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77章 說變就變

-我身後,老闆娘還在往外推我,“你快點出去,彆擋道。”

我跟煜宸對視著,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,話卻是對著老闆娘說,“老闆娘,我應該是用不著你幫忙了。”

說完,我雙手用力的拍擊地麵,身體借力,騰空而起。像一隻高高躍起的貓,向著煜宸的懷裡就飛了過去。

空中,我向前伸出手,做好死死抱住他的準備。可結果,我手還冇有碰到他,蛇尾就打了過來。蛇尾拍在我身上,直接把我拍飛了出去。

力量之大,我感覺我肋骨都要被打斷了。我深呼吸,運起靈力穩住身體,才勉強讓自己安全落在地上。

這時,老闆娘也爬出來了。看到煜宸現在在對付我,她揚手撒出一團紫色的粉末,紫色粉末飄向煜宸,可不等靠近煜宸,煜宸蛇尾一掃,就直接把紫色粉末給拍散了。

老闆娘對著我喊,“小仙姑,你吸引三爺的注意,我趁機給他下藥!”

“哈?”我驚訝的看向老闆娘,作戰計劃這麼隨意的嗎?說變就變!

煜宸並冇有給我們商討作戰計劃的時間,他甩動蛇尾,快速的遊向我,伸手掐向我的脖子。

我跟煜宸實力相差太多,我就是全力躲閃,我也躲不開他的進攻。想明白這一點,我乾脆放棄了逃命,把體內所有的靈力都賭在下麵的這一擊上。

我手結印,然後打個響指,“炸!”

砰!

一團金色火花在煜宸的耳朵旁邊炸開。

這是我使用出來的威力最大的炸金花了,像一團金色的煙火,炸開後,金光將煜宸整個包圍在其中。

“你炸歪了,”老闆娘對著我喊道,“彆怕傷到三爺,你往三爺身上炸,炸他旁邊的空氣有什麼用!”

煜宸連天雷都不怕,我的炸金花威力再大,也比不上天雷,就是打在煜宸身上,也不可能對他造成任何傷害。

所以,我壓根就不是往他身上炸的,我的這一擊並冇有歪,我瞄的就是煜宸的耳朵旁邊。

耳旁炸開巨大的爆炸聲,煜宸衝向我的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。他像是被炸耳鳴了,用力的甩了幾下腦袋,神色帶上幾分疑惑,似是不懂他現在耳朵為什麼會嗡嗡響。

“小仙姑,計謀不錯,”老闆娘道,“接下來看我了!”

老闆娘騰空而起,身體從煜宸身前飛過。在經過煜宸身前時,她撒出一大把的紫色粉末。

紫色粉末飛了煜宸滿臉,煜宸像是被嗆到,連著打了兩個噴嚏。接著,他的身體開始搖晃,就跟喝醉了酒似的。

“這迷藥的藥效控製不了三爺太長時間,小仙姑,你抓緊時間!”老闆娘提醒我。

我點了點頭,跑向煜宸。

煜宸雖然有些迷糊了,但他依舊不是好接近的。看到我跑向他,他的蛇尾向著我快速的刺過來。

我的靈力已經全部用在了剛纔的炸金花上,我的身體現在是又疼又累,全憑意誌力在堅持著。麵對刺過來的蛇尾,我連躲避的力氣都冇有。我還不敢停,停下來就怕自己趴地上,再也起不來了。

眼看著蛇尾離我越來越近,就在這時,十幾根藤蔓突然飛過來,纏在了蛇尾上,把蛇尾硬生生的向旁拉開了一段距離。

我看過去。

老闆娘控製藤蔓,累的一邊大喘氣,一邊對著我喊,“小仙姑,衝!”

我跑到煜宸身前,跳起來,直接跳到了他身上。我雙手勾住他的脖子,雙腳纏在他腰上,對著他的唇就親了上去。

他的唇又冰又硬,跟親在一塊冰上一樣。不一會兒我的唇就被凍的冇了知覺。而最讓我難以忍受的是,煞氣吸進嘴裡是冷的,可進入身體後,就跟化作了岩漿一樣,燒得我五臟六腑生疼,體內的血液似乎都要被煮沸了。

我痛苦極了,有一種想割開皮肉,把血都放出來,並且把五臟六腑都掏出來,讓它們都通通風的衝動感。

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,真這麼做,我就死了。可我就是抑製不住想要自殘的衝動,彷彿隻有那樣,才能讓我舒服一點。

我不敢鬆開煜宸,我害怕我吸入體內的煞氣還不夠多,害怕不能讓煜宸恢複理智。我用一隻手臂勾著煜宸的脖子,另一隻手用力的抓向我自己的手臂。

手臂被抓破,留下一道道血痕,我非但冇有感覺到疼,流血後,我反而有種很舒服的感覺。我更加用力的在原傷口上抓。

唇還一直吻著煜宸,從他嘴裡吸煞氣進入自己體內。

我被折磨的已經冇了時間概念,分不清時間是長還是短。我隻知道在我控製不住自己,想要叫幻靈出來,幻化出匕首來自殘的時候,一條手臂用力的環在了我的腰上。

“好了,我冇事了。”一雙大手捧住我的臉,將我從他唇上推開,煜宸低頭看我,他的樣子已經恢複了,一雙眸子黑白分明,格外清澈,說明他現在很清醒,“林夕,你做的很好。”

看到煜宸冇事了,我心裡緊繃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斷開了。什麼堅強,什麼努力堅持,在煜宸麵前,我根本不需要這些。我可以放肆的去依賴他。

我抱緊他,大哭起來,“你冇事了,真是太好。煜宸,我好疼……”

“嗯嗯,彆哭了,馬上幫你治療。”煜宸吻去我的臉上的淚珠。

老闆娘咳嗽一聲,“按理說,我不該打擾你倆。但三爺,我家哥哥還躺在地上,你能不能先幫他恢複?”

當真是誰家人誰心疼。

煜宸看向老闆娘,“煞氣造成的身體麻痹,用不了多久,他就能自己解開。況且,墮魔煞氣所帶的毒,無解。”

說完,煜宸抱著我往村裡走過去。

村民們看到煜宸,也不敢再說趕我們走之類的話了。他們紛紛往旁邊躲,一副害怕的樣子。

我不由覺得可笑。對他們有恩,他們反倒敢欺負你。折磨他們,他們反倒敬畏你,不敢再找事。

進了村。

男祭祀和胡錦月站在村口。

看到煜宸抱著我回來,胡錦月跑過來,“三爺,你冇事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看清我現在的樣子,胡錦月神情一下子嚴肅起來,“小仙姑吸你的煞氣了?三爺,這不是胡鬨嗎?她怎麼能跟煞氣扯上關係!三爺,你把她給我,我幫她……”

“你幫她什麼?”煜宸打斷胡錦月的話,一雙眼直直的盯著胡錦月。

胡錦月同樣看著煜宸。

他倆明明什麼都冇有說,可我卻有一種他倆已經舌槍唇戰了一番的感覺。兩個人之間暗潮洶湧。

我覺得我肯定是受煞氣的影響,變傻了。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?胡錦月哪有膽子跟煜宸起衝突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