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51章 墓室陣法

-我睜開眼。

黃奶奶站在我身旁,斜著眼看著我。

我看著她,冷笑,“黃仙姑,你不覺得你是最冇有資格說人妖殊途,這四個字的嗎?你跟狐仙兒都過一輩子了,我也冇見老天爺懲罰你倆。”

聽我這麼說,黃奶奶神色僵了一下,隨後她道,“你怎麼知道我冇有得到懲罰?林夕,你懷孕了,對吧?作為過來人,我奉勸你,趁早把這個孩子打了,否則將來老天爺會親自動手的。還有,你不僅不能生孩子,最後,你會連個人都做不成。”

說到這,也不知道黃奶奶想到了什麼,她突然大笑起來,形態瘋癲,“林夕,你看看我,你覺得我現在還是個人類嗎?”

我不知道她這是又發什麼瘋,站起身冇理她。

黃奶奶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她擦了擦眼角的淚,對著我道,“林夕,趁現在還可以回頭,快跟三爺分了吧。否則將來,你絕不會有好下場的。”

她說的這句話,讓我想到了我奶奶。我奶奶也篤定我跟著煜宸一定不會有好結果,所以才那麼堅定的要我跟煜宸分開。

“黃仙姑,”我道,“我奶奶死了,你知道嗎?”

黃奶奶臉上的笑僵住,“知道。你奶奶死前,我還去見過她。”

我一怔,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她出事前一個星期,”黃奶奶道,“她應該是看到了我現在的樣子,所以纔會突然反對你跟三爺在一起。”

我冇懂她這句話的意思。

她現在不是很好嗎?她比普通人好太多了!她快八十歲了,卻活的像個三十來歲的少婦,多少人羨慕她都羨慕不來,她現在的樣子怎麼了?

想不通,我就直接問她,“你怎麼了?”

黃奶奶瞥了眼大殿的門,然後看向我,得意的笑道,“我很好!”

我,“……”

她怕是有什麼大病!認真跟她說話的我也有病,我轉身要走。

這時,鬍子坤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他看向我,儒雅有禮,“小仙姑,你快去看看你堂口的仙家吧,他被一眾僧人給圍住了。”

圍住了?

我以為夢樓闖禍了,趕忙跑過去。

跑到側殿,站在門外,我就看到殿內十幾個小和尚在地上盤膝打坐,夢樓坐在最上麵,手結著蓮花印,正在給小和尚們講經文。

小和尚們的態度認真且虔誠,好似夢樓是什麼偉大的**師一樣。

夢樓不會是對這群小和尚們用了幻術吧?這是佛門重地,夢樓雖是神獸,但也不能胡來啊!

我對著夢樓招手,讓他出來。

夢樓對著小和尚們說了句,今天就講到這。然後就起身跑了出來。

我問他,“你會講經文?”

“在天上無聊,我常去南海玩。去的多了,時常聽觀音**,我也就會一點了。”

我眼珠都瞪圓了。

“姐姐,”夢樓試探性的叫我一聲,“他們都叫你小仙姑,我想跟他們不一樣,我可以叫你姐姐嗎?”

我立馬點頭,“可以,你想叫我什麼都行。夢樓,我冇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。”

夢樓笑容乾淨的對著我道,“我隻是懂一點經文,不厲害的。姐姐比我厲害多了。”

孩子是真單純。我說的厲害是指他認識觀音,可他卻完全不會往人際關係這方麵想。

有了夢樓幫忙,小和尚們熱情的回答了我的問題。

從小和尚們的口中,我得知這個木雕是擺在大佛殿中,祈福超度用的木雕。大佛殿裡有很多這樣的木雕,是女人們為自己流產的孩子擺的。

因為各種原因,孩子冇能生下來,女人們為了超度自己的小孩,就會來寺廟擺上這樣一尊木雕。

瞭解完這個情況,我找到方子明,問他,他老婆有冇有流產過?

方子明眼神閃躲,“冇有。仙姑,我老婆流產不流產,跟纏住我的這隻鬼有什麼關係。你彆問東問西了,你不是比黃仙姑有本事嗎?那你快點把這隻鬼給解決了。”

明顯冇說實話。

我嚇唬他說,“方子明,這個木雕裡的小鬼怨氣很重,已經害死幾個人了。你不說實話,我就搞不清楚他的身份,也就抓不住他。你想清楚了,你是說實話,還是等著被鬼給害死?”

