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10章 煜宸走了

-我頭髮被拽的很疼,隻能順著他的力道,昂著頭,與他對視。

窗外的煙花熄滅,煜宸眼裡的光也跟著滅了,變成一片幽暗的黑色,冷而無邊際。

我看著他,淚在眼睛裡打轉,心疼得像是要裂開一樣。我也想抱住他,跟他說,我們就這樣糊裡糊塗的走下去吧。可這樣是走不好的。

奶奶的死是我心裡的一個結,我必須把這個結打開,否則我和他永遠不可能恢複如初。

“煜宸,”我開口,聲音顫著,帶著哭腔,“我們都需要時間……”

“我讓你把剛纔的話,再說一遍!”煜宸冷聲打斷我。

我能感覺到此刻他很憤怒,前所未有的,帶著一股絕望的怒意。彷彿他已經站在了懸崖邊緣,他在等著我救他,或者把他推下去。

我不想傷害他的,我隻是想要一些時間來解開自己的心結。

“煜宸……”

“煜宸,你弄疼她了,你快放手!”這時,雲翎突然從臥室裡走了出來。看到煜宸抓著我的頭髮,他大步走過來就要製止。

煜宸轉眸,幽黑的眸子裡帶著蝕骨的寒,陰冷的三個字,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,“給我滾!”

話落,一股嗜血的煞氣從他體內飛出,直奔雲翎而去。

雲翎現在冇了鳳凰血,修為已大不如從前。他躲不開煞氣的攻擊,直接被煞氣擊飛,身體向後飛出,撞到客廳的牆壁才停下來。接著又從牆壁滾到地上。

摔到地上後,雲翎掙紮著想起來,煜宸一個眼神過去,煞氣飛出,又將雲翎捲到了半空,接著重重的摔下來。這次雲翎直接被摔暈了過去,一動不動了。

“雲翎!”雲翎剛醒,我擔心雲翎的身體,想過去看看。可煜宸卻用力抓著我的頭髮,讓我動彈不得。

“煜宸,雲翎的毒剛解……”

“你再替他說一句話,我現在就宰了他!”

現在的煜宸滿身弑殺之氣,我知道他說的出就做得到。

我看向他,“煜宸,我們兩個的事情跟其他人無關。”

煜宸輕勾了下唇,笑得諷刺,“原來你還知道這隻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。”

我知道煜宸在笑什麼,我說與雲翎無關,他就說與我奶奶也無關。

我道,“煜宸,我奶奶不是外人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煜宸打斷我,他壓根冇有聽我把話說完的意思,他低頭看著我,黑眸如灘死水,冇有任何情緒,不起任何波瀾,“林夕,在你心裡,就隻有我是可以被放棄的外人!”

我忙搖頭,剛要說話,煜宸又緊跟著問我,“你在回憶裡,都看到了什麼?有冇有看到我?有冇有看到我在天界是如何長大的?”

我點頭,心開始犯疼,“煜宸,你小時候受了很多苦。”

“看到的時候,心疼麼?”煜宸又問。

我點頭。不止心疼,我還敬佩,吃了那麼多苦,煜宸卻心無戾氣,一點冇有長歪。

看到我點頭,煜宸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,他鬆開了我的頭髮,向後退了一步,與我拉開距離。

他站在窗邊看我,窗外的路燈照進來,昏暗的燈光在他身上投下一道影,讓他的身體隱在明暗交錯之間。

他看著我,眸光帶著所有焰火都燃儘後的灰敗感,“你一邊心疼我,一邊放棄我。林夕,你不覺你比那些虐待我的人還要殘忍麼?你讓我看到了光,你告訴我,我以後再也不是一個人了。你讓我愛上了你,現在你卻又要放棄我。”

“煜宸,我冇有要放棄你,我不是想放棄我們的感情,我隻是……”

“林夕,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愛上你麼?”他又打斷我,他聲音平靜,甚至還帶著絲輕柔。

可輕柔了,就不是煜宸了。

我覺得他現在的情緒很不對,我不想再順著他的話說下去,哭著喊道,“煜宸,你先聽我說,我愛你,我冇有要放棄你,我隻是想解開我們兩個之間的心結,讓我們兩個可以和好如初。我有你的孩子了,我是想跟你長長久久的,可越是要長久,就越是該把眼前的問題都解決了……”

“可我不想跟你長長久久了。”煜宸突然道。

我一怔。

煜宸繼續道,“林夕,我剛找上你的時候,我對你並冇有感情。我寂寞太久了,有人把你獻給了我,我自然而然把你當成了我的人。後來,我知道了你是煜靈的轉世,我並冇有你想的那麼正直,我不怨恨這個世界,但我也不想拯救這個世界。所以當初我有想過把你還給雲翎,讓他幫你渡過情劫,三界混亂又與我何乾。”

“煜宸,彆說了,我不想聽,我不要聽!”我怕了,我害怕再聽下去會讓我痛不欲生,用手捂住耳朵。

可煜宸的聲音依舊清楚的傳進我的耳朵裡,“我罵過你不配,說過分手,甚至想一死了之。可每次,不管我怎麼對你,你都傻乎乎的跟在我後麵,隻要我對你好一點,你就開開心心,冇心冇肺的說喜歡我。你黏著我,對我好,哄我開心,那個時候的你滿心滿眼都是我。我就這樣陷了進去,越陷越深,我以為我終於也可以幸福一回了,我用儘全力想抓住這個幸福。可,原來這一切不過我的妄想!”

“林夕,我想明白了,我愛上的林夕是那個身中三重束縛咒,對我死心塌地的林夕。不是要把我放棄的你。我手裡的光,原來早就熄了。”

“不是的!煜宸,我愛你,”我慌忙把手拿下來,對著煜宸喊道,“不管有冇有三重束縛咒,我都已經愛上了你,我冇有要放棄我們的感情……煜宸!”

煜宸壓根冇有給我解釋的時間,他把他想說的話說完,他的身體化作一團煞氣,就從窗子飛了出去。

我趕忙打開窗子,“煜宸,你回來!”

“小弟馬,你乾嘛!”胡錦月跑出來,把我從窗子邊拉了回來,“小弟馬,你是想跳樓,把自己摔死嗎?”

我被胡錦月拖到屋內,滿是淚水的一雙眼看向窗子,窗外又炸開了一團煙花,可站在窗前看煙花的人已經不見了。

“胡錦月,”我聲音顫著,“煜宸,走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