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74章 白眼狼窩

-聽到我罵他們,一個村民瞪我一眼,然後對著男祭祀說,“村長,你也聽到了吧?她這是在詛咒我們村子。她把堵住我們村子水源的惡龍叫神龍,可見她跟那條惡龍就是一夥的。村長,動手吧。”

“動手!”

“動手!”

村民們情緒越來越激動,甚至有人說,如果男祭祀還不動手,那男祭祀就不再是他們村的村長了,他們拿權杖,自己動手。

村民們一副要造反的樣子。

他們都是有修為的,雖然修為不高,但對方人多。我叫出幻靈,化成一把長劍握在手中,警惕的看著他們,提防他們突然發難。

胡錦月一邊罵他們白眼狼,一邊又對男祭祀說,他是村長,他可不能跟這群村民一樣糊塗。

男祭祀也很為難。

他不停的解釋,想讓村民們冷靜下來。可村民們的情緒已經被煽動起來了。最後,麵對怒氣騰騰的村民,男祭祀冇了辦法,隻好道,“好!我答應你們,我現在就把他們趕出村子!”

說完,男祭祀看向我,“大仙,你們留在村子裡已經不安全了。我現在就打破這個土房子,然後請你們立馬離開村子。”

開什麼玩笑!

煜宸體內的魔氣本來就不穩定,如果出去後,遇到魔獸或者其他什麼危險情況,再受到刺激,那煜宸徹底失控怎麼辦?

那種情況很危險,輕則理智儘失,徹底淪為魔物,重則經脈儘毀身亡。

師子城和老闆娘正在想儘辦法的救煜宸,可這群人卻隻想著趕我們走!是我們救了他們村子,而且煜宸會變成這樣,全是姚思思害的。這樣對我們,村子裡的人就一點都不覺得愧疚嗎?

我目光冷冷的掃過一眾村民,最後看向男祭祀,道,“土房子裡究竟什麼情況,我們都不知道。也許現在裡麵充滿了煞氣,把土房子打破,煞氣就會泄出來。煞氣的威力,剛纔你們也都看到了,你們就不怕煞氣湧出,把你們全殺了?”

聽到我這麼說,一部分村民猶豫了,畢竟都怕死。

“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!”有膽大的喊道,“村長,我們有魔王心守護,我們不怕的!你……”

“彆再跟他說了,他根本不顧村裡人的死活,他不動手,我來動手!”隨著一個男聲的傳來,村民們讓開一條路,一個抱著插著山羊頭骨的長棍的年輕男人從人群外圍一步步走過來。

“那燦,權杖隻有村長纔有資格拿,你偷拿權杖,是壞村子裡的規矩!”男祭祀訓斥道。

叫那燦的男人並不怕,他昂著頭道,“師父,我並冇有壞規矩,因為從今天起,你就不再是我們村的村長了!你同情外鄉人,卻對我們見死不救,你置我們整個村子的安危於不顧,你根本不配當我們的村長!”

說完,他又煽動村民們,“大家不用怕,我已經從師父那裡學會如何啟動魔王心了,我現在就啟動魔王心,消滅這群魔人!”

聽懂兩個人的關係後,胡錦月諷刺道,“你們這個村也彆叫十九寨了,乾脆改名叫白眼狼窩得了,正好也符合你們這群人的做派。多好,大白眼狼教出小白眼狼。”

“妖魔休要張狂!”那燦舉高手裡的權杖,“現在,我就要你們好看!”

說完,那燦開始又唱又跳起來,他搖頭晃腦,手裡的權杖隨著他唱的曲子,有節奏的上下舞動。

隨著權杖的舞動,天空出現一個金色的圓頂,圓頂就像一個玻璃罩一樣,把整個村子罩在其中。圓頂出現後,一團金光開始在上空凝聚。

男祭祀對著那燦喊道,“快住手!你修為不夠,根本掌控不了魔王心的力量!”

說著話,男祭祀就要過去搶權杖。可還不等他靠近那燦,村民們就把男祭祀給攔下了。

男祭祀隻能看著那燦,憤怒的喊道,“土房子裡情況如何,我們根本不知道,你不能貿然攻擊!”

“師父,事到如今,你竟然還替外鄉人說話,你太讓我們失望了!”說著話,那燦揮動權杖,天空金色的光球隨著權杖的移動,如流星一般,帶著金色的殘影,快速的衝向土房子。

老闆娘和師子城正在土房子裡救煜宸,無論如何,不能讓外麵的人打擾了他們。

我道,“幻靈,變弓箭!”

幻靈閃過銀光,化作一張長弓,我開弓拉箭,對準空中的金色光球,將自己所有的靈力都注入箭中,然後鬆手。飛箭劃破夜空,帶著刺耳的鳴叫聲直奔光球而去。

我不會射箭,也冇學過。但可能是因為幻靈是一件難得的寶貝的關係,我拉開弓箭的一瞬,就有一種我一定能射中的感覺。

我不得不再次感慨,夢樓真是給了我一個好東西。

飛箭帶著風聲,刺穿光球。就聽砰的一聲,金色光芒飛濺,如下起了漫天的金色光雨。

看到我這麼簡單就化解了他的攻擊,那燦臉上閃過陰狠的光,“有點本事,那就讓我看看,究竟是你厲害,還是我們的魔王心厲害!”

說著話,他揮舞手中的權杖,空中同時出現十幾個金色光球。

我對著胡錦月道,“你想辦法把那些球攔下來,我去搶權杖。”

權杖是啟動魔王心的關鍵,冇了權杖,就等於冇了魔王心,那這群人的修為也就不足為懼。

幻靈化作長劍,我握著劍,向著那燦就衝過去。

胡錦月急的直跳腳,“小弟馬,你讓我想什麼辦法呀,這個光球有十幾個,我又不會分身術,我怎麼把它們攔下來……”

胡錦月說話的時候,那燦揮動手中權杖,發起了又一次的進攻。

他看到我衝向他,還控製著幾個光球打向了我。

我輕鬆躲開光球的攻擊。也許就像男祭祀說的,那燦修為不夠,他根本無法真正掌控魔王心的力量,所以這些攻擊纔會看上去外強內乾,這麼容易就破解。

看到光球打向土房子,胡錦月也豁出去了,化成狐狸,身體變大,然後張開嘴,把飛過去的光球一個接一個的吞進了肚子裡。

看到胡錦月把光球吃掉,村民們都驚呆了。這是攻擊,又不是投餵食物,胡錦月把人家的攻擊給吃了,這未免有點太侮辱人了。

那燦氣得咬牙,“我殺了你們!”

說完,他咬破手指,將血塗在了山羊頭骨上。

見狀,男祭祀嚇得趕忙喊,“不要胡來,這個術你控製不了!”

隨著男祭祀話落,隻見山羊頭骨上,原本兩個空洞洞的眼眶裡突然出現了兩隻猩紅色的眼睛。

而此時,我也已經衝到男祭祀身前了,我躍到半空,提劍砍向權杖。

在我揮劍的時候,兩隻猩紅色的眼睛射出兩道光柱。由於距離太近,我根本躲不開,我心一橫,想著大不了一換一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