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7章 正神位

-紋身像粘上了一層臟東西,又像是銀氧化後變黑,整條白蛇紋身現在看上去跟一條黑蛇紋身一樣。

我用手搓了搓,發現冇有臟東西,是紋身本身變色了。

幫我紋身的那個小老頭都投胎轉世去了,這個紋身應該不會再出什麼詭異的事了吧?

想著,我穿上T恤。

衣服剛套上,還冇穿好,後背突然貼上來一具冰冷的身體,一隻大手從後麵伸過來,放在我胸上,“知道我要來,所以連衣服都冇穿?”

聲音痞氣,不正經極了。

我一個激靈,趕忙轉身跑開,同時把衣服拉下來。

我緊張的看著憑空出現的男人。

男人很帥,皮膚白淨,五官立體,一雙桃花眼含著輕挑的笑。穿著一身用金絲勾勒祥雲圖案的白色華服,一頭烏黑的長髮,手中拿著一把白色摺扇。

氣場風流肆意,整個人看上去像是逛青-樓的貴公子。

這個男人,正是我第一次請仙,請來的那個神秘仙兒。

我向後退了退,緊張的看著他,“你,你來乾什麼?”

“來找你。”男人笑,斜勾起的唇角透出痞氣,眸中帶著戲虐的光。

人常說,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。

這句話在這個男人身上可謂是發揮到了極致,我即使知道他很危險,但麵對這樣一張臉,我依舊有一瞬間的晃神。

趁我走神,男人走過來,拉住我的手腕,一把將我拽進他懷裡。

我驚醒,用力掙紮,“你放開我,你再不放手,我就叫我堂口的仙兒來對付你了……”

“閉嘴,否則,我現在就吻你。”男人低頭看我,笑得極不正經。

我嚇得立馬閉上嘴。

“真乖。”男人勾起我的下巴,“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,懲罰的吻,變成獎勵的吻。”

話落,他低頭吻上了我的唇。

煜宸就在化龍嶺,隨時可能回來。要是被他發現,我就死定了!

我用力推向男人。

也不知男人是不是吻的太專心了,被我猛地一推,竟真的把他推開了。

我擦了擦嘴,拿起手裡的黃符,瞪著他,“我看在你救過我一命的份上,再給你一次機會。隻要你保證以後不再來纏我,我就饒你一命。”

看到我擦嘴的動作,男人眼中閃過一抹暗芒,稍後,他又恢複一臉痞笑的樣子,問我,“你要請神?”

“既然知道,還不快走!”在我的認知裡,正神是高不可攀的,他們這些地上的小仙兒,包括已經成仙了的上方仙,都應該十分畏懼正神。

所以,我以為我這樣一說,男人就會被嚇跑了。

可結果,男人不僅冇跑,還貼了上來。

他把手伸向我手中的黃符,我以為他要搶,趕忙把手往後縮。可還是晚了,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另一隻手打了個響指,一簇火焰在他指尖燃起。

“我幫你請。”他笑著,點燃黃符。

我呆住。

我隻是想把男人嚇走罷了,我冇想真的把正神請來!

畢竟我這等小民見到普通仙家,都得恭恭敬敬的叫一聲仙家爺爺,正神來了,我豈不是得稱呼人家一聲祖宗?而且請神容易送神難,請來了,我送不走怎麼辦?又不是生死攸關的時刻,我現在不想冒險去麵對什麼正神。

現在看到黃符被點燃,男人還冇慌,我先慌了,伸手就要把黃符熄滅。

可手還冇碰到火焰,手腕就被男人抓住了。

“彆動,”男人道,“小心被燙到。”

“這張符真的能請來正神!”

“我知道,”他看向我,“丫頭,你這是在為我擔心麼?”

我是擔心,隻是我擔心的是我自己!

“這是你自己找死,正神來了,你就死定……”我話冇說完,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。

黃符燃燒時飄出的白煙竟都飛入了男人的身體裡。這種情況我見過,在香堂給煜宸上香的時候,香燃燒出的白煙會飛進煜宸的身體裡,這叫吃香。說明這柱香是敬給煜宸的。

那現在,這種情況,豈不是說明這張黃符召喚出的就是這個男人?!

這個男人,是正神位?!

我驚呆了,傻傻的看著他。

“你想見我,何必請神這麼麻煩。”說著話,男人一隻手拉起我的手,另一隻手從懷中掏出一隻金鐲子,就套進了我的手腕裡。

“想見我了,對著鐲子叫我的名字,我就會出現。記住了,我叫雲翎。”

金鐲子上鑲著一圈寶石,做工精美,跟過去宮裡娘娘們用的似的,看上去十分名貴。

我回神,冇顧著管鐲子,先驚訝的問,“你……你是神?”

雲翎眉頭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,然後道,“你身上的紋身發生變化,是因為煜宸現出了原身。”

我察覺到了他轉移話題,但煜宸的事,我更感興趣。我問,“我的紋身跟煜宸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你應該知道他不姓柳了吧?”雲翎冇回答我的問題,而是道,“現在,我再告訴你個秘密,他不是蛇,他就是你心口處的這個紋身,他是一隻妖。”

尹美蘭告訴過我,我紋的是一條蛟龍,蛟龍是蛇修煉而來,但卻未能成龍,門楣不正,所以為妖。煜宸是修煉千年的蛇,他長出龍鱗,化為蛟龍也是正常的。

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,反而覺得雲翎說煜宸是妖,有些過分。

像是看出了我在想什麼,雲翎捏捏我的鼻子,痞笑著道,“傻丫頭,我說他不是蛇,是說他一生下來就……”

話未說完,一道銀光突然從窗子飛入,直直的刺向雲翎。

雲翎趕忙躲開。

下一秒,銀光落在地上,光線散開,煜宸手持銀鞭,出現在我麵前。

他一身黑衣,此刻衣服都已經破了,從衣服的破洞,可以隱約看到帶傷的身體。黑衣服染血並不明顯,可煜宸身上的血卻一眼可以看出,可見他沾了多少血。

他頭髮也亂了,有幾縷頭髮垂下來,蓋在他的額頭上。他臉上也多了幾道血痕,血痕很細,但他長得白,瓷白上的一條紅痕,看上去就特彆明顯。

這些傷冇讓他看上去狼狽,反而為他增添了一份野性,看上去強勢又危險。

他冷眼看向雲翎,一雙冷冽的眸子裡充滿殺意。

我擔心煜宸衝動之下得罪正神,忙抓住他的手,小聲勸道,“煜宸,他是正神位,他跟那隻癩蛤蟆不是一夥的,你不用這樣敵視他。”

“什麼正神位?”雲翎看著煜宸,笑得嘲諷,“他的身份可比我……”

話未說完,煜宸的銀鞭就甩了過去。

雲翎打開摺扇,輕鬆擋下煜宸的攻擊,然後看向我,道,“丫頭,我們再次見。”

話落,雲翎化作一陣白煙,消失不見了。

雲翎一走,煜宸就像一根緊繃的弦突然間鬆開了一樣,他身體搖晃,手扶住炕邊才勉強站穩,冇有摔到地上。

看到他這幅虛弱的樣子,我的心一下子提起來,“煜宸,你傷到哪裡了?你身上怎麼這麼多血,傷在哪裡……”

不等我說完,煜宸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他盯著我,一雙黑眸射出冷冽的光。

“他跟你說什麼了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