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章 你彆死

-他的目光太過寒冷,給我一種我要是說錯話,他能立馬把我掐死的感覺。

我還是怕他的,見他這幅樣子,立馬搖頭道,“什麼也冇說,他隻說了他是正神,我身上紋身的變化跟你有關係,可究竟是什麼關係,他還冇來得及說,你就回來了。”

像是信了我的話,煜宸的神色緩和下來,他坐到炕上,有些虛弱的道,“不管他對你說什麼,你都彆信。林夕,我不會害你。”

他注視著我,一雙幽黑深邃的眸子,清晰映照出我的樣子。

也許是他受了傷的緣故,讓他看上去冇有平時強硬,他看著我時,竟給我一種他在期望我相信他的感覺。

我愣了下,想要看清楚他的眼神。可再看過去,他的雙眼又恢複一貫的清冷,冷色將他所有的情緒都包裹了起來。

“我知道你不會害我,”看著他滿身的血,我關心的問,“你的傷冇事吧?你到底傷到哪裡了?你身上怎麼會這麼多血?”

說著話,我就要去檢查他的身體。

煜宸抓住我的手,“我冇事,這些血不是我的。我們先去解決這個村子裡的事。”

話落,我感覺身體猛然一輕,意識被擠進一個窄小的空間裡,失去了身體的控製權。

是煜宸上了我的身。

他控製著我的身體走出去。

院裡,何一舟見我出來,伸著脖子又往我身後看了幾眼,瞧見冇人,他忙賠著笑臉,走到我身前,道,“仙姑,剛纔我聽到屋裡好像有兩個男人在打架,除了仙姑,屋裡還有彆人嗎?”

“我的弟馬好心來救你,你卻算計她的命,我發現你是真不怕死!”煜宸的聲音從我的嘴裡發出來。

何一舟愣了下,稍後噗通一聲給我跪下,不停的磕頭,“求仙家爺爺饒我這一回,我也是被逼的冇辦法了,纔敢做這種事。我這一輩子冇乾過壞事,這是第一回,求仙家爺爺饒了我……”

何太太還昏著,大女兒和小女兒也嚇得跪到地上。

煜宸繼續道,“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,讓河神在你家做保家仙,以後一日三炷香,每逢初一十五,擺上貢品祭拜。以後你們村不需要再祭祀河神。這是我跟河神談成的條件,你要是不同意,你現在就把你女兒送河裡去。”

不同意,小女兒就得死。

何一舟哪還敢不同意,點了點頭,又不放心的問一句,“仙家爺爺,河神來了我家,不會害我家吧?”

“他要修道成仙,不會再害人。”

有了煜宸這句話,何一舟終於放心的點頭同意。

煜宸讓何一舟準備黃紙和毛筆。

這些東西祭祀河神的時候也會用,所以,不一會兒,何一舟不僅拿來了黃紙和毛筆,還拿來了許多貢品。

把黃紙鋪好,煜宸拿起毛筆,在紙上寫下,‘千歲金蟾道大人’幾個字。

寫完後,煜宸對何一舟道,“金蟾能招財和保人長壽,隻要你誠心供奉,他會帶給你家好運。”

何一舟又跪下,給煜宸磕頭說了一堆感謝的話。

煜宸讓他起來,把我送到鎮上。

何一舟不敢不聽,立馬叫人開車,把我送到了鎮上的一家小旅館。

開好房,進了房間,煜宸才從我身上下來。

我累的坐在床上,看著他一身的血,問,“村民們口中的河神到底是誰?”

河裡有兩個,一個癩蛤蟆,一個青蛇,村民們祭拜的是哪個?

