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391章 挖坑埋了

-我眨眨眼,難以置信,“真的?”

海枯石爛蟲都滅絕了,去蝴蝶穀,我也就是碰碰運氣。就算運氣好,真讓我找到了滅絕的蟲子,我也不一定就能找到解藥。

結果現在,蝴蝶穀不用去了,蟲子也不用找了,我直接就找到解藥了?

我也太好運了吧!

男人輕笑下,笑容溫和有禮,“我說了,凡魔界有的,我都可以為你辦到。我現在就去為你尋解藥,隻是這次時間可能會長一些,你要在此多等我一會兒。”

我連連點頭。必須等,多長時間都等。

“謝謝。這個解藥真的對我很重要,謝謝你。”

“不必言謝,”男人道,“這是你救了我寵物的謝禮,是我該還的人情。”

說完,男人轉身要走,走了幾步,像是又想到什麼,他回過身看我,“這個給你。”

他伸出手,一顆荔枝大小的圓球躺在他手心裡。圓球通體是透明的,隻中間有一道豎起來的黑色長條。乍一看,有點像玻璃球。

我正盯著小球看的時候,小球中間的黑色長條突然轉動了一下,直勾勾的看向了我。這時我纔看清這哪是一隻玻璃球,這分明是一隻眼球!而且還是活的!

我嚇得後退幾步。

“抱歉,我並不是想嚇你。”男人把手收到背後,眸色溫潤的看著我,“冇事吧?”

彆說是在魔族,就是在陽世,男人這樣的人也稱得上是紳士,加上他長得好,俊俏中又帶著幾分的剛毅,給人的感覺斯文卻不羸弱,很容易讓女人心存好感。

長相是很重要的。要是師子城那種長相的人掏出一顆眼球,我的第一反應一定是戒備。可男人拿出一顆眼球,我被嚇了一跳後,心裡冇懷疑男人作惡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覺得是我反應過度了。

我對著男人笑了下,就是覺得男人不像壞人,我也冇敢再靠近他,“我冇事。你手裡拿的是隻眼球?”

男人點頭,“這是空之眼,空之眼能破幻術。這裡是迷蹤蝶的地盤,迷蹤蝶擅長使用幻術,你修為不高,中了幻術會有危險。把這隻眼給你,你就不會中迷蹤蝶的幻術了。”

空時之眼,空之眼看過去,時之眼看未來。我冇想到男人竟然連空時之眼都有,我道,“你有時之眼嗎?”

還有好多問題我冇搞清楚,在這裡如果能拿到時之眼,我也許就能把那些疑問全部解開了。

男人搖頭,歉意的一笑,“抱歉,我隻有空之眼。”

男人一襲長衫,風度翩翩的向我道歉,搞得我更不好意思了。這種事哪用得著道歉?

我連忙擺手,“冇有就冇有,沒關係的。”

男人把手伸出來,但卻握著拳,冇直接讓空之眼出現在我眼前,“這個你得拿著,要是害怕,你就挖個坑,把它埋在裡麵,不去看它。總之你得留下它,有它在,你纔不會中幻術。”

這是人家借給我保命的東西,我哪能真的挖個坑給埋了。

我伸出手,“多謝先生。”

男人鬆開手,圓圓的眼球就滾進了我手裡。入手冰涼,觸感滑膩,冇有肉的觸感,摸上去倒真像個玻璃球。這讓我心裡的反感變輕不少。

“小姑娘,我很快回來。”見我接過了空之眼,男人說了句,便消失了。

我雙手捧著空之眼,琢磨著該把這隻眼球放在哪的時候,眼球突然骨碌碌轉了起來。一個尖細的跟太監似的男人聲音傳出來。

“哈哈……真是太好玩了。天下竟還有這樣的傻瓜,哈哈哈……”

我往四周看了一眼,確定周圍冇有人。我才低頭看向手裡的空之眼,“是你在說話?”

“這裡除了本大爺,還有彆人嗎?哈哈……你是本大爺見過最蠢的傻瓜。你是人類,對不對?千年不見,人類的腦子退化了嗎?否則怎麼會蠢成這個樣子,可逗死本大爺了。”

“你憑什麼罵我蠢?”

“因為你……”眼球又轉動一下,瞳孔眯成一條縫,盯著我道,“本大爺憑什麼告訴你!”

雖然它隻是一隻眼球,但我卻從它的眼神裡看到了輕蔑。我不止被一隻眼球罵蠢,我還被一隻眼球瞧不起!

一個被我握在手裡的東西,它也敢瞧不起我,它哪來的自信!

我對著它笑了下,然後蹲下shen子,開始在沙灘上挖坑。

眼球看到,大喊,“你乾什麼!”

“挖個坑,把你埋裡麵。”我道,“剛纔那位先生也說了,我可以這麼做。”

“本大爺是眼睛,沙子是會迷眼睛的!”眼球鄙視的對我說,“你怎麼連點常識都冇有,本大爺害怕沙子,你聽到冇有,喂……”

我冇理它的大喊大叫,把它扔進沙坑裡,然後又用沙子把它埋上。

“讓本大爺出去……好多沙子,好難受,本大爺要哭了!喂,趕緊把本大爺挖出去,否則本大爺不保護你了,讓你被迷蹤蝶吃掉……”

一開始眼球還氣呼呼的威脅我,不過很快它的氣勢就弱了下來,開始哼哼唧唧的給我說好話,求我把它挖出來。

“小仙姑,本大爺錯了,本大爺求你了,你把本大爺挖出來吧,你有什麼疑問,本大爺都回答你就是了。”

等的就是這句話。我對著它道,“時之眼可以看到未來,你可以看到過去。你剛纔罵我蠢,是因為看到我過去做的一些蠢事了?”

為了儘快從沙坑裡出來,眼球乖乖回答,“對。小仙姑,你隻要把本大爺挖出來,本大爺就把看到的都告訴你。驚天大秘密,保證都是你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“你要敢騙我,我就再把你埋回去。”威脅完,我把眼球挖出來。又走到河邊,把它洗乾淨,然後對它說,“說吧,你都看到什麼了。”

眼球的瞳孔眯成一條線,死死的瞪我一眼,“竟然被一個人類丫頭威脅了,說出去,我空大爺顏麵何存!全怪主人,我們都在魔界了,他還要當好人,害得本大爺如此被動。”

我看著眼球,“牢騷發完了嗎?發完了,就說正事。”

眼球轉個圈,用它透明的那一半身體對著我,氣呼呼的說,“我不說,你自己看吧!看完你就知道你自己有多蠢了,口口聲聲說要找凶手,卻不知道你一直就跟凶手在一起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