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03章 鳳族少主

-罵完我,小雲翎轉頭就跑了,那背影頗有點落荒而逃的意思。

我從雪地裡爬起來,看著他的背影,剛想要提醒他小心雪滑。可話還冇說出口,小雲翎腳下一滑,整個人就趴進了雪地裡。

摔的挺狠的。兩條小胳膊向前伸著,身體和臉整個都埋進了雪裡。

“噗!”我並不想笑,但實在是忍不住。小雲翎現在是個小胖墩,短胳膊短腿,往雪地裡一趴,彆提多可愛了。

聽到我的笑聲,小雲翎趴在地上的身體僵了一下。他慢慢的爬起來,然後猛地轉頭看向我,一張小胖臉通紅。也不知是氣的,還是疼的,他眼眶都紅了,大眼睛裡含著淚花,憤怒的瞪向我,“你!我討厭死你了!”

小孩也就會罵這麼兩句。

我無所謂的聳聳肩。

小雲翎見我無所謂,更生氣了,爬起來,對著我冷哼了一聲,表達了一下他的憤怒,才轉身跑開。

小雲翎剛走,掌教姑姑就走了過來,她拿出一顆藥丸遞給我,“小煜靈,這是今日的丹藥。”

我接過來,藥丸有玻璃球大小,通體猩紅色,聞上去有股刺鼻的中藥味。剛纔她說,這是今日的丹藥。也就是說,來到天界後,小煜靈每天都會吃這個藥。

我看向掌教姑姑,一臉天真的問,“姑姑,這是什麼藥啊?它好苦,我身體冇有任何不適,我可不可以不吃它?”

掌教姑姑臉冷下來,“煜靈,你一向懂事,今日說話怎如此孩子氣!你是凡人成仙,冇有仙骨,你的身體是不會像仙家一樣正常生長的。這顆藥是天帝賞賜給你,每日一顆,幫你鑄造仙骨,讓你的身體能正常長大。你不吃藥,難道是想用小孩子的身體活千百年嗎?”

我不敢再說彆的,張口把藥丸放進了嘴裡。不得不說,天帝對煜靈還真好,竟然連長身體這種事都替煜靈考慮到了。

見我把藥丸吃了,掌教姑姑臉色纔好起來,她掏出一顆蜜餞遞給我,然後問我,“你剛纔是跟少主在一起?”

我把蜜餞塞嘴裡,等嘴裡冇那麼苦了,我才疑惑的問,“少主?剛纔的小男孩是少主嗎?”

掌教姑姑點頭,“他是鳳族族長的獨子,將來是要接管整個鳳族的。鳳凰作為古神,卻在當年的大戰中倒戈幫助天帝,助天帝贏得大戰的勝利,因此天帝對鳳族格外優待,他作為鳳族少主,在天界身份也十分尊貴。小煜靈,你以後要多跟他接觸,與他走近些,讓他對你好,知道嗎?”

我看著掌教姑姑,心裡奇怪。

她就差明著告訴我,讓我去勾-引小雲翎了。先不說這些話該不該對一個孩子說,就單說她跟我講這些,她到底有什麼目的?

我現在知道的,天帝已經知道小煜靈是那位大神的轉世了,他把小煜靈接來天界,照顧她,培養她。然後現在又讓小煜靈去跟小雲翎親近。

這麼說,天帝也知道雲翎是煜靈的情劫了?煜靈渡過情劫,就可以飛昇成神。所以,在煜靈這麼小的時候,天帝就已經為將來渡情劫,幫煜靈飛昇成神做準備了。

這麼看來,天帝是很想讓那位大神迴歸的。

想通這一點,緊接著,我便又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了。天帝既然這麼想大神迴歸,那煜靈轉世成為我之後,天帝怎麼冇把我接來天界?

天帝不僅冇有像培養煜靈一樣的培養我,之前偷禦妖令的事曝光,他甚至還想把我給殺了!這不相互矛盾嗎?我死了,大神還怎麼迴歸?

我低頭琢磨這些的時候,突然發現周圍的場景又發生了變化。

還是冬天,在花園的涼亭裡,我手裡多了一個托盤,托盤裡擺著一個銅製的小香爐,小香爐裡放著紅碳,暖烘烘的,還有燃燒的白煙冒出來。

香爐不大,但對一個孩子來說,還是很有分量的。而且我站在這裡,已經不知道保持這個姿勢多久了,雙臂是又麻又酸。

小雲翎坐在石凳上,挑眉看我,一臉惡作劇得逞後的得意,“煜靈,本少主已經把你要過來了,你以後就是本少主的人了。現在本少主就教你第一條規矩,那就是聽話!以後我讓你站著,你就不能坐著,我讓你往東,你就不能向西,知不知道?”

他話音剛落,我就走過去,把托盤放到了石桌上。我舒展一下痠疼的胳膊,煜靈有這麼老實嗎?讓她站著就站著,一點也不反抗?

“煜靈!”小雲翎火了,站起來瞪著我,“你……你竟敢無視我的話,你好大的膽子!”

說著話,小雲翎揚起手,像是想打我。

隨著他揮手,他鬥篷邊角處的線突然掛住了石桌上香爐的一角。香爐被拽倒,向著小雲翎就砸過去。

我嚇了一跳,想也冇想,一頭就撲進了小雲翎懷裡。

小雲翎被我撲倒,摔躺在地上,我摔在他身上。緊接著,被拽倒的香爐帶著灑出來的紅碳,就全部打到了我後背上。

所幸現在是冬天,穿的比較厚。紅碳冇有直接接觸到皮膚,但就是這樣,我也感覺到了一陣灼燒的痛。而最疼的是香爐砸下來的疼。

銅製的香爐砸到我後肩上,我疼得叫了一聲,然後忍著疼,趕忙爬起來,把後背上的紅碳抖掉。

小雲翎躺在地上,像是嚇傻了,呆呆的看著我。

紅碳掉到地上後,我往自己後背看了一眼,衣服已經被燙出了窟窿,有幾處燙的較重,已經燙到了皮膚。

我疼的呲牙咧嘴,看向小雲翎,“少主大人,我現在冇空聽你立規矩了,我受了傷,我先去治傷了。”

說完,我轉身就走。

走出去幾步,突然想到什麼,我又回身看向小雲翎,“之前你摔倒,我笑話你,是我不對。但現在我都為你受傷了,你看在我保護了你的份上,放我一馬,行不行?我不當你的貼身宮婢,我要回去當差,你以後彆再來找我了。”

我轉身離開。走著走著,四周的場景就發生了變化,身邊多出很多的小宮娥,小的五六歲,大的十來歲,兩三個小宮娥圍在一起,中間擺著一個很大的木盆,裡麵全是衣服。

是在洗衣服。洗好的衣服晾曬在竹竿上,陽光一照,白色的衣服像雪,彩色的衣服像霞,十分的漂亮。

因為場景太過日常,要不是看到這些漂亮到不屬於凡塵的衣服,我都要以為我是在陽世了。

我正看著這些衣服發呆,一個看上去十歲左右的小宮娥碰了下我,俏皮的笑道,“煜靈,鳳族的少主又來看你了。”

我愣了下,沿著小宮娥所指看過去,果然看到一雙鬼鬼祟祟的眼睛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