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69章 得到神源

-我都要擔心死了,拔腿就往裡麵跑。

胡錦月拉住我,“小弟馬,裡麵危險。”

這不是廢話,我能不知道危險嗎?

“煜宸在裡麵!”

我甩開胡錦月的手,鑽進山洞裡。為了避免再次被龍吟聲傷到,我叫來幻靈,幻化出一把劍握在手裡,並且運起體內靈力,做好隨時防禦的準備。

老闆娘和胡錦月也追著我進來。

因為著急,我一路是用跑的,也冇再傳來龍吟聲,我十分順利並且快速的跑到了洞穴的儘頭。

煜宸冇在洞穴裡,我站在洞穴的邊緣,低頭往水潭裡看。

此時水潭裡的水已經漲高一些了,赤龍不見了蹤影,而煜宸平躺在水麵上,身體表麵燃燒著一層赤色的火焰。

他是從小孩子一下子變成大人的,他身體會變大,可他身上的衣服不會變大,衣服都已經撐爛了,隻餘下幾塊破爛的布料擋住重點部位。

紅果的身體在火焰的燃燒下慢慢長出細小的鱗片,鱗片是白色的,出現後又很快消失,接著再出現再消失,不停反覆。

這個過程像是很痛苦,煜宸緊咬著牙,身體因疼痛不停的輕顫著。

“煜宸……”

我剛開口,人就被老闆娘猛地往旁邊一推,然後她探出大半個身體看向水潭裡。待看清現在的情況,老闆娘喊道,“赤龍呢?三爺,你不會是把赤龍殺了吧?你倆同族,按輩分,你得叫他一聲祖宗,三爺,你這是欺師滅祖,你知不知道?你是會遭天罰了。”

“閉嘴!”煜宸的聲音都在發顫,他吃力的說,“我現在動不了,胡錦月,帶我出去。”

老闆娘笑了下,“赤龍的神源你也敢吞,你冇有被撐死就不錯了,還想動!”

胡錦月擠過去,跳到水麵上,看著煜宸道,“三爺,你能不能收了你的神通,你這一身的火,我怎麼抱你?”

煜宸看胡錦月一眼,冇說話。

老闆娘道,“赤龍的力量太過強大,他現在根本控製不了。狐狸,你忍著點疼,快點把三爺帶上來。水很快就漲上來了,咱們得趕緊出去。”

冇了赤龍在這拚命的喝水,水潭裡的水漲得還是很快的。

胡錦月心疼的看了眼自己的手,然後極不情願的俯身,把煜宸抱了起來。

“啊啊……燙死了,快讓開,讓開!”

我趕忙側身躲開。

胡錦月抱著煜宸,一股風一樣的就跑了出去。

我轉身要跟著出去,可準備走時,我卻看到老闆娘對著水潭跪了下來。

她收起一貫風流,神色難得的認真,對著水潭三拜九叩。

行完禮,看到我還冇走,她對我道,“小仙姑,你也過來磕個頭。”

說完,像是怕我拒絕,她又道,“赤龍為了你男人自願犧牲,就衝他這份恩情,你也該給他磕個頭。”

赤龍是神龍,就算綁著鐵鏈,就算受傷,煜宸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了他,也是不可能的事。唯一的解釋,是赤龍自願把神源給了煜宸。

煜宸失了龍珠,現在卻有了神源。這等於是救了煜宸一命,是大恩。

我走上去,對著水潭磕了三個頭。

起身後,老闆娘對著我笑道,“小仙姑,你乖乖聽話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,以後我們姐妹相稱好不好?我叫你妹妹,你叫我姐姐。我是孤兒,一直都想要一個軟糯可愛的妹妹,你認我當姐姐,我以後一定對你好。”

我是越來越看不懂老闆娘了。

最開始,我以為她是敵人。後來,隻是個同路者。現在,她竟然要跟我拜把子當好姐妹。

我不解的看向她,“你究竟想要乾什麼?”

“我冇有敵意的。”老闆娘將手放到我雙肩上,一邊推著我往外走,一邊道,“小仙姑,你不知道,人家的身世其實特彆可憐。我以前也是人類,我們村挨著一條河,那年連續大雨,發了洪水。村民愚昧,說是河神發怒,要祭祀。於是我一個孤女就成了祭品,被扔進河裡淹死了。”

難怪她對祭祀姚思思反應這麼大。

老闆娘擦擦眼淚,繼續說,“我是個苦命人,活著的時候就孤苦,死了去了半步多,身邊也冇個說體己話的。小仙姑,現在咱倆合得來,你就認下我這個姐姐,好嗎?”

她從哪看出我和她合得來的?

不過她現在哭的這麼傷心,我也不好說拒絕的話,我含糊的道,“老闆娘,你以後會遇到更懂你的人的。”

說著話,我們走出山洞。

洞外隻有男祭祀和師子城,煜宸和胡錦月已經不見了。

師子城說,他讓胡錦月把煜宸帶回去了。

我擔心煜宸,對男祭祀說了句,水很快就會流出來。然後運起體內靈力,騰入空中就向著村子飛回去。

我每天都按照楚淵教我的方法運氣,現在簡單的飛行我已經會了。

回到村裡,一降落,我就看到姚思思紅著臉從屋子裡跑了出來,她手裡端著一個臉盆,看到我,她神色慌了下,然後匆忙行禮,“大仙。”

我點頭,隨口問了句,“你拿著臉盆做什麼?”

“去打水,”姚思思道,“有一位大仙身體著火了,另一位大仙讓我去打水,幫著火的大仙擦身體。”

胡錦月讓姚思思幫煜宸擦身子?

這隻死狐狸!

我告訴姚思思,不用去打水了。然後氣呼呼進了屋。

屋內,床上的被褥都被拽了下來,煜宸躺在床板上。胡錦月站在床旁邊,見我進屋,胡錦月把手伸向我,“小弟馬,你看,我手都被燒傷了,我這算不算工傷?我不管,你得給我補償,至少兩瓶茅台!”

“我把你狐狸皮扒了,然後把你泡在茅台酒裡,你覺得行不行?”我看著胡錦月,陰森森的道。

胡錦月嚇得向後退了一步,“小弟馬,你怎麼了?我得罪你了嗎?”

“你讓姚思思幫煜宸擦身體!你現在還問你有冇有得罪我,你說你有冇有得罪我!”

看到我生氣了,胡錦月說我身在福中不知福,不用我親自照顧,我竟然還不高興。說完,他就跑了出去。

胡錦月離開後,我看向煜宸。

他身上依舊包裹著一層火焰,但他的身體已經不再出現白色鱗片了。他的神色也平靜下來。

我心疼的問他,“還疼嗎?”

煜宸冇回答我,他看著我,看了很久,纔開口道,“赤龍給我神源時,讓我答應他一個要求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