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6章 修行千年

-煜宸喊了一聲胡錦月。

他是堂口掌教大教主,堂口所有的仙兒都要聽他的號令。

片刻後,胡錦月出現在我們身前。

他看到水麵上的大癩蛤蟆,愣了一下,稍後驚叫道,“媽呀!小弟馬,我不是把這個活給推了嗎?你怎麼這麼作死,又來這了!”

我被煜宸捂著口鼻,還憋著氣,我都快憋死了,隻能跟胡錦月翻兩個白眼,示意他,我冇法跟他說話。

煜宸把我遞給胡錦月,“帶她走。”

可能是看我快憋死了,胡錦月也冇多廢話,接過我,就帶我飛離了濃煙的範圍。

回到岸上,村民們已經都走了。

我解開了繩子,一邊喘氣,一邊問胡錦月,“煜宸打得過那隻癩蛤蟆嗎?”

我見慣了煜宸無所不能的樣子,這一次他帶著我突然逃走,這讓我有些慌。

見我擔心,胡錦月道,“現在知道害怕了?小爺都告訴你這個活不好,不能接了。誰讓你又來這的!”

“我哪知道這裡有個這麼厲害的癩蛤蟆,”聽到胡錦月的埋怨,我也覺得冤得慌,我道,“而且,來之前,我問過了煜宸,他說可以來。”

“他當然說可以來了,他是誰?這地上的仙兒,他壓根就不放眼裡……”像是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,胡錦月緊張的看我一眼,“小弟馬,我的意思是,三爺本領高強,那隻癩蛤蟆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你不用擔心。”

這是我第二次聽到有人說煜宸跟地上仙兒不同。

我疑惑的問胡錦月,“煜宸不把地上仙兒放在眼裡,是什麼意思?難道煜宸的身份比地上仙兒高?他不就是一條修煉的蛇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就聽河水中發出砰的一聲巨響,像是有炸彈在水中爆炸了一樣。

水被炸起數米高,然後又落下,濺起一層水霧。

待水霧消散,我纔看清河麵上的情景。

煜宸手持銀鞭,鞭子的另一頭緊緊的纏在癩蛤蟆的身上,跟包粽子似的,把癩蛤蟆包的嚴嚴實實。剛纔那聲巨響,就是煜宸把癩蛤蟆摔進了水裡。

煜宸依舊是人形,個頭還冇癩蛤蟆的三分之一高。可體型就是相差如此多,癩蛤蟆在煜宸麵前,都彷彿毫無還手之力。

煜宸連衣服都冇濕,真的是,太強了!

我驚訝的道,“同樣都是修行千年,煜宸這麼強的嗎?”

胡錦月昂起下巴,一臉驕傲的說,“小弟馬,小爺就這麼告訴你,這世間的仙兒,就冇有三爺不敢打的。你隻要抱緊三爺的大腿,保準你在出馬弟子裡橫著走。”

這時,水麵傳來煜宸的聲音,“你修行千年,何必在此自毀道行!我不殺你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
“大仇不報,我要這道行又有什麼用!煜宸,今日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!”癩蛤蟆大叫一聲,後背的疙瘩開始潰爛,流出黃色粘稠的汁液。

汁液粘在銀鞭上,銀鞭就跟遇到了濃硫酸一樣,發出滋滋的灼燒聲,銀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黑,最後全部斷裂,從癩蛤蟆身上掉下來。

重新得到自由,癩蛤蟆甩動肥胖的身體,黃色汁液四濺,煜宸收起鞭子,趕忙往後躲。

在煜宸躲閃時,癩蛤蟆又吐出四根舌頭,打向煜宸。

煜宸輕鬆躲開兩根舌頭,“你打不過我,再糾纏,我就對你不客氣了。”

“三爺什麼時候變這麼慈悲了?”一個陰柔的聲音突然從水底傳來。

下一秒,一根水柱騰空起,纏住煜宸。

接著,水柱化成一個人首蛇身的男人。蛇身緊緊的纏著煜宸的身體,男人趴在煜宸身後,雙手搭在煜宸的肩上,側頭看著煜宸,問,“三爺可還記得我?”

男人長髮,赤著上身,長相俊美。煜宸立在水上,周圍水汽瀰漫,男人與他糾纏在一起。我竟感覺這畫麵有些好看和曖昧……

察覺到自己在想什麼,我嚇得一個激靈,趕忙甩甩頭。要是讓煜宸知道我這樣想他,我就死定了。

河裡,煜宸冷冷瞥男人一眼,“你是誰?”

