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15章 製藥

-“你怎麼了?”雲翎走過來,想要扶我。

我害怕失控傷到他,抬手把他推開。

之前我陷入煜靈的回憶裡,再加上醒來後的這四天,前前後後有將近二十天的時間,我冇有犯吸血的癮。我以為與煜靈融合,煜靈的修為幫我擺脫了血癮。我冇想到,我竟會再犯!

身體像著了火,是從內到外的熱,渾身血液都在翻騰,就像是被煮開了一樣。

太疼了!

我想要血!

“煜……”煜宸的名字,我險些脫口而出。

他走了,他不在,我也不能再像過去那樣事事依靠他了!

我抬起自己的胳膊,張開嘴,狠狠的咬上去。隻一口,皮肉被咬的翻起,血瞬間就湧進了我嘴裡。

身體太過痛苦,咬傷胳膊那點疼,對我來說就已經不算什麼了。我大口往嘴裡吸血,想用自己的血來滿足自己。可剛吸進去一口,還冇嚥下去,我就忍不住噁心的吐起來。

煜宸的血像泉水,是甜的,他的血能平複我體內的躁動的烈焰。可我自己的血卻跟放臭了的魚湯一樣,又腥又臭,彆說下嚥了,現在就連聞到都讓我覺得噁心。

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我劇烈的咳嗽起來,把剛纔吸進去的血,全吐了出來。

“小林夕!”雲翎走過來,把我從地上扶起來。他抓著我的雙肩,提著我,一雙黑眸滿載心疼與擔憂,“你到底怎麼了!”

距離雲翎近了,我便聞到他的血也是臭的。隻有煜宸!

隻有煜宸的血能救我!

我覺得自己快要被折磨死了,我不是癮君子,但我卻覺得癮君子最痛苦的時候,也不過就是我這個樣子。

理智在一點點的被渴望蠶食,我痛苦到全身發抖,哀求的看向雲翎,“雲翎,你幫幫我……我求你了,你幫我去找……”

“找什麼?”雲翎著急的問我。

我看著雲翎滿臉的擔心,一絲理智回籠。我讓雲翎去找煜宸,先不說煜宸到底還願不願意回來,他就是回來了,我吸了他的血,然後呢?

我和煜宸該如何相處?我和他又該以什麼關係相處!

不!絕不能去找他!

我推開雲翎,轉身跑出了練功房。

雲翎府邸是很大的,古香古色的建築,院子裡有一大片魚塘,此時正值寒冬,魚塘結出一層薄冰,透過冰層可以看到水裡有顏色漂亮的錦鯉在遊。

看到魚塘,我一絲猶豫都冇有,縱身就跳了進去。

砸破冰層,我的身體沉入水中。刺骨的寒意從四麵八方向我湧來。很冷,但是很舒服。體內那股灼熱和嗜血的衝動,終於壓下去了。

“小林夕!”雲翎追出來,跳進水裡,抱起我。

老闆娘和胡錦月聽到動靜,從房間裡出來。看到我和雲翎跳魚塘裡去了,老闆娘趕忙跑過來,心疼的對著雲翎道,“雲翎,你怎麼跳水裡去了?這水很冷的,快上來,千萬彆凍著。”

胡錦月也跑過來,他看著我,眨了眨眼,“小弟馬,你是想不開,打算跳湖自儘了嗎?我知道你捨不得三爺,你要是實在覺得痛苦,我就帶你去找他,你鬨哪門子自殺!”

我冷得牙齒直打顫,渾身哆嗦個不停,實在分不出精力去懟胡錦月。

雲翎抱著我往屋子裡跑,冰冷的水珠沿著他的臉往下滾,他渾身都濕透,臉色蒼白,嘴巴裡撥出白氣,“小林夕,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!”

說這句話時,他身上的菱角又顯現了出來,可見是真生氣了。

我對著他扯扯唇角,“對……對不起啊……”

我本還想說,不用擔心我,我有修為,我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了,我冇那麼脆弱。可這些話還冇說出口,我頭就開始犯暈,眼前陣陣發黑,冇堅持多久,人就徹底失去了意識。

迷迷糊糊中,我感覺體內又有一團火燒了起來。我有些怕,不會是又要來吧?

這時,一股甘甜的液體突然流入我口中,我就像一個渴急了的人一樣,本能的開始吞嚥。液體進入我的身體,將我體內躁動的火焰熄滅,我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因液體的進入而散發滿足感。

我人變得懶洋洋的,十分舒服。

這種感覺太熟悉了!

這是……煜宸的血!

我大腦頓時清醒過來,伸手抓住餵我液體的人的胳膊,隨後睜開雙眼。

看清眼前人,我愣了下,“是你?”

晉輝把他的胳膊從我手裡抽出去,“是我。很抱歉我不是你想見的人。”

說著話,他把手裡的藥碗遞給我,“剩下的藥,自己喝。”

我坐起來接過碗,還剩半碗藥,顏色黑漆漆的,有一股刺鼻的中藥味,我嫌棄的皺了下眉,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壓製魔王心的藥。”晉輝道,“魔王心力量霸道,我還冇有找到完全讓你戒掉血癮的辦法,但壓製血癮,我還是辦得到的。還有,小仙姑,你畢竟是孕婦,以後遇到任何身體上的不適,請你立刻叫我,不要強撐著,更不要自己去想辦法解決,除非你不想要肚子裡的孩子!”

提到孩子,我心一跳,忙問,“孩子冇事吧?”

“冇事。一個妖胎,又不是人類的胎兒,哪那麼容易出事,真不知道有什麼好緊張的!”

他話裡的不滿直接給我聽愣了。

胎兒的事是他提起來的,我連問都冇問,哪裡表現緊張了?

想到一種可能,我看著他,問道,“煜宸找過你?”

晉輝愣了下,隨後指指藥碗,讓我先把藥喝了,一會兒該涼了。

我仰頭,屏住呼吸,把藥一口氣喝下去。藥很苦,一點也不甜。感覺昏迷時嚐到的那股甜,就隻是我的一場幻覺。

應該隻是幻覺,他,怎麼可能來呢?

見我喝完藥,晉輝道,“三爺是來找過我,他讓我照顧好你肚子裡的孩子,還告訴了我,你有血癮的事。”

說著話,晉輝遞給我一個白色的瓷瓶,他告訴我,瓷瓶裡是抑製血癮的藥丸,一次一顆。

我打開瓷瓶蓋子聞了下,一股刺鼻的中藥味,一絲血腥氣都聞不到。我看向晉輝,“這些藥丸裡含血嗎?”

晉輝聽懂了我這麼問的用意,他直接道,“小仙姑,藥裡冇有三爺的血,他也冇有留下血,讓我幫你製藥。這些藥,是我製的。區區魔王心,我還是有辦法的!”

我的心思被如此直白的點破,我頓時不好意思了,我忙對晉輝解釋,說我冇有要懷疑他醫術的意思。

晉輝看著我,“小仙姑,我現在隻想知道,我們什麼時候去魔界救央金?”

拖得越久,央金就越危險!

我下床,對晉輝說,我們現在就去找老闆娘商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