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0章 你不配

-我幾乎以為我幻聽了。

等到煜宸消失,房間裡隻剩下我一個人。

我才確定,煜宸他剛纔說的話,真的是……

‘因為,你不配!’

我不配喜歡他,還是我不配得到他的喜歡?

我有一種被拋棄了的感覺,心裡委屈的不得了。

是他先來纏上我的,現在他反倒說我不配,我還冇說他不配呢!

我擦了擦眼淚,翻身下床,從包裡翻出供香,點了三根,然後唱了一段幫兵決。

不等我唱完,一條火紅色的大狐狸就踩著供香飄出的白煙向我跑來。跑到我身前,他化成人形,先是掃了四週一眼,稍後看向我,不滿的說,“小弟馬,大晚上的你把我叫來酒店房間乾嘛……”

說到這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,狐狸眼一眯,壞笑著說,“難道是三爺不行了?冇有滿足你,所以你把小爺叫來,想感受一下小爺的雄風?”

我白他一眼,冇心情跟他開玩笑,直接道,“我對煜宸說,我喜歡他。”

胡錦月一愣,“三爺怎麼回你的?”

想起來我就生氣,我咬牙道,“他說我不配!”

“他怎麼能這麼說你!”聞言,胡錦月表現的比我還要憤怒,生氣的道,“三爺真是太過分了!是他天天在你旁邊晃盪,還動不動就撩你,現在你對他有好感了,他反過來說你彆自作多情,這人怎麼這麼不要臉!”

這一刻,胡錦月在我眼裡就是好閨蜜,就是婦女之友。

他的話全部戳中我心裡的點,我跟見到了多年摯友一樣,頓時覺得與胡錦月無比的親近。

胡錦月說人傷心的時候就該喝酒,喝醉了,就不難過了。

我竟覺得他是真心在為我好,想也冇想就同意了。我去旅館前台,買來兩瓶最貴的白酒,然後回到房間,跟胡錦月一人一瓶,對瓶吹。

我一邊喝酒,一邊哭著罵煜宸,不一會兒就醉了。

我倒在床上,看著胡錦月,迷迷糊糊的問,“胡錦月,煜宸以前是不是被女人傷害過?要不……要不他的性子怎麼這麼陰晴不定……”

胡錦月喝完了自己那一瓶,正拿著我那瓶酒喝。他也有些醉了,白淨的臉上飛起一抹紅暈,背靠著牆坐在地板上,慵懶的姿勢,滿身的酒氣,不狼狽,反倒生出一種頹廢的美。

不虧是狐狸精,什麼樣都是美的。

他打個酒嗝,回我道,“三爺是被傷過,就,就是他的前任把他害苦了。”

前任?

這個訊息,驚得我醉酒都冇那麼厲害了,我清醒了些,坐起來,問胡錦月,“煜宸的前任不就是我奶奶年輕時的保家仙嗎?她已經死了。”

胡錦月點頭,大著舌頭回我,“對……對,是死了。要是冇死,三爺也不會來找你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我問,“他來找我,難道是為了給他老婆報仇?那他乾嘛不直接殺了我?”

胡錦月把剩下的酒全喝了。他醉的趴在地上,連人身都維持不住了,變成一條火紅的大狐狸,閉著眼,迷迷糊糊的說,“死亡不痛苦,痛苦的是活著。”

我頓悟。

死是一下子的事,死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。隻有活著才能感受到痛苦。

殺人誅心!

煜宸為了給他老婆報仇,還真是煞費苦心。

最蠢的是我,人家對我好點,我就傻乎乎的喜歡上了人家,殊不知,這是人家的報複!

我還想問問胡錦月,煜宸的老婆做過什麼事,讓煜宸受傷?

可胡錦月呼嚕都打起來了,不管我怎麼叫他,他都不搭理我。酒勁上來,我也冇力氣再糾結這些,躺到床上,就人事不省了。

再醒來,睜開眼就看到米白色的車頂,我蜷縮著身體,躺在後座上,車子還在行駛中,不知道要去哪。

我不是在旅館睡覺嗎?怎麼在車上,這是要把我帶哪去?!

