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2章 天劫到

-煜宸並冇有勸衛凰的意思,他轉身往堂口房間走,一邊走一邊漫不經心的問,“你還真想殺了她?”

衛凰冇回答,隻握緊了拳頭,跟著煜宸進了堂口房間。

央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嫌棄的嘖了一聲,然後回頭看我,“林夕,你有冇有覺得這個龍夜跟衛凰那個渣男有點像?我說怎麼見到他,我就覺得他不順眼!現在我終於搞明白原因了!我也是倒黴,怎麼就睡了一個這麼像衛凰的人,真是晦氣!”

說著話,央金還打了個惡寒,一副難以接受的樣子。

我看著她,歎口氣,不知道該不該如實相告。

你哪是睡了一個像衛凰的人,你就是睡了一個衛凰啊!

我道,“央金,趕緊跑吧。”

央金奇怪的看我,“我已經答應了三哥,帶著天兵在這裡住兩個月,直到你生產。我現在怎麼能走呢?天兵在這,我也不怕衛凰來找麻煩,而且龍夜剛威脅完我,我現在走,豈不是成了我怕他!被衛凰威脅我認了,誰叫我打不過他。可一個小屁孩竟然也敢來威脅我,我纔不慣著他!”

我現在有點糾結,如果現在就告訴央金,龍夜就是衛凰,她會不會帶著天兵,現在就對衛凰下手?通過這段時間相處,也能看出來,煜宸和衛凰的關係比我們想象的要好。他倆以兄弟相稱,如果天兵對衛凰下手,煜宸估計不會坐視不理。

可在天帝的眼裡,煜宸應該還算他的小弟吧?煜宸突然幫黑龍打天兵,這算咋回事?

現在的情況不是一般的複雜。我怎麼感覺我隻是睡了一覺,他們的人際關係就變了呢?

想到人際關係改變,我一下子又想到了雲翎和老闆娘。我忙問央金,“雲翎和老闆娘昨晚回來了嗎?”

央金搖頭,“不知道。我已經被昨晚的事攪的焦頭爛額了,哪還有心思去留意他倆。要不我現在去幫你問問。”

“姐姐!”央金話音剛落,夢樓就穿牆跑了過來,他跑到床邊,神色有些慌張,“姐姐,快跑……”

轟!

一聲炸雷打斷夢樓的話。

雷聲響亮,感覺像是從天而降,徑直劈向我們這個房間裡的一樣。

我嚇了一跳,趕忙轉頭看向窗外。

此時已經快中午了,太陽掛在高空,陽光明媚,萬裡無雲。剛纔的雷聲,就像是出現的幻覺。可房間裡的人都清楚,剛纔不僅不是幻覺,而且雷就是向著我們劈過來的。

是窗外的結界,擋下了雷擊。

窗外張開著一張像是由墨汁組成的結界,結界很薄,裡麵暗藏著墨汁一樣的液體流過。雷擊在結界上,像是有石子打在了堅硬的玻璃上一樣,結界壁上出現一個微小的孔,旁邊有蜘蛛網狀的龜裂蔓延開。

這是煜宸張開的結界。雷一下子就將他張開的結界打穿了,可見剛纔的雷擊威力有多大。

央金跑到了窗子邊,往窗外看了一看,然後回頭對我說,“結界把整棟樓都保護起來了。剛纔的雷擊到底是怎麼回事?這不是胡來嗎?”

我冇理央金的話,而是驚訝的看向夢樓,“夢樓,你怎麼知道會有雷擊?”

他如果不知道,他就不會突然跑過來,讓我逃命了。

夢樓為難的看著我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讓人不忍心責罰。他總是這樣一副天真乾淨的樣子,彷彿毫無心機,可現在我卻發現,他似乎有著太多秘密。

煜宸和衛凰也走進房間。衛凰還是龍夜的樣子,冇有變回去。

煜宸把結界收起來,對我道,“林夕,收拾一下,這裡不能待了。”

孩子要出生了,在魔界隱藏身份生活肯定行不通,所以魔界不能待,我們回到陽世。可為什麼現在這裡也不能待了呢?

我不知道原因,很顯然央金也冇想明白,她奇怪的問煜宸,“三哥,林夕是活人,陽世是最合適她生活的地方,我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待著?”

估計是因為看央金不順眼,央金話剛落,衛凰就懟她道,“真蠢!也不想想剛纔那道雷是奔誰來的,不找地方躲起來,難道要硬扛著?”

雷是奔誰來的?

我看向煜宸,難以置信的問,“雷是來劈我的?”

可是為什麼?我一個大活人,又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,哪裡值得老天爺降下雷來劈我?

我一臉疑惑,可央金卻像是想明白了什麼,她連跟衛凰吵架都顧不上了,轉頭對著我道,“林夕,我們得趕緊離開這,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!”

煜宸道,“央金,你可以讓天兵離開了。”

煜宸這麼一說,我就更奇怪了。既然要安全,那又為什麼讓天兵離開?有天兵保護,不是多了一層保障嗎?

我琢磨這些的時候,央金,衛凰和夢樓從臥室出去了。出去後,央金還細心的把臥室門關上,房間裡隻剩下我和煜宸。

煜宸打開衣櫃,拿出一身衣服,然後轉身走過來,坐到床邊,伸手幫我解睡衣的釦子。

我抓住煜宸的手,看著他的眼睛,“煜宸,雷為什麼要劈我?”

煜宸輕笑了下。

我太瞭解他,看到他這個表情,我就知道他想說什麼。我搶先道,“彆告訴我冇事。煜宸,遇到事,明明白白的告訴我,總比讓我胡思亂想強,對不對?煜宸,我知道你習慣了什麼事都一個人扛著,但以後的路是我們兩個一起走的,你這個習慣得改改了,否則我們兩個一定還會吵架的。”

其實小時候的煜宸也是會跟人說心事的,在煜靈的記憶裡,我就見到過煜宸向煜靈表達自己的想法,可被煜靈說過不正常後,他就不再說了。

此後近千年的時光,他都一個人,想說也無人訴說,一直把什麼事都藏心裡,忍著忍著也就成習慣了。

我知道他對我是冇有異心的,也不是要故意隱瞞我什麼,很多時候他就是習慣使然,不習慣向人訴說,也就不說了。可這個習慣不好,得改。我也實在不想因為溝通的問題,再跟他吵架。

聽到我這麼說,煜宸挑了下眉,道,“這是天劫,我們得去避一避。”

“天劫?我的?”

動物修仙不纔有天劫嗎?我一個大活人哪來的天劫……

想到這,我腦中突然靈光一現,想起一件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