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2章 小兒國

-村子裡的建築都很小,房屋的高度大多隻到我胸前,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縮小了的世界。

站在村子外麵的師子城,高大的身軀跟村子形成對比,就跟巨人進了小人國似的。

胡錦月已經化成了人形,跟煜宸站在一起,老闆娘也從師子城身上下來。而他們麵前,站著幾百個小孩。領頭的大概有七八歲,最第三者四歲。他們穿著動物皮製成的盔甲,手裡拿著長矛。一個個神情嚴肅,嚴陣以待,隨時準備發起進攻。

但由於他們太小了,就是再嚴陣以待,看上去也像是在過家家。

胡錦月痞笑著,伸手戳了戳站在最前麵,看上去七八歲大的小孩,“你們爹媽呢?讓你們這群小孩出來打仗,你們打得過誰……啊!好疼好疼……”

正說著話,小孩舉起長矛,對著胡錦月前胸就是一槍。

胡錦月慘叫一聲,把長矛甩開,然後撩起衣服。隻見他胸前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點。

胡錦月用手用力的搓了搓圓點,冇有搓掉,反而讓圓點變得更大了,並且一股腐臭味從黑點裡散發出來。

他看向小孩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是腐毒。”小孩昂著下巴,目光掃過我們,最後看向煜宸,“腐毒是我們一族特有的毒藥,解藥也隻有我們有。你們隻要幫我們辦件事,我們就給你們解藥。”

“毒藥?”胡錦月愣了下,隨後哭喪著一張臉看向我,“小弟馬,你聽到他說什麼冇有?我中毒了,我快死了。小弟馬,我就說魔族危險,不能來,你非要我來,來了就來了吧,你又保護不了我,我就要死在這裡了,我……”

“你先閉嘴,能拿到解藥,你死不了。”我打斷胡錦月的話,然後轉頭看向小孩,“你怎麼知道他是我們的老大?”我指了指煜宸。

小孩一直在看著煜宸,顯然他是知道我們之中,煜宸是最有話語權的人的。

小孩瞥我一眼,然後下巴一昂,得意的道,“我當然知道了!我不僅知道他是你們的老大,我還知道他是衛凰將軍一直在找的人。他就是當年從魔界逃走的那條黑龍。”

聽到小孩這麼說,我立馬戒備起來。

煜宸眉頭皺起。

小孩忙又道,“諸位大人,你們不必緊張,我雖然知道這些事,但我並不想害你們。否則我也不會主動把事情都說出來。我是真心想求你們幫忙的。求你們救我族人性命。智者大人說,你們是我族的希望,我族能不能繼續生存下去,全看你們。求你們了。”

說完,小孩噗通一聲就跪了下來。

隨著領頭的小孩跪下,後麵幾百個小孩士-兵也都跟著跪下。

煜宸低頭看向小孩,“你到底想要我們做什麼?”

“大人這是答應我們的請求了?”小孩麵露欣喜,他站起來,“請大人們隨我來。”

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然後率先進了村子。

師子城個頭太大,在這個袖珍的村子裡行走十分不方便,所以他就留在了村外。我們跟著小孩進了村。

煜宸走在最前麵,老闆娘和胡錦月在中間,我則跟在最後。胡錦月回頭看我一眼,奇怪的問我,“你跟三爺吵架了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你乾嘛離三爺這麼遠?”胡錦月問我。

我白他一眼,“關你屁事!”

我有些心煩。因為一接近煜宸,我就能聞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,勾得我想要去咬他。離他越近,想吸他血的渴望就越強烈。

是又想吸血了嗎?

想到這,我伸手抓住胡錦月的胳膊,把他拽到我身邊。我腦袋湊到他胸前,聞了聞。除了一股腐肉的味道,其他任何氣味都聞不到。

胡錦月嚇了一跳,身體僵住,“小弟馬,你就是突然垂涎我的美色,想跟我乾點啥。咱倆也不能當著三爺的麵啊。冇有男人能接受綠帽子的,三爺非扒了我的狐狸皮不可……”

“你閉嘴。”我把胡錦月推開。

我對其他人冇有感覺,我就隻是想吸煜宸的血。

小傢夥吸血還挑食,隻吸他親爹的?

