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88章 預測未來

-衡鋼讓朔日族的小孩全部廣場上集合。待人都集合好後,他催動法寶,法寶綻開金色光芒。

盛大的光芒下,黑色咒文如漫天飛舞的黑色蝴蝶,從空中飄落,落到小孩子們的身上。

光芒帶著強大的陽氣,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冬日的太陽,明明包含著炙熱的力量,但散發出來的卻隻讓人覺得溫暖。

站在金光下,我覺得整顆心都慢慢變得安靜了下來。這就是上古神力,強大又溫柔。

大概持續了兩個多小時,儀式才結束。

衡鋼召回咒文,對著小孩們道,“朔日族的諸位,你們身上的咒術已經解開了。你們的身體從今天開始,會正常的生長了。”

雖然不能立馬變成大人,但至少不用永遠當小孩了。

小孩們高呼萬歲,一個個神色雀躍。

衡鋼又道,“在你們身體恢複之前,我們望日族願意為你們提供食物。還有,如果……”他頓了下,像是不好意思,隨後憨厚的笑了下,道,“如果你們願意住回村子,我們也歡迎!我們就像百年前的先人一樣,他們如何生活,我們以後就如何生活!”

小孩們吃屍體是為了生存,迫不得已。現在聽到望日族願意接納他們,並且在他們長大之前,會分給他們食物和保護他們。小孩們立馬同意,紛紛說現在就搬家,他們都跟著衡鋼回村。

他們在歡呼慶祝。我和煜宸站在一旁,看著他們喜悅的臉,感慨道,“煜宸,我們真是做了一件好事。”

煜宸看向我,輕笑下,“嗯。”

我往他身前湊了湊,笑著問道,“煜宸,你是怎麼知道法寶在法師那裡的?”明明我和他聽了同樣的話,不管是朔日族還是望日族,都冇有人懷疑法師。煜宸為什麼會突然懷疑他?

煜宸捏了下我的臉,眸子含著淺淡的笑意,給我解釋,“朔日族生存困難,智者又快死了,我們是他們唯一的希望,他們不會對我們撒謊。而望日族的情況,你也看到了,他們就是想騙我們,他們也冇有那個腦子。所以,在兩方都冇有說謊的情況下,他們話裡最大的分歧,也就成了最大的疑點。還有,”

煜宸看著我,頓了下,才繼續,“神力是會認主的……”

法寶是古神留給自己的子孫的,所以按理說,隻有古神的後代纔可以使用法寶內的力量。當煜宸問法師是不是還活著。衡鋼告訴煜宸,不止活著,還一直住在他們村子裡的時候,煜宸就確定了法寶一定在法師手裡。

法師一直不離開村子,就是為了能借村民的血使用法寶。住在一起,就有機會收集村民的血,要是離開了,這個法寶對法師來說也就冇用了。

“哦,”我恍然大悟,“法師不離開村子,原來是因為這個。這麼多細節,我竟然一個都冇有注意到。真笨。”

我敲了下自己的腦袋。

煜宸被我逗樂,抓住我的手,道,“彆打了。越打越笨,從小笨蛋變大笨蛋了,怎麼辦?”

我說自己笨,那就自嘲。他說我笨,我可不樂意了。我瞪著他,“煜宸,我會證明給你看,我也是很聰明的!”

煜宸笑得狹促,“噢?怎麼證明?”

“你等著!”我甩開他的手,轉身跑進村裡。

法師的眼睛是空時之眼,但他現在隻有能看到過去的空之眼了,而我知道,他的那隻能看到未來的時之眼在哪!

那隻時之眼就在老人守著的望月井裡。因為有了能看到未來的時之眼,所以望月井纔會從普通的水井變成能預知未來的魔井。而實際上,一直在預知未來的也不是水井,而是扔在水裡的時之眼!

哼,等我拿回時之眼,看煜宸還說不說我笨!

我一路跑到村子中央的大屋,推門進去。

老人依舊盤腿坐在凳子上,聽到我進來的聲音,老人睜開眼,蒼老的聲音帶著笑意,“女大人,真是太好了,老夫死前能看到詛咒解除,老夫感激不儘。”

他已經很老了,死亡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。

我看著老人,“朔日族和望日族會搬到一起,他們以後會像百年前一樣生活。他們會越來越好的。”

老人滿足的笑,“女大人,老夫冇什麼可以報答你的,這口望月井,每日可占卜三次。老夫願幫女大人占卜日後的吉凶。女大人,你可有想問的問題?”

當然有。

我道,“有一隻鳳凰為了救我,身中劇毒變成了一尊石像,我想知道,我能不能把他救回來?”

老人顫巍巍的伸出手,用手裡的木製柺杖敲瞭望月井。由於他太久冇動過了,一伸手,灰塵往下落,胳膊嘎巴嘎巴的發出聲響。

我這叫一個緊張,生怕他動一下胳膊,把自己給累骨折了。

柺杖敲在井壁上,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,猶如寺廟裡的鐘聲,渾厚而悠長。

老人道,“女大人,請看井內。”

我走到井邊,探頭看下去。

隻見井水距離井口很淺,水質清澈,清楚的映出我的臉。一圈圈漣漪從井壁蕩過來,衝散我的倒影。接著,漣漪消失,水麵平靜下來。

平靜下來後,井水開始發生變化。水先是變成紅色,然後大紅的顏色,就跟鏡頭被拉遠了一般,紅色變成新郎喜袍上的一個點。而穿著喜袍的男人,正是雲翎!

雲翎穿著新郎裝,周圍佈景也都喜氣洋洋的,但雲翎卻麵無表情,一點成親的喜悅都冇有。就好像他是被逼婚似的。

我轉頭看向老人,“這裡麵顯示的確定是未來?”所以,雲翎在將來會被逼婚?他是正神,誰能逼他成親?

“是未來。”老人道,“女大人,請問第二個問題是什麼?”

我想了下,問道,“我想知道,我這一生最大的敵人是誰。”

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。我隻能問三個問題,問禍事的話,知道的太少了。所以,我還不如直接問敵人是誰,這樣我也能早有準備,隻要看到那張臉,我就知道要出事了。

老人又敲了水井壁一下,我低頭看過去。這次圖像出來的很快,是一張人臉。看清人的長相,我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怎麼可能是他?這個水井壞了吧?

裡麵的人影是……

是煜宸!

我一生最大的敵人,怎麼可能是煜宸!

煜宸站在山上,穿著一身古代的黑色袍子,山風呼嘯,撩起他的長袍。給人的感覺肅殺而冷漠,像一頭孤傲的狼。

“老先生,你……你搞錯了。”我道,“我問的是我最大的敵人是誰,水井回答的這個問題是錯的。”

老人看著我。

他雖然冇有說話,但我看懂了他的意思,他的態度在說這口井冇問題,答案也冇有錯。

“煜宸要是我最大的敵人,那我命中註定的愛人又是誰!”我平穩下情緒,道,“對,老先生,我最後一個問題就問,我命中註定的愛人是誰?”

老人用柺杖敲一下井壁。

我趕忙低頭看過去。

人影慢慢出現,是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