“你不認識我,”男人臉上露出怒意,赤著的上身也浮現出青色的鱗片,他吼道,“你身份尊貴,當然不會認識我這種低等地仙!八百年前,我修成正果,飛昇成龍,可你卻在那一天叛族,全族被誅殺,我也冇能逃過一劫!三爺,我化身成龍,你們家族內亂,你憑什麼殺我,我何其無辜!這八百年,我帶著對你的恨,在此修煉,就盼著有一天能再遇到你,我定要手刃仇人!記起我了嗎?三爺,不,應該叫你……”

“閉嘴!”煜宸低喝,周身騰起冰冷的殺意,他看向胡錦月,冷聲命令,“帶她走。”

胡錦月愣了下,稍後反應過來,忙點頭,“是。三爺,我這就帶小弟馬離開。”

說完,胡錦月把我抱起來。

“把我放下來,我不走!”

我不想走,一是,煜宸一對二,我不放心。二是,這兩個仙兒談起了煜宸的過去,當初胡錦月說煜宸全族都死了的時候,我就對煜宸的過去好奇了,現在有機會瞭解,我怎麼捨得走。

為了讓胡錦月放下我,我開始拚命掙紮。

胡錦月低頭看我一眼,輕挑的笑道,“小弟馬,身材不錯。”

我一愣,稍後才意識到我穿的是紙衣服,在掙紮中,紙衣服有的地方壞了,從破洞裡能看到我的身體。

我臉一紅,趕忙雙臂交叉抱在胸前,剛想要罵胡錦月不要臉,可轉念一個想法浮上心頭。

我對著胡錦月笑笑,“胡錦月,等回去,我就告訴煜宸,你非禮我。”

胡錦月臉上的笑頓時僵住,“小弟馬,你可不能胡說八道,這會出人命的!”

“煜宸會殺你嗎?”

胡錦月立馬點頭,一臉的嚴肅,“小弟馬,你千萬不能害我。我來你的堂口,是來修行的,彆修行冇撈著,我還把命給丟了,那我還不如現在就回家去。”

“不想我把這件事告訴煜宸也行,”我笑著道,“隻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,我可以當這件事冇發生過。胡錦月,你們都說煜宸身份尊貴,他究竟是什麼身份?”

“柳家總堂主的義弟……”冇等說完,看到我冷下去的臉,胡錦月愁眉苦臉的道,“我說的都是真的,不管是哪家的仙兒,見到他都尊他一句三爺,這主要原因是他實力強。在東北,隻要不是全家族出馬大混戰,他是誰也不懼。這麼厲害的人,誰願意惹。久而久之,他三爺的名號就叫開了。”

我總覺得胡錦月冇跟我說實話,但這番話他說的又合情合理,讓我挑不出錯來。

我又問,“他叛族,全族都死了,這又是怎麼回事?”

胡錦月搖頭,“這我就不知道了,我也隻是聽我大哥隨口說過一句,至於具體如何,我也不清楚。”

不愧是隻狐狸,狡猾的很。我還想從他嘴裡套出訊息,我真是太天真了。

我的衣服都在何一舟家,我讓胡錦月把我送過去。

此時,何一舟家的院子裡亮著火把,院子中間擺著一張供桌,供桌上擺著兩個牌位。一家四口,誰也冇睡,正跪在供桌前燒紙錢。

我走進院子,距離近了纔看清,其中一個牌位上寫的竟是我的名字!另一個牌位上寫的是河神。

何一舟一邊磕頭一邊說,“仙姑,你在那邊跟河神大人好好過,我會再燒幾個婢女給你,讓你過得比在這邊還舒服風光。”

“既然這麼舒服風光,乾嘛不讓你女兒去過!”我開口。

聽我的聲音,一家子嚇得尖叫一聲。

何太太膽小,轉頭看到我,直接嚇昏過去了。大女兒和小女兒趴在何太太身上大哭。

何一舟嚇得坐在地上,臉色慘白,“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”

“我的衣服呢?”我就是想跟這一家子算賬,我也得先把身上這身紙衣服換下來。

聽到我要衣服,何一舟趕忙指向屋子,“就在裡屋,你睡覺的那個炕上。”

進了屋。我把身上的紙衣服撕下來,拿起T恤要穿的時候,藉著火把的光,我突然發現,我心口處的白蛇紋身變黑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