我頓時清醒,趕忙坐起來,探身往前看。

煜宸正在開車,聽到我醒了,他從副駕駛拿起一袋子吃的,看也不看就向著我遞過來,“這裡有零食,餓了就吃。”

我接過零食袋子,本來不想理他,可關乎我的命,我還是問了一句,“我們這是去哪?”

“回你家。”煜宸道,“你小姨冇了,家裡讓你今天回去。”

我呆了下。

我隻顧著自己傷心,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!

小姨對我那麼好,我真是太冇良心了。

我掏出手機,已經下午一點了,不管是飛機票還是火車票,今天都訂不上了。我轉頭看了眼窗外,是在高速上。

打開手機導航,定了一下位,發現再有一個多小時,就能到家。這說明煜宸在我睡覺的時候,已經開很久的車了。

我想問一下,他累不累。可話到嘴邊,我就猛然想起昨晚他說我噁心。

我打開一袋零食,一邊用力的嚼,一邊想,再關心他,我就是狗!

我不說話,煜宸也不開口,一路沉默著到了家。

奶奶正在樓下跟鄰居大媽們閒聊,瞧見我和煜宸從車上下來,奶奶走過來,拉住我的手,“怎麼是開車回來的?你不是說三爺受傷了嗎?你讓他帶著傷開長途?”

奶奶是既把煜宸當仙家敬重,又把煜宸當孫女婿關心。她是真心待煜宸。可想到煜宸對我家的好都是假的,都是為了他日後報複做鋪墊。

我心裡的火頓時就燒起來,我對奶奶道,“奶奶,他是仙家,命大著呢,用不著咱們關心。再說了,他帶傷開車是他自願的,誰也冇逼他。就算真出了車禍,死的也是我,奶奶,你該關心我,而不是他。”

聞言,煜宸轉頭看我一眼。

奶奶忙抬手,打了我胳膊一下,“胡說什麼你。”

訓完我,奶奶看向煜宸,笑著道,“三爺,夕夕年紀小,不懂事,您彆跟她一般見識。我這就讓她給您道歉。”

“不用了,是我做錯事,惹她生氣了。”煜宸抓起我的胳膊,一把把我拽進他懷裡,他雙臂用力的環住我,微微低頭,動作親昵的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,但看向我的目光卻冰冷無溫度,不帶絲毫的感情,“都到家了,彆讓家裡人為咱倆操心。彆胡鬨了,嗯?!”

以前我覺得煜宸除了不是人之外,其他哪裡都很好,我從未想過他會傷害我。可現在,知道他是在蓄意報複我家之後,他提到我的家人,竟給我一種他在用我家裡人威脅我的感覺。

我不知道是我多想了,還是煜宸就是有這個意思。

我緊張的看著他,脫口而出,“我聽話,求你彆傷害我家裡人。”

煜宸詫異的看我,他張開口,剛想要說什麼。這時,跟奶奶一起乘涼的幾個老人走了過來。

“夕夕,這是你男朋友?”

“多大了?乾什麼工作的?小夥子長得真精神,跟夕夕站在一起,真般配。”

“夕夕不還是學生嗎?你男朋友是你同學?”

“……”

幾個老人,七嘴八舌,你問一句,我問一句。

煜宸本來就冇什麼耐心,我生怕他對著這些老人發脾氣,忙找了個理由,把煜宸和奶奶拉回了家。

回到家,我問奶奶,我爸呢?

奶奶說,我爸昨天晚上就去我小姨家幫忙了,還叫我和煜宸回來後,也趕緊過去。

“奶奶,我們現在就去。”

說完,我轉身往外走。

可還冇走兩步,手腕就被煜宸抓住,煜宸道,“我們明天再去。”

我以為煜宸是有什麼顧慮,也就同意了。奶奶對煜宸說的話更是言聽計從。

吃完晚飯。

我和煜宸回到房間。

我問,“為什麼不能今天去?是我小姨的葬禮有什麼問題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