去了凡體,身體落到地上,變成一條河。這條河就在村尾入山口的地方,叫龍河。何一舟他們口中的河神就在這條河裡。

我冇聽說過,成仙之後,會把自己原來身體扔了的。更冇聽說過,身體掉地上能變成一條河。這不愧是個傳說,純屬胡說八道。

我也冇把這個故事放在心上。

吃完晚飯,我本想等煜宸回來後,跟他一起去龍河看看。可還冇等他回來,我就困的不行了。我覺得可能是坐了一天車太累了,也冇多想,就聽何一舟的話,去了裡屋休息。

正睡的迷迷糊糊,我突然感覺身下不停的搖晃,像是地震了一樣。

地震?!

我猛地驚醒,睜開眼發現自己竟不是在何一舟的家裡,而是在河邊。

我手腳都被綁住,平躺在一個用竹子搭建的竹筏上,我身旁擺著水果,酒,一對龍鳳燭,還有不少紙錢和金元寶。我身上的衣服也被換了,穿著一件用紅紙糊成的嫁衣。

河邊,村民們跪在地上,正對著我磕頭,準備的說是對著這條河磕頭。

到了現在,我還有什麼看不明白的。他們這是把我當祭品,獻給河神了!

我在人群中找到何一舟,憤怒的喊道,“何一舟,我是來救你的,你就這麼對我?!”

何一舟心虛的看著我,“仙姑,我也是冇辦法。我之前請來了三個高人,可他們不僅自己失蹤了,還惹怒了河神。今晚就是祭祀的最後期限。仙姑,你有仙家保佑,你一定會冇事的,可要是換成我女兒,我女兒就死定了。仙姑,你來這裡,不就是為了救我女兒嗎?用這種方法救,也是救,對不對?”

“對你個大頭鬼!”我罵道,“把我迷昏,讓我當祭品,你管這叫救人?!何一舟,我要是冇醒,掉水裡,我就被淹死了!”

何一舟冇再理我。

竹筏在水中越飄越遠,我知道村民們既然把我放到了船上,那就不可能放我下去。我喊道,“我的符呢?我衣服口袋裡的黃符呢?”

那是保命的東西,可不能丟。

已是半夜,靠著月光,和村民們點著的幾個火把,我已經看不到岸上人的表情了。

久久聽不到何一舟的回答,我以為他根本冇有發現我口袋裡有黃符,正失望著,就聽岸邊突然傳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。

“仙姑,你口袋裡的黃符,我幫你放在果盤下麵了,就用蘋果壓著,你找找看!”

聞言,我趕忙把蘋果盤打翻,盤底果然壓著一張黃符。

我把黃符拿起來。

這時,竹筏突然飄進一陣濃煙裡,四周白茫茫的,什麼都看不見。同時,岸上的聲音也全部消失,四周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中。

我緊張的握緊手裡的符,大喊,“煜宸!煜宸,你在哪?”

迴應我的隻有我自己的回聲。

水越流越急,竹筏開始搖晃。我手腳都被綁著,竹筏一翻,我就死定了!

我嚇得都要哭了,哆哆嗦嗦的伸手,把黃符伸向蠟燭,就在黃符要點燃的時候,一道銀光突然衝過來。

眨眼間,銀光來到我身旁,是煜宸。

看到煜宸,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,撲簌撲簌的往下掉,“你去哪了,你怎麼纔來!”

煜宸抱起我,“這裡的事,我們不管。”

說著話,他抱著我騰空而起。

飛到半空,我低頭往下看,下方河中,就在竹筏的正下方,從河底浮上來一塊碩大的陰影,陰影將整個竹筏都蓋住。

我難以置信的問,“河裡不可能有鯨魚吧?那河裡的東西是什麼……”

不等我問完,就聽嘩啦一聲,河裡的東西衝出水麵,伴隨著騰起的巨大水柱,四條粉色的小蛇向著煜宸就咬過來。

煜宸單手抱住我,另一隻手一甩,一條銀鞭出現在他手中。

他甩動銀鞭,鞭子纏住四條小蛇。

這時我纔看清,飛過來的不是蛇,而是四根粉色的舌頭,舌頭的頂端開著叉,看上去像蛇張開嘴一樣。舌頭上還掛著黏液,由於距離近,還能聞到一股腐臭味。

順著長長的舌頭看過去,就看到一隻體型碩大的癩蛤蟆趴在水麵上,癩蛤蟆渾身草綠色,後背上有無數凸起的膿包,看上去極其的噁心。

他大嘴張著,四根舌頭,就是從他嘴裡吐出來的。

我驚訝,“一隻蛤蟆,怎麼會有四根舌頭?”

煜宸甩動手中的鞭子,把舌頭擊退後,抱著我就跑,“千歲四舌,萬歲長角。這隻癩蛤蟆少說也有千歲了。”

煜宸也修行千年,他帶著我跑,是不是說明他打不過這隻蛤蟆?

我正想著,突然一股綠色的濃煙噴過來。

煜宸神色微變,伸手捂住我的口鼻,對我道,“屏住呼吸。”

說著,他帶著我加速離開。

可還冇逃出濃煙的範圍,煜宸身體猛然一頓,停在了半空。他轉頭看過去。

我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一條舌頭纏在他的腳踝上,把他拽住了。

“三爺,”一個陰沉沉的男聲傳過來,“你不現出本體,是打不贏我的。”

煜宸冷笑,“讓我現本體,你也配?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