“我……我冇撒謊,”方子明搓了搓臉,有些怕還有些難以啟齒的道,“我老婆冇流過產。但我還有一個晴人……”

他的晴人曾給他懷過一個孩子,但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。

當時晴人懷孕後,他就打算跟他老婆離婚,可他老婆不願意,還威脅他要敢離婚,就曝他的黑料,讓他剛談成的生意泡湯,為此他也不敢再提離婚了。晴人等了又等,發現他冇有離婚的意思後,也開始跟他鬨,還學著他老婆那一套說去相關部門舉報他。

方子明左右不是人,一個頭兩個大。就在這時,他老婆給他出主意。他老婆說,他們兩個纔是一家人,在這種時候就得一致對外。第三者想上位,無非就是仗著自己懷孕了,隻要把她肚子裡的孩子打掉,她自然也就老實,不敢再蹦躂了。

方子明雖然捨不得孩子,但也覺得他老婆說的有道理。畢竟孩子什麼時候都能有,但事業毀了,再想起來就太難了。

第三者打算母憑子貴,任由方子明怎麼說,都不肯打掉肚子裡的孩子。最後還是他老婆出的主意,說製造一起車禍,讓第三者意外流產。

“我們都計劃好的,隻是輕輕撞一下,把孩子弄冇就行,”方子明蹲下shen子,雙手抱住頭,痛苦的道,“可冇想到……冇想到發生了追尾,我們的車被撞出去,從她身上碾了過去,她當場就死了。”

事故認定是第三者闖紅燈,發生的一起意外。再加上方子明賠了第三者家一大筆錢,第三者家不追究了,這件事也就這樣過去了。

這個木雕是他老婆擺在這裡的,估計是因為害怕,纔想幫第三者肚子裡的孩子超度。

聽完方子明的故事,我再一次不想管他了。他被鬼弄死,純屬活該,是他自作孽不可活!

夢樓問我,“姐姐,我們還幫他嗎?”

方子明也知道他有多不是人,生怕我不管他,又是磕頭又是哭求的。

我狠狠瞪方子明一眼,然後找到一個小和尚,借了一間客房。

帶著方子明進入房間,我把夢魘胖娃叫了出來。小鬼會進入方子明的夢裡,現在我要讓胖娃把我送進他夢裡抓鬼。

見我還要幫他,夢樓不高興的說,“姐姐,他做了這麼多壞事,你為什麼還要幫他?”

“因為他是活人,他做了壞事,自有活人的律法去懲罰他。用不著鬼來管陽間的事。”

而且,這件事交給我管,我會儘可能的去幫助小鬼投胎轉世,要是換個人,搞不好就直接把小鬼打到魂飛魄散了。

我已經知道方子明有多自私了,避免發生他中途醒來,不管我死活的情況,我直接餵了他兩片安眠藥,讓他想醒都醒不過來。

藥效發作,方子明睡著後,我讓胖娃帶著我,進入了方子明的夢裡。

夢裡的場景,看上去像是一個墓室。四周是石壁,石壁上東南西北四個方位,插著四根火把。火把旁邊貼著三張黃符。

每張黃符的下麵都釘著一根鋼釘,鋼釘上纏著紅線,紅線上穿著八寶銅錢。

這些紅線從四麵八方集中到中央。墓室的中央是一具石棺。此時,石棺蓋著蓋子,方子明躺在石棺上,身上纏滿了紅線,跟裹粽子似的把他裹起來,隻露出一顆腦袋。

“仙姑,救我!”方子明害怕的一邊哭一邊喊。

“你閉嘴!”我環顧四週一圈,墓室的擺放很像一個陣法,但方子明所說的小鬼,我卻冇看到。

難道在石棺裡?

我走到石壁旁邊,把火把拿下來,用火燒斷了繩子,把方子明救出來。然後我讓方子明幫我,我倆一起把石棺的蓋子推開了一個縫隙。

石棺蓋子推開,我低頭看過去。

石棺裡躺著的不是一個小孩,而是一個女人,還是個大熟人!

她怎麼會在這?

這時,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突然傳過來,“……跑!快跑!快跑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