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31章 認不認輸

-讓體術去打法術,這不越級打怪嗎?

衛凰看向煜宸,“煜宸,我懷疑你想坑我。”

煜宸道,“如果你不願意,那這一架就彆打了。毫無懸唸的打鬥,有何意義?反正我是可以隻用體術贏她的,你覺得自己不行,那就當我冇說。”

說完,煜宸看向央金,道,“我會把你送回陽世,你談戀愛是為了渡情劫,可黑龍並不適合你,你可以在陽世隨便找個男人。”

煜宸的話,衛凰不愛聽了。

他眉頭擰起來,對著煜宸道,“煜宸,你的意思是,她招惹我,隻是為了渡情劫?就是冇有我,她也會隨隨便便的去找其他男人?”

說到最後,衛凰聲音冷下來,帶著怒意。

他當然不是因為央金找其他男人生氣,他是生氣他竟然被央金當成了渡劫的工具。央金是真的喜歡他,還是央金隻是想利用他,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。就算他不喜歡央金,他的高傲也讓他不能接受央金算計和利用他!

衛凰看向央金,目露冷光。他抬起手,慢慢的握拳,骨節發出哢哢的脆響聲。他冷聲道,“可以。我答應隻使用體術,不過賭約要改一下,我輸了,下跪道歉。我要是贏了,你永世不得成神,你要留在魔界為奴為婢,直到消亡!”

我剛要說這太嚴重了,就聽央金道,“冇問題,我答應你!”

話落,央金使用法術,喚出水球對著衛凰就打過去。

衛凰不能使用法術,麵對水球,隻能躲閃。可就是不用法術,衛凰的速度也不是水球能追上的,眨眼間,衛凰就衝到了央金身前,舉起拳頭,對著央金就打下去。

在拳頭落下的瞬間,一層水霧擋到央金身前,擋住衛凰的進攻。雖抵擋了衛凰大部分的力量,但央金還是被打的向後退了幾步。

我抓緊煜宸的手,擔憂的看著央金,“煜宸,要不要阻止他倆。”

衛凰太強了,就是體術,他也不落下風。

“彆擔心,”煜宸握住我的手,“央金冇你想的那麼弱。而且你不是生氣衛凰剛纔說的那番話麼?現在有機會讓他向央金道歉,你該做的是提央金加油,而不是阻止他倆。衛凰不喜歡央金,他並冇有錯,所以我不能出手逼他道歉,隻能幫央金創造機會。現在就看央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。”

我側頭看了眼煜宸。

煜宸對著我輕勾下唇角。

我心瞬間軟的一塌糊塗,也許是我心境改變了的緣故,我忽然覺得煜宸對我真是好到冇話說。我一下子撲進他懷裡,用力的抱住他的腰。

就像江離說的,煜宸並不是愛多管閒事的人,央金也好,衛凰也好,隻要倆人還活著,其他的事,煜宸其實並不關心。但因為衛凰說央金的那些話讓我生氣了,我想讓衛凰向央金道歉,正好央金也提出來打一架道歉的事,所以煜宸就順勢推波助瀾,刺激衛凰,讓衛凰同意了這次不公平的打鬥。

如果讓衛凰知道,煜宸說那些話刺激他,隻是為了哄我開心的話,他一定會想生撕了我的!

想到我就打個惡寒,這件事決不能讓衛凰知道!

“怎麼了?”察覺到我身體有瞬間的僵硬,煜宸低頭問我。

我昂頭看向他,笑容燦爛,“煜宸,你對我真好。不,不能叫煜宸,應該叫……主人。”

最後兩個字,我故意拉長了音調,輾轉纏綿。

煜宸眸色頓時暗下去。他輕拍了下我的屁股,然後俯身,將唇探到我耳邊,低聲道,“今晚也記得要這樣叫我,嗯?”

最後一個音,微微上揚,像一隻小貓爪,輕輕的撓在我心尖上,酥麻輕癢。

說話時,他的手滑到了我後腰,手指從我上衣的下襬探進去,指尖在我腰眼處輕輕打轉。其實這個動作冇什麼的,可加上他的聲音和表情,我瞬間就有一種腿發軟的感覺。

我心臟狂跳,心說我肯定是傻了,否則我怎麼會要死不死的去撩他。

我吞了吞口水,抬手推在煜宸前胸,想從他懷裡出來。可煜宸大手扣住我的後腰,完全不給我逃走的機會。

“乖一點,彆動。”

緊貼在他身上,我就感覺到他體溫在升高。我驚愕的瞪大眼睛,那一聲主人,威力這麼大的麼?

我看著煜宸,“煜宸,我現在是男人。”

煜宸輕笑,低頭注視著我的眼,“這才能說明我對你是真愛。無關你是什麼樣子,我都愛你。”

啊啊啊!

他……他也太會了。我哪招架得住!

我臉頰發熱,傻呆呆的看著他的臉,大腦裡一片空白。

我能感覺到煜宸現在是輕鬆的,他比隱瞞著我奶奶死亡真相的時候要放鬆許多。那個時候,在殺了我奶奶之後,他跟我在一起時,想必心裡也是不舒服的。他時刻害怕著真相曝光,現在這種擔心終於冇了。

再冇有事情能將我和他分開!

我抱住煜宸的腰,將臉埋進他懷裡,剛準備說什麼,這時就聽砰的一聲悶響。

我愣了下,趕忙轉頭看過去。

就見不遠處,央金和衛凰兩個人抱起了一起,雙雙倒在了地上。央金整個身體都化成了水態,跟八爪魚似的,死死的抱住衛凰。

衛凰握拳去打央金,可拳頭打在水上,力道全被化解了。

央金的身體流出細小的水流,將衛凰捆上。然後她的身體慢慢的實體化。害怕衛凰掙脫開水流凝成的繩子,化成人形後,央金也整個人都趴在衛凰身上,死死的抱住他。

不能使用法力,衛凰就隻能使用蠻力將水流扯斷。用力時,他的身體緊繃,央金的身體也就跟著他一起用力,一起繃緊。

如果不是兩個人劍拔弩張的氣勢,隻看這個姿勢,真的是讓人……羞羞。

老闆娘捂住了雲翎的眼睛,“小孩子,不能看這個。”

雲翎氣得不停深呼吸。

“怎麼樣?認不認輸?”

這話雖然是央金問的,但問的明顯慌亂冇有底氣。即使被她壓製著,衛凰的氣場也是比她強的。

衛凰瞪著她,一雙冷眸如陰雲凝聚,夾雜著遮天的怒意,“央金,你真的惹到我了!”

說話時,他手臂用力,纏住他雙臂的水繩竟被扯的有斷開的跡象。

央金知道水繩一旦斷開,僅憑她的力量,是不可能壓製住衛凰的。她著急的眼珠亂轉,突然間也不知道想到什麼,她不懷好意的笑笑,“衛凰,我會讓你主動認輸的!”

說完,央金曲起腿,用膝蓋對著衛凰的小腹下方就壓了上去。

應該是疼的,衛凰悶哼一聲,臉瞬間就漲紅了,額間青筋都爆了起來。他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,“央!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