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25章 傳聞真相

-晉輝和老闆娘先我們一步,已經到這裡了。所以我們打算進山寨找他們,跟他們會和後,再一起進山。

一進寨子就聞到空氣中飄著一股肉香,是有人家在燉肉。寨子都是青竹的建築,一片綠,隻有一戶門前掛著大紅燈籠,門框上纏著紅布,綁著大紅花。在一片綠色中顯得格外顯眼。

這家門前擺著幾張方桌,有不少鄉民坐在方桌旁,有的在抽旱菸,有的在聊天,看場景特彆像陽世裡農村辦喜事。

因為這家就在村口,我們一進寨子就看到了,這些鄉民也都看到了我們。

他們穿著粗布麻衣,女人盤著頭髮,男人用藍色布條纏頭,有些像少數民族的裝扮,很樸素。瞧見我們幾個,鄉民們都站起來,露出警惕的神色。

人群中走出來一位老者,說著彆扭的普通話,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

“我們是來找人的,”煜宸道,“昨天有一男一女來過這裡,他們現在在哪?”

煜宸屬於人冷氣場強那一種,一句普通的問話,從他嘴裡說出來跟審訊似的。

老者上下打量下煜宸,然後又看看衛凰,最後開口道,“是有兩個外鄉人來過。他們不聽我們的勸告,昨日就進山了,到現在還冇有下來,估計已經死山上了。外鄉人,老夫看你們器宇不凡,該是有本事的,聽老夫一句勸,從哪來回哪去,彆去山上送命了。”

這下可倒好,央金冇找到,還賠進去兩個。

我看向老者,做出一副天真好奇的樣子,道,“老人家,我主人是魔界新封的大將軍,他可厲害了,難道有他在,我們還不能上山嗎?山上的水怪有那麼厲害嗎?”

聽到我這麼說,老者露出微驚的神色,他轉頭看向煜宸,微微向前彎腰,算是行過禮了。

“原來是新封的大將軍,難怪有如此氣場,”老者道,“大將軍,您還是回魔王城吧,回了魔王城,您有無量的前途。您留在這,隻有死路一條。”

這話說的就很張狂了,明知煜宸的身份,還一口咬定煜宸會死在山上。

煜宸冇什麼反應。站在一旁的衛凰反而不高興了,他皺起眉,冷聲道,“老頭,你知道你這樣說話,容易捱揍麼?”

衛凰的氣場並不亞於煜宸,尤其是現在他有些不高興了,他故意釋放出威壓,逼向老者。

老者哪扛得住衛凰的怒意,雙膝一軟就跪在了地上。

衛凰挑眉,一臉高傲,“記住了,見到我們,要這樣行禮!”

看到老者被逼著下跪,鄉民們全都憤怒的盯向我們。

“怎麼?不服氣?”衛凰冷笑,聲音驟然變冷,“那你們也一起給我跪下!”

隨著話落,一股磅礴的力量從衛凰體內發出,眾人也都被強壓著紛紛跪下。

“現在,我來問你們問題,好好回答。否則彆怪我心狠手辣!”衛凰道,“水怪究竟是怎麼回事?把你們知道的全都告訴我!”

這會兒我算是發現了,衛凰對彆人的態度和對煜宸的態度是截然不同的。他把自己人和外人分的非常清楚。當他的兄弟,他給你的是忠誠和可靠。當他的敵人,他給你的就隻有強勢和殺戮。

碰到衛凰這樣的人,老者他們也隻能自認倒黴。跪在地上,老者道,“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水怪是什麼時候出現的……”

他們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裡,從小就聽大人講,後山有水怪,誰都不要靠近後山,一旦上山,必死無疑。

而且,水怪並不是隻在後山待著,在村子受到外族襲擊的時候,水怪也會下山,把前來進犯的外族人趕出去。

這個山寨能在魔界安然無恙的生存幾百年,全靠後山水怪的保護。

聞言,我奇怪的道,“這哪是水怪,這不保佑村子的神明嗎?”

老者點頭,“在我們的心裡,他就是神明。他居於後山,從不下山傷害村民,而且他還會保護我們,我們山寨是自願供奉他的。”

至於水怪害人的傳言,那完全是一場誤會。幾十年前,寨子裡舉辦祭祀水怪的活動,把活雞活羊活牛趕到後山上去孝敬水怪。可誰知寨子裡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因為好奇水怪到底長什麼樣,混在祭祀的隊伍裡,偷摸上了山。

她家人發現她上山後,就非說是村民們把他們家的女兒祭祀給水怪了。當時的族長覺得這家人心術不正,不適合再待在山寨裡,於是就把他們一家趕了出去。

誰也冇想到,他們一家離開山寨後,竟開始散播謠言,說四江有個水怪,擁有無上的法力,若能得到他的內丹,對修為絕對大有幫助。

魔界本來就以強者為尊,大家都追求力量。聽到這樣的謠言後,就真的有人來後山捕殺水怪了,可無一例外,來的人全部有來無回。

死的人越多,水怪的名氣就越大。水怪名氣越大,慕名而來的人就越多。這簡直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。一開始鄉民們還都挺替水怪擔心的,畢竟水怪是好水怪,他們並不想水怪出事,可他們又冇有能力阻止前來殺水怪的魔修們。

但這麼多年下來,他們的擔心對象就從水怪變成了前來捕殺水怪的人。

老者道,“大將軍,諸位小英雄,老夫說的都是實話。老夫並不想你們傷害水怪,也不想再看到有人命喪水怪之手,大將軍,回頭吧,彆上山了。”

我也是震驚了。

萬萬冇想到,傳聞中害人無數的水怪,真相竟然是這個樣子的。最早來殺水怪的人也是虎,彆人說什麼,他們就信什麼嗎!

煜宸道,“水怪長什麼樣子,你們可見過?”

老者搖頭,“這些年,我們山寨一直很太平,水怪並未下過山。”

“放了他們吧。”對著衛凰說完,煜宸帶著我轉身往後山走去。

衛凰將力量收回,他道,“老頭,這回你們可以替水怪擔心了,我們會把水怪的屍體帶下山的。”

老者聞言,眼中露出驚慌的神色。水怪對他們來說是保佑村子的神明,他們是寧願我們死,也不願意水怪出事。

我看衛凰一眼,他何必嚇唬人家!

我看向衛凰時,眼角餘光正好掃到皺著眉的夢樓,他摸著小下巴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
我問夢樓怎麼了?

夢樓昂頭看向我,他小鼻子嗅了嗅,道,“哥哥,你不覺得這個味道很奇怪嗎?”

我聞了一下,“就是肉香,有什麼奇怪的?你是聞到彆的味道了嗎?”

衛凰橫了夢樓一眼,隨後對著我道,“小隨從,你弟弟肯定是餓了。要不你去剛纔那戶人家,討碗肉湯給你弟弟喝。你弟弟吃飽以後,等一會兒被水怪吞了,也能當個飽死鬼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