我覺得有些奇怪,低聲問胡錦月,“妖胎需要吸食人血嗎?”

胡錦月被我問的有些發懵,“什麼意思?妖胎為什麼要吸人血?小弟馬,你的問題也太奇怪了。妖胎又不是殭屍,他們靠靈力滋養長大。前八月開智,後兩個月長**。也就是說,你肚子裡的妖胎現在還是一團氣,他連**都還冇有長,他吸血乾什麼?”

聽到胡錦月這麼說,我突然有種遍體生寒的感覺。如果不是受妖胎影響,那就是我想吸煜宸的血!

我一下子想到了魔王心。

吞掉魔王心後,我就吸了煜宸的血。我變成這樣,是魔王心作祟?

之前我之所以以為是受妖胎影響,是因為我從未往自己身上想過。我潛意識裡就認為我是人類,我是不可能產生吸人血的渴望的。而且煜宸肯定不會害我,所以我也冇有懷疑魔王心。

可事實上,跟妖胎無關,是魔王心改變了我!而在樹林裡,我不想吸血,是因為距離煜宸夠遠。魔王心是想讓我不再接近煜宸嗎?

正想著時,小孩帶著我們走到了村子裡最大的一棟房子前。這個房子的大小也就是一間普通房屋的大小,但跟旁邊袖珍的房子比起來,就顯得壯觀多了。房子是青石磚壘的,看上去有些年頭了。

推開木門。

大廳裡燃著火把,一位垂暮老人盤膝坐在太師椅上,太師椅擺在大廳的中央。老人旁邊有一口井。除此之外,這裡就再冇有其他的東西。整個空間顯得很空蕩。

老人手裡抱著一根枯木柺杖,而他的皮膚就跟他手裡的柺杖一樣,衰老乾癟,猶如一具乾屍。他已經很老了,看不出年紀,明明還活著,但從他身上已感覺不到活人的氣息。他的頭髮,眉毛和鬍子都是白的,穿著一件灰色的袍子。也不知道他有多久冇動過了,袍子上落著一層灰,有的地方甚至還結出了蜘蛛網。

他是我在這個村裡見過的第一個正常人,雖然他很老,但他的身體至少是正常人的大小,而不是小孩子的。

“智者大人,我把他們帶來了。”小孩跪到地上磕頭行禮後開口道。

老人吃力的睜開眼,下垂的眼皮慢慢掀開一個縫隙,露出一雙死魚一般渾濁的眼。

“終於,”老人開口,聲音蒼老虛弱,“一百年了,老夫終於等到你們了。諸位大人,請恕老夫無法起身行禮。”

“你在等我們?”我奇怪的問,“你怎麼知道我們會來?”而且還一百年前就知道了,一百年前我還冇出生呢。

老人回道,“是望月井告訴老夫的。老夫卜算我族命運,望月井告訴老夫,今時今日,將有救我族於水火之中的恩人前來。老夫用儘一切辦法活到了現在,終於……終於見到你們了。”

隻是說了幾句話而已,可老人就跟用儘了全身力氣一樣,呼呼喘起氣來。

煜宸問,“你們到底要我們幫你們什麼?”

胡錦月跟著點頭,“對,趕緊說正事吧。一看你就活不久了,彆把力氣浪費在廢話上,萬一一會兒正事冇說完,你就死了,多虧得慌。”

聽到胡錦月說他們的智者大人要死了,小孩轉頭憤怒的瞪向胡錦月。

老人道,“狐仙兒大人說的冇錯,老夫吊著一口氣活到現在,隻為見到諸位大人,今日見到了,老夫便再冇有了堅持下去的理由。想必諸位大人也看到了,我族全是些孩子,可一百年前,我族不是這樣的。當年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