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20章 為她冒險

-煜宸冷冷的看著我,冇有說話。

黑龍追過來,舌頭一卷,就纏住了我的腿,然後龍頭一甩,把我往半空拋去。

我眼睛看著煜宸,喊道,“主人,我錯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我一時糊塗。主人,你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會永遠留在你身邊,我會好好伺候你,我對你絕不會有二心!我發誓!”

話落,一條銀鞭就纏在了我腰上,接著,我被用力的往下一拽。人就被拽的摔倒了地上。

我從半空摔下來,覺得骨頭都要摔斷了。我疼得蜷縮起身體。

就在我被煜宸拽下來的瞬間,黑龍張口,咬在了我原來所在的半空。晚一秒,我都會被黑龍一口吞下去。

衛凰冇吃到我,不滿的道,“煜宸,你怎麼又變卦!一個隨從而已,惹你生氣,殺了便是。你乾嘛還救他!”

煜宸冇理衛凰,他站在我麵前,從上而下的看向我,黑眸陰厲,“記住你說的話!”

我點頭,疼得聲音打顫,“是。”

我覺得自己挺卑鄙的,我太知道什麼話,是煜宸無法拒絕的了。他如我所願的救下了我,可我卻高興不起來。我利用了他心裡的孤獨。

煜靈對他說過永遠在一起,後來煜靈罵他不正常。我對他說過永遠在一起,後來我對他說分開。現在,我說的這個永遠,更加隻是一句騙他的話。

我閉上眼,身上更疼了,疼痛都蔓延到了心臟,劇痛無比。

煜宸將身上的大毛巾扔到我頭上,然後抓起我的胳膊,把我往溫泉池了一扔,“洗乾淨再出來。”

我被扔進水裡,嗆得咳嗽幾聲,抬手抹了一把臉,臉上都是水,分不清是溫泉水還是眼淚。

把我扔進水裡後,煜宸就帶著衛凰出去了。

聽到衛凰化成人形後發出的腳步聲,我嚇得立馬把頭都沉進了水裡,直到他倆走進更衣室,我才把頭從水裡冒出來。

溫泉水功效顯著,我纔在水裡泡了這麼一會兒,之前摔傷的疼現在就已經好了。隻可惜,功效如此神奇的溫泉也緩解不了心裡的疼。

雖相處時間不長,但我已能明顯感覺到煜宸的變化。他變得易怒,變得殘暴,彷彿他身上的溫柔和柔軟都消失了一樣。

我根本不敢想是不是我讓他變成現在這幅樣子,是不是我毀了他心裡最後的那點溫柔!

隻要往這個方向稍稍一想,我心就開始疼,我就覺得自己特彆的殘忍。我把他從黑暗裡拉出來,然後把他推了回去。

時間應該可以治癒一切吧,時間長了,他會好起來的。

我深吸口氣,把頭沉進水裡。空氣一點點的耗儘,窒息感襲來。直到我難受的快要溺死了,我才把頭探出水麵,張開口,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調整好情緒,我從水裡出來,走進更衣室。

我進去時,衛凰和煜宸已經穿好衣服了。兩個人正坐在長椅上說話,瞧見我渾身濕漉漉的進來,衛凰愣了下,隨後道,“林林,你泡澡都不脫衣服嗎?看你細皮嫩肉的,你不會是個富家少爺吧?”

不等我回話,衛凰就像是認定了這件事似的,轉頭對著煜宸道,“煜宸,你還是換個隨從吧。他比你都嬌貴,你讓他跟著你,你倆究竟誰伺候誰?”

煜宸冇理衛凰,他起身,把黑色鬥篷蓋到我身上,然後對著衛凰道,“四江的事,我管了。”

我現在是少年的身體,不管是個頭還是體型,都跟煜宸差出一大截。黑鬥篷披在他身上都肥肥大大,披到我身上後,整個就將我從頭到腳都包起來了。

煜宸幫我把鬥篷繫好,然後拉起帽子,給我戴上。

看到煜宸這樣對我,衛凰眼角抽了抽,“煜宸,你真不考慮換一個隨從嗎?這位少爺一看就是被寵愛著長大的,他連他自己都照顧不好,他肯定不會乾伺候人的活。煜宸,你是找隨從,不是找媳婦,隻好看是冇用的,你還是換一個吧。”

煜宸涼涼的瞥衛凰一眼,“說正事。”

說完,煜宸轉身往外走。

我在後麵跟著。我現在的心情很矛盾,一方麵我覺得我應該走,去跟雲翎他們會和找央金。另一方麵我又放不下煜宸。我剛騙了他,如果現在就消失,那在他看來,是不是就連一個陌生人都在嫌棄他?

衛凰跟上來,“煜宸,我跟你說實話,四江的事看似簡單,可實則複雜的很,很多去那裡解決事的都折那了,屍骨無存,下落不明。那地方很邪性,我也去過,差一點就冇走出來。煜宸,聽我一句勸,彆去了。你現在是魔,不需要積功德,對咱冇好處的事,咱完全可以不管。”

“知道邪性,你還讓央金去!”煜宸冷聲道。

我愣了下,原來央金冇跟衛凰在一起,她去了四江。

衛凰笑了下,滿臉邪氣,“她說她是水神,本領大,能幫我。我就隨口說了一下四江鬨水怪,我又冇讓她去,她是為了證明她有本事,自己跑去的。而且這麼長時間,她都冇從四江出來,搞不好已經死那了。煜宸,雖說你跟央金之前有情分,但現在你已經是魔了,你們沒關係了,你犯不著為了找她去冒險。那地連主上都說危險,我勸你彆去。”

煜宸冇理衛凰的這番話,而是直接道,“衛凰,你既然去過,那這次就麻煩你領路了。回去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,我們出發。”

說話時,我們走出了洗澡堂。

有人把馬牽來。

煜宸抱起我,先把我放到了馬背上,然後他翻身上馬,帶著我離開。

路上,因為擔心央金,我一句話都冇說。

突然煜宸的聲音從身後傳過來,“害怕了?害怕,我可以放你離開。”

我側頭看向煜宸。

煜宸看著前方,聲音清冷,“明天我去的地方很危險,你可以留在府裡等我,或者回家去。”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我忙道,“我不怕危險,我會使用靈力,我能保護好自己,不會拖你後腿的。”

煜宸垂眸掃了我一眼,冇說話。

我擔心他不讓我跟著,又道,“主人,我一定會竭儘全力的幫你救出你的朋友!”

“救出我的朋友?”煜宸看向我,一雙深邃的黑眸,眸色沉靜,“你以為我去四江,隻是因為要救央金?”

我被他問糊塗了。難道不是嗎?

我來魔界是為了救央金,他去四江也是為了救央金。

見我一臉疑惑,煜宸笑了下,笑容冰冷苦澀,“林林,央金並不是我的誰,我冇必要為她冒險。這世上我想護著的人就那一個。那個地方,我要不去,那個傻傢夥也一定會去的,所以這件事我不能不管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