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59章 美女客棧

-千山玉佛是個旅遊景點,很多外地人都來祭拜求佛。所以千山腳下有不少農家院和飯店。

師子城和煜宸不用吃飯,可我用。

到了山下,我們三個找了家飯店。彆人看不到師子城,他也不稀罕吃人類的食物,所以隱身坐在我對麵。

煜宸坐在我旁邊,陪我吃飯。

吃飯時,師子城跟我大概講了下魔族的情況。

魔族並冇有我們想象中那麼混亂和血腥,魔族也是有魔族的秩序和規矩的。魔族的居民以種族為單位居住在一起。

因為天界去不了,陽世不能待,所以很多無處可去的種族就都搬去了魔族,現在的魔族簡直就是各個種族的大雜燴。

魔王住在魔王城,在魔族的地位類似於古代的皇帝。魔族是人,妖,獸共存。比如我們現在要去的蝴蝶穀是魔獸統治的地盤,但去蝴蝶穀的必經之地卻是人類生存的部落。

“魔族還有人類?”彆人看不到師子城,為了不引起周圍人的注意,我壓低聲音問他。

師子城道,“當然。隻不過生存在魔族的人類,都不是普通人,他們全部都會道法。畢竟魔族信奉的是弱肉強食,如果一點本事冇有,在魔族也生存不下去。”

吃完飯,我們又上了山。隻不過這次去的不是寺廟,而是爬到半山腰,我們就鑽進了一片樹林。

進了樹林,師子城再三確認周圍冇有人之後,他雙手快速結印,然後將雙手拍在地麵上,低喝一聲,“起!”

隨著話落,我就感覺腳下的土地一陣顫動,就像有一個什麼東西,正在地底下遊走,要從地底下鑽出來一樣。

我腦子裡剛冒出這個想法,就看到師子城的身前,三個土捏成的小人兒從地底下鑽了出來。小人兒也就兩三歲孩子那麼大,真正的灰頭土臉,從頭到腳都是土。

三個小人兒看到師子城,就跟孩子看到了自己的家長一樣,興奮的撲到師子城身上,有抱住他大腿的,有張開胳膊讓他抱的,每一個都在撒嬌。

師子城捏捏這個的臉,揉揉另一個的頭,臉上露出跟他形象完全不符的溫柔,“小紅,小藍,小綠,爸爸要回魔族,你們辛苦點,載爸爸回去。”

三個小人兒聽到命令,應了一聲是。

然後三個人張開嘴,用力的吸氣。他們三個的身體就跟被吹起來的氣球一樣,快速變大。不是膨脹的那種變大,而是長大。他們從一個小不點,很快就長到了兩米五左右,比師子城還要高,還要壯。

看到三個小人兒變身成功,師子城轉身跳到了一個人的後背上,讓一個泥娃兒揹著他。然後他轉頭對我說,“阿靈,小紅是女生,你讓她揹著你就行。”

“噢……”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的兩個巨型泥娃兒。

他們長得一模一樣,冇有頭髮,都是光頭,穿著也一樣,完全就是粘貼複製。

師子城到底是如何區分他倆的?又是從哪裡看出來這裡麵還有一個女生的?

我發呆時,煜宸突然把我橫抱起來,對著師子城道,“我抱著她就行了。”

聽到煜宸這麼說,師子城嫌棄的翻個白眼,“不用不早說。你們不用,我就不把我的孩子們叫出來了。”

說完,師子城從泥娃兒身上跳下來,然後讓他們回去了。

煜宸看著師子城,“你竟然還給他們取了名字。”

師子城道,“被神封了千年,這一千年裡隻有他們陪著我,我對他們的感情自然不一樣了。”

說完,他轉頭看我,“阿靈,我的孩子是不是很可愛?”

“嗬嗬……”我扯了扯唇角,“可愛。”

師子城得意的挑了挑眉,對煜宸說,跟上他。然後就躍入了高空。

煜宸抱著我,緊隨而上。

我低聲問煜宸,師子城的法術就是製造那些泥娃娃嗎?

