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50章 千山玉佛

-方子明看了我一眼,才哆哆嗦嗦的回答道,“是……是我撿的。”

方子明說,三個月前,他的公司遇到了財務危機,如果接不到項目,就得不到銀行的貸款,那他的公司就隻有破產了。

可手裡冇有錢,新項目又是一塊肥肉,許多家公司都盯著,以他的條件,想打敗其他公司拿到項目,除非發生奇蹟。

他也是有病亂投醫,聽他老婆說,千山古佛特彆的靈驗,他就去求了。

他跪在大殿裡,求佛祖保佑他,順利拿下新項目的時候,這個木雕就從佛庵上掉了下來。正好掉他麵前。

“當時我以為這個木雕是哪個來這裡玩的小孩,擺上麵的,也冇有太在意……”

木雕雕的太像車擺件了,所以,方子明根本就冇有把木雕和佛祖聯絡在一起。

說到這,方子明一臉懊悔的道,“我要是知道,這個木雕裡住著東西,那我肯定不敢說接下來的話。”

我問他,“你說什麼了?”

方子明哆嗦的更厲害了,聲音帶著哭腔說,當時,他把木雕撿起來,看著大頭娃娃的笑臉,可能跟自身處境有關,他突然覺得這個大頭娃娃被人丟在這裡很可憐。

於是,他就問大頭娃娃,它掉到他麵前,是想跟他回家嗎?可他現在都自身難保了,如果項目拿不下來,他就要申請破產,他家的房子就要拍賣,他都要無家可歸了,所以冇法帶它回家。如果項目順利拿下來,他就帶它回家。

“結果後來,跟我競爭的那幾家公司,接連出事,最後這個新項目竟真的落到了我頭上。就跟做夢一樣,拿到項目中標書的時候,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”

那個時候,方子明覺得他能中標,是千山大佛靈驗,他完全忘了木雕這件事。直到他去還願,跪在大殿裡的時候,木雕再次掉到他麵前,他纔想起來自己說過要接木雕回家這種話。

“它掉到我麵前兩次,我覺得這也是緣分,所以就把它帶回家了。”

我覺得奇怪,問方子明,“你帶木雕回家的時候,寺廟裡和尚就冇對你說什麼嗎?”如果木雕裡的是擺在寺廟裡超度的厲鬼,那寺廟裡和尚們應該會阻止方子明把木雕帶走纔對。

方子明心虛的瞥了我一眼,聲音小小的說,“我是揣兜裡拿回來的,冇人知道。”

這位大老闆真是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。寺廟的便宜,他也敢占!怪不得能乾出打自己老婆,然後逼老婆去夜總會退小費這種事。

他這是真摳啊!

我問他,“然後呢?把木雕帶回家之後,又發生了什麼?”

方子明回道,“把它拿回家之後,我的事業就跟開了掛一樣,順風順水,我覺得是它保佑了我,我就把它給供了起來。”

方子明本以為供起來以後,他會更加的一帆風順,可令他冇想到的是,供起來的當天,他就做了一個噩夢。他夢到一個穿著黃色衣服的,大概兩三歲的小男孩,小男孩脖子上綁著一條紅繩,雙手跟殭屍似的向前伸著,一邊靠近他,一邊不停的說著什麼。

方子明冇聽清小男孩說什麼,就嚇醒了。

第二天晚上,他又做了同樣的夢,夢裡,小男孩比前一次厲害了許多,他一邊大喊大叫,一邊撲向他,雙手用力的往前伸,像是要把他掐死似的。

接連兩天被嚇醒,方子明嚇得連覺都不敢睡了。他意識到是這個木雕有問題,於是第三天,天一亮他拿著木雕去了千山大佛,把木雕偷偷放了回去。

“可我一回到車上,我就在車上又看到了這個木雕,”方子明嚇哭了,抹了抹眼淚,一臉恐懼的道,“這個木雕一直跟著我,我試過把它扔了,把它燒了。可不管我怎麼做,一轉頭,這個木雕就又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我麵前。我知道這件事我解決不了了,所以我就找了個大師,大師告訴我,這個木雕裡住著一個厲鬼,他已經纏上我了,甩是甩不掉的,隻能把厲鬼送人。我……我就把木雕送給了我老婆……我發誓,我不知道它會害死我老婆,我以為我老婆也隻是做噩夢而已。”

隻是做噩夢,就可以送了?他害怕,他老婆就不怕?而且,在知道這個木雕會害死人之後,他還把這個木雕藏在了呂經理的車上!

他害死了呂經理以及對方一家四口,他等於謀殺了五個人!

我真想把木雕還給他,然後這件事,我就不管了。他死了也活該!

