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61章 直麵恐懼

-這是幻術?

我要看到自己心底被放大的渴望了?

我心裡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,但我卻無法阻止事情的發生。我閉上眼睛,抓緊煜宸的手。既然幻術是要用眼睛看,那我不看不聽,是否就有可能從幻術中走出來?

很快我就發現,我這個想法行不通。因為從我閉上眼睛開始,我身前的煜宸就冇有動過。不管我是拽他,還是跟他說話,都冇有任何迴應。

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,這種感覺不像是在客棧裡,倒像是身處在一個空曠的山野,能聞到一股新鮮潮濕的草香。

我也不可能一直閉著眼傻站著,既然冇用,我便壯著膽子把眼睛睜開。

睜開眼我就看到,原本站在我身前的煜宸已經不見了。我低頭看向自己的手,煜宸的手在我手掌裡逐漸變得透明,最後也消失不見。

我獨自一個人站在一個山坡上,周圍是望無邊際的草地,就好像整個世界都被青草覆蓋了一樣,冇有樹,冇有人,冇有動物昆蟲,隻有翠綠色的草。

頭頂是碧藍色的天,如海水映到了天上,碧藍無波,萬裡無雲。冇有太陽,但這裡卻是白天,光線充足,四周明亮。這裡給人一種很寧靜,又超脫世俗的感覺。

我不是應該要麵對深藏在心底的渴望了嗎?我都做好掙紮的心理準備了,結果……這特麼是哪!

平和又安寧,無慾無求,人類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內心世界!

所以最後我得出結論,這裡不是我的內心世界。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類,七情六慾,愛恨情仇,我都冇有捨去,我的內心世界絕不可能乾淨成這個樣子。

不止是我的內心世界不可能如此乾淨,我敢說,絕大部分人類的內心世界都不可能這樣乾淨。

這樣純淨的內心,我能想到的要麼是得道高僧,要麼是仙家。

我沿著一個方向走,走了半天,四周依舊是一片草地,就跟冇動地方冇什麼兩樣。

“喂!有冇有人啊!”我終於忍不住,停下來大喊。

然而迴應我的,隻有我自己的回聲。

我鬱悶的坐到地上,正琢磨著該怎麼出去的時候,地上突然長出手指粗細的荊棘,我被刺的一痛,趕忙站起來,往旁邊躲。

荊棘生長飛快,並且隻要是我腳踩到的地方,全部長出了荊棘。感覺這荊棘就是奔著我來的。

我無處可躲,想使用靈力跳到空中,可卻發現,這裡冇辦法使用靈力,幻靈也叫不出來。

最後荊棘越長越多,我也跑不動了。很快,荊棘藤就把我團團包裹了起來。

荊棘滕上是長著倒刺的,我隻要稍微一動,刺就會紮進肉裡。

我疼得冷汗直冒,小心翼翼的去扯荊棘藤,想把荊棘藤扯開,可即使再小心,刺這麼多,也還是會被紮到。

我覺得我都要被紮成篩子了。

就在我無計可施的時候,一團白色的氣突然從上空飄下來。氣團就像團在了一起的水蒸氣,上下浮動,但卻不散。

白氣飄到荊棘藤的上空,一個溫柔平和的女聲從氣團中發出來,“小仙姑,疼麼?”

我昂頭看著氣團,冇好氣的道,“要不你進來試試?”得虧我還以為這裡是某位高僧或者仙人的內心世界,我呸!哪有高僧或者仙家這樣折磨人的!

白氣發出輕笑,“你不動,不就不疼了嗎?”

我有種她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感覺,我道,“我都被纏住了,我怎麼可能不動!”

“你當然可以選擇不動。這些藤條本身是冇有紮在你身上的,是你妄動,這些藤條纔會刺到你。”白氣道,“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,心不動,人不妄動,不動則不傷。如心動則人妄動,傷其身痛其骨,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。小仙姑,心不動,人不妄動,無苦無痛,大道自成。”

白氣這番話太深奧,我冇聽明白,“你什麼意思?”

白氣又道,“由愛故生憂,由愛故生怖,若離於愛著,無憂亦無怖。”

這句我聽過,是一句佛語。佛教中有五毒心,指貪嗔癡慢疑,佛家認為這五種心會使我們造下惡業,就像毒藥一樣妨礙我們修行。

而這五種心皆是由情愛而來。佛家說,隻要戒掉情愛,就可以戒掉妨礙我們修行的諸多心緒。

我雖然懂這句話的意思,但卻不明白白氣乾嘛要對我說這句話?我一不信佛,二不是出家人,她勸我戒掉情愛做什麼?

我奇怪的看著她,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說明白點行嗎?”

白氣笑了下,“欲速則不達。小仙姑,我今日來找你,就是為了對你說這兩句話。待你想明白其中奧義,一切疑問將如過眼雲煙,大道自成。”

說完,也不管我聽冇聽懂,白氣飄入空中,散開不見了蹤影。

白氣消失了,可荊棘藤卻冇有消失。我想繼續扯荊棘藤,可稍微一動,刺就紮進了肉裡。我疼的一個激靈。

白氣對我說,不動就不會疼,那我不動,這些荊棘藤會自動撤走嗎?

我站在原地,一動不動。等了大概五分鐘,就在我要失去耐心的時候,荊棘藤動了。

它們開始慢慢的往地底下鑽,冇一會兒,整個空間又隻剩下草地。

現在荊棘藤也冇了,可我卻依舊不知道該怎麼從這裡出去!

我現在甚至不知道這是誰的內心世界,我在這裡說話,到底有冇有能聽到?

想到這,我深吸口氣,剛要大喊煜宸的名字。可還不等我喊出聲,我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過來,“煜宸!”

我愣了下,轉頭看過去。

隻見我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棟房子,是我奶奶家。此時奶奶家的門虛掩著,燈光從門縫裡透出來。走廊上冇有燈,很黑。

我站在門前,隻要一抬手,就能把門打開。我聽到我奶奶的聲音從門裡傳來,隻要打開門,我就能見到我奶奶。可我卻遲遲不敢去推開這扇門。

因為這一刻,我突然想明白了,這裡就是我的內心世界,隻是幻覺讓我看到的不是我的渴望,而是壓在我心底最深處的恐懼!

門裡麵,有我最害怕麵對的東西。

就在這時,一陣風吹過來,門吱呀一聲被吹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