煜宸點頭,他告訴我,師子城是土係的法術,隻要有土地,他就能使用土係法術製造出泥娃娃。師子城訊息靈通,也源於此。他可以通過當地的泥土直接瞭解當地發生的事情。

還真是個方便的能力,隻要師子城能去這個地方,他就能把這個地方情況通過泥土瞭解的一清二楚。我突然發現,保護煜靈的妖神八眾是各有所長,每個人都有看家的本領。到目前為止,妖神八眾,我已經見過七個人了。

想到這,我問煜宸,“包括你在內,妖神八眾我已經見過七個了,最後一個是誰?”

煜宸垂眸看我,“冷寒。”

我驚了下。

冷寒這個名字,我剛剛纔聽到過。師子城說冷寒在天界當差,他應該知道天涯海角在哪。如果冷寒是妖神八眾之一,那他應該也被神封了纔對,他怎麼能去天界當差?

我奇怪的看著煜宸。

煜宸見我一臉的想不通,道,“他是被煜靈安排去的。”

我懂了。

原來是臥底!

煜宸繼續說,“妖之國被滅後,冷寒就留在了天界,這麼多年,我們從沒有聯絡過他。”

我點了點頭。是不能聯絡,萬一被髮現是臥底,冷寒不就死定了嗎?

不過煜靈往天界安插臥底眼線做什麼?如果隻是為了保護妖之國的安全,她更應該大大方方的去跟天界來往,不是嗎?天帝本來就不喜歡妖之國了,她還往天界安插眼線,萬一被天帝逮住,煜靈這不是主動把把柄送人家手裡,讓人家有理由攻打自己嗎?

我搞不懂煜靈到底是怎麼想的。而且讓我鬱悶的是,我雖然看到了前世的記憶,但記憶全部都是跟煜宸和雲翎有關的,是煜靈的感情線。她一個人乾了點什麼,她是怎麼建立起妖之國的,這些記憶片段,我是一點冇看到,就好像有一股力量,阻止我瞭解那些一樣。

見我沉默,煜宸問我在想什麼?

我搖頭,扯開話題,“希望這次能一切順利,找到救雲翎的解藥。”

我好奇煜靈是一個什麼人,但我卻不想再跟煜宸去打聽。我有意把我跟煜靈分的明明白白,我不斷告訴自己,我和煜靈是兩個人。否則,一旦承認我就是煜靈,對雲翎的愧疚感會壓得我喘不上氣來。

我們飛了大概兩個多小時,師子城才帶著我們落到一座山上。

這裡應該是南方,雖是冬天,但樹木依舊青翠,頭頂是高聳入雲的大樹,腳下是濕滑的青苔,空氣中有一種潮濕的發黴的味道,溫度也很高。我在東北穿著羽絨服,到了這裡,第一件事就是把羽絨服脫掉,這裡至少二十度。

師子城走到一棵需要三四個成年人環抱才能抱住的大樹旁邊,大樹一側有一個樹洞,樹洞旁邊長滿了藤蔓,這些藤蔓攀爬在大樹上,縱橫交錯,就跟給樹洞按上了一個木門一樣。

師子城掏出匕首,割破自己的手掌,然後他把手掌放到藤蔓編製的木門上。接著,他開始繞圈走,隨著他繞圈,他手掌流出來的血就全部塗在了樹乾上。

就這樣,他左兩圈右三圈的繞完,最後,他又站在藤蔓木門前,收回手,雙膝噗通一聲跪到地上,恭恭敬敬磕了三個頭。

從頭到尾他冇說一句話。隨著他最後一個頭磕下去,他抹在樹乾上的血開始慢慢的變淡,就像是被樹乾吸收了一樣。接著,嘩啦一聲響,纏在大樹上的藤蔓收回枝丫,樹洞完全露了出來。

一個穿著大紅色旗袍,身材婀娜,臉上化著精緻妝容的女人,從樹洞裡走了出來。女人手裡拿著一根黃金製成的煙桿,她吸了下菸嘴,隨後紅唇中吐出白煙,一雙嬌媚的眼睛,眼神就像是帶著鉤子,隨便往人身上一瞥,都勾得人心裡癢癢。

女人懶懶的開口,聲音宛如黃鶯,委婉動聽,又帶著一股貓兒一樣的傲嬌氣,“大塊頭,敲姑奶奶的門乾什麼?姑奶奶的客棧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