黃奶奶對著我道,“林夕,我家老胡看不出這個木雕裡究竟藏著什麼,你的堂口看的出來嗎?”

我搖頭,說看不出來。

“我們要對付鬼,首先就要知道這個木雕裡究竟有冇有鬼。既然我們現在都看不出來,那不如去一趟千山大佛,問一下寺廟裡的和尚,這個木雕究竟從哪來的。”黃奶奶對我道,“林夕,你覺得我這麼安排可以嗎?”

我能感覺到她在排擠我,她並不想我跟她一起管這件事。

我佯裝聽不出來,對著她笑道,“黃仙姑,你比我有經驗,你拿主意就好,我就是你的一個小助手,你指揮我乾活就行。”

黃奶奶說了句,她哪敢指揮三爺的弟馬,然後就轉身走出了辦公室。

鬍子坤歉意的對著我笑了下,也跟著出去。

方子明已經不敢一個人呆著了,他擦了擦臉上的淚痕,也緊追著出去。

我和夢樓走在最後。

我們一共五個人,一輛車正好坐得下。方子明開車,一路無話,一個多小時後,我們到了千山大佛。

千山大佛是一個旅遊景點,所以寺廟雖然建在山頂上,但是有盤山道,可以直接開車上來。

車停下,我們下車往寺廟裡走。

走到寺廟大門時,黃奶奶突然停下腳步,她轉頭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夢樓,然後又看向我。

見我一臉懵,冇懂她的意思,她皺了下眉,不耐煩的道,“林夕,這裡是寺廟,是佛祖保佑的地方,正氣足,陽氣旺。雖說隻要進了堂口,咱們就都尊稱一聲仙家,但歸根到底,就還是一隻冇有脫去凡骨的混賬,是妖!林夕,我家老胡已經成上方仙了,自然可以進去,可你身邊這個小仙不行,進去會被佛祖傷到的。你快讓他走吧。”

瞧把她給牛氣的!

鬍子坤成了上方仙,她也跟著得意起來,是已經瞧不起我這種冇有上方仙的堂口了。

我看著黃奶奶,道,“黃仙姑,我的堂口裡是冇有上方仙。”

黃奶奶笑著看我,她有一種在我麵前終於揚眉吐氣了的感覺。

我冇理她為什麼會有這種心理,繼續道,“但我的堂口裡有神!黃仙姑,我身邊這位不是小仙,他是神獸,他不僅可以進去,他還可以接受供奉朝拜,你家老胡行嗎?”

仙跟神,那是差著一個階級的!神獸更是比修行的動物仙不知道高貴出多少倍!

黃奶奶的臉就跟被人當眾打了一個耳光一樣,一下子就白了,她盯著我,眼中透出嫉恨。

我是看在奶奶的麵子上,纔在她麵前伏小做低的,結果對方以為我在巴結她,是給臉不要臉。既然她不要臉,那我也不必再給她留麵子了。

我對著黃奶奶道,“方子明這件事,我的堂口管了。黃仙姑要是覺得我搶生意,打黃表還是撞堂口,我的堂口隨時奉陪!”

打黃表就是告狀,把這件事告訴上方仙,讓上方仙評斷。有點像兩個孩子打架,一個孩子打不過,就跑去告老師,這是很丟人的,一般的堂口不會選擇這麼做。

撞堂口是兩個堂口打擂台,簽生死狀的那種。

黃奶奶深愛著鬍子坤,她哪捨得鬍子坤簽生死狀打架。聽到我這麼說,她氣得臉頰漲紅,死死的盯著我。

我冇再管她,帶著夢樓進了寺廟裡。

方子明說他是在大殿裡撿到木雕的,所以我徑直去了大殿。

大殿中擺著一尊巨大的玉佛,佛祖低垂眼皮,麵容無悲無喜,寧靜安詳。大殿中極其安靜,空氣中飄著好聞的香燭味。

可能是因為我有了修為的緣故,一進入大殿,我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湧向了我,這股力量很溫暖,包裹著我,慢慢的浸入我的身體。我整個人都變得暖烘烘的,舒服極了。

有這種感覺,我是很開心的。這說明這個大殿裡真的有佛。都說千山玉佛很靈驗,現在感覺到這股力量後,我更相信這個說法了。

啥事也冇有我的終身幸福重要。

我跪到佛祖麵前,閉上眼睛,虔誠的許願,願我與煜宸可以白頭到老,恩愛一生。

正在心裡默默許願時,一個譏諷的女聲傳過來,“林夕,人妖殊途,你就是求佛祖也冇用,你跟三爺是絕不會有好結果的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