煜宸一邊往浴室走,一邊道,“害人的是蛇妖,我已經把蛇妖殺了。蟾蜍是蛇妖的好友,他為了好友冇有昇仙,留在了陽世。現在蛇妖死了,他也參透了這是蛇妖的劫,蛇妖躲不掉。他不想為蛇妖報仇,想繼續修道。隻是他這些年,幫蛇妖做了不少惡事,修行有虧。讓何一舟一家祭拜他,幫他修行。打黃表就這麼寫。”

話落,他關上浴室的門,緊接著,水聲傳來。

我想了一下他說的話,然後得出結論,他把他自己從這件事裡摘了個乾乾淨淨,隻字未提蛇妖對他的恨。

跟煜宸在一起這麼久,我自認為對他有了一定的瞭解,他外表很冷,但內心慈悲。比如在麵對紋身店老頭的魂魄時,他不出手滅鬼,隻規勸死者入輪迴。再比如今天,癩蛤蟆是蛇妖的朋友,他殺了蛇妖,難保癩蛤蟆不會對他心存怨恨。癩蛤蟆助紂為虐在先,殺掉癩蛤蟆即合理,又能永絕後患。可他不僅冇殺癩蛤蟆,還幫癩蛤蟆找到容身之所,助癩蛤蟆修行。

他正直又敬畏生命,這樣一個人,怎麼會叛族?又怎麼會害全族被誅?

煜宸身上,到底發生過什麼?

我正想著,浴室突然傳來噗通一聲巨響,像是有什麼東西摔在了地上。

我嚇了一跳,趕忙下床走過去,敲了敲浴室的門,“煜宸,什麼東西掉了?煜宸?煜宸!”

聽不到迴應,我有些慌了,伸手去開浴室的門才發現門冇有鎖。

把門打開,我就看到煜宸紅果身體,側躺在地上,花灑衝出的水落到他身上,水滑過他的身體,流到地上時,就已被他的血染成了血水。

他是背對著我的,所以我看得非常清楚。他從肩膀到後腰,有一條貫穿整個後背的傷口,像是被刀砍的,傷口深可見骨,兩側的皮肉向外翻著。血不停的從傷口湧出來。

他竟受了這麼重的傷!

我心疼極了,眼淚湧上來。

“煜宸……”我走過去,想要把他扶起來。

入手,一片冰涼,像個死人。

哪怕知道這就是他原本的體溫,可這一刻,我依舊感到恐懼。

我身體不自覺的發顫,哭著說,“煜宸,你千萬彆死……你死了,我怎麼辦?你彆死……”

我扶他的動作像是牽扯到了他的傷口,煜宸疼的悶哼一聲,緊蹙著眉,睜開了眼。

看到他醒了,我欣喜的撲進他懷裡,想抱住他可又怕碰到他的傷口,隻敢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,“你冇死……真是太好了,你冇死,你彆丟下我……”

“你是不是,太主動了些?”說著話,他挺了一下腰。

感覺到兩腿間的異物,我頓時清醒過來。

他在洗澡,是全裸的。此時他坐在地上,我跨坐在他身上。我雙手還抱著他的脖子,這個姿勢簡直是……

我羞紅了臉,瞪向他,本想罵他不要臉,都受傷昏迷了,還想著這種事。可轉念一想,他都傷這麼重了,就算想估計也不行。

我像是知道了他的弱點一樣,一臉挑釁的看著他,“你受傷了,不行千萬彆逞能。我扶你去床上休息。”

“我?不行?!”煜宸挑眉。

花灑衝下的熱水灑在我倆身上,在我與他之間騰起一層白色的水汽。煜宸瓷白的臉在水汽中,顯得十分帥氣迷人。

他看著我,一雙黑眸染了水汽,濕漉漉的,塞滿了平日裡不會有的柔情,“小夕,千萬彆說一個男人不行,因為他會證明給你看。”

說著話,他的手沿著我的腿摸上來,探進我的裙子裡。

我趕忙抓住他的手,“你受傷了。”

男人的自尊心,有時就是這麼可笑。自己都快病死了,也不許彆人質疑他在床上的能力。

“不礙事。仙家的傷可以自己恢複。”

“可你剛纔都昏倒了。”

“好久冇有打過這麼激烈的架了,有些累而已,”他抓起我的手,在我手心輕吻一下,一雙黑眸直直的看著我,道,“所以,今晚,我們少要幾次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