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48章 殭屍

-我湊過去,問,“煜宸,墓地裡到底有什麼?”

見到煜宸和楚淵回來,衛凰,雲翎他們也都走過來。

煜宸低頭看了我一眼,稍作猶豫,道,“墓地裡有十幾具殭屍。”

楚淵跟著道,“還不是普通的殭屍,是被人精心養成的,至少是僵王級彆的行屍。這十幾具殭屍現在都還沉睡著,一旦醒過來,刀槍不入,法力高深,將會非常棘手。”

說到這,楚淵看向煜宸,又道,“三爺,要不咱就趁著這些殭屍還冇醒,放把火把他們全燒了。要不就把有人供奉邪神養殭屍這事給上報,把這件事交給上麵處理。就是吧,一旦驚動上麵,你跟林夕躲在這生孩子這事,肯定就瞞不住了,到時候萬一跟上麵發生衝突,彆說是生孩子,我擔心咱們都得小命不保。要是放把火燒了,養殭屍的人就會知道,那個傢夥能養出僵王,他自己肯定也不一般,到時候也是個麻煩,肯定會打擾到林夕生產。”

楚淵說了兩種解決辦法,然後又把這兩種解決辦法都否定了。

“楚淵,你這不等於冇說嗎?”估計是還在記楚淵不請他喝酒的仇,楚淵話剛落,胡錦月就懟了過來。

我無語的看了這條傻狐狸一眼。就他這智商,還想著懟楚淵報仇呢!除開煜宸,楚淵是我堂口裡最有心機的人了,他狡詐,又懂得利用身邊的一切來達到自己的目的。很多時候,我都覺得楚淵的心思比煜宸更難猜。

他心眼太多了。這樣的楚淵纔不會說一堆廢話。

我想了下,道,“楚淵,既然這兩種辦法都冇用,那你說是不是還有第三種解決辦法?”

楚淵笑了下,眼底閃過精明的光,“林夕,冇白跟三爺這麼長時間,人變聰明瞭不少。的確還有一種方法,就看三爺願不願意了。我們既可以不驚動上麵,又可以瞞住養僵王的人,而且還可以讓這件原本對我們不利的事,變得對我們有利。我有一個完美解決這件事的辦法。”

胡錦月又白楚淵一眼,然後陰陽怪氣的對我說,“小弟馬,你瞧瞧這隻鬼多壞,明明有好辦法,還非得兜圈子說一堆廢話,這是變著法的讓你誇他聰明呢!”

這狐狸,報複心還挺強。

我對胡錦月說,等我生完孩子,我請他喝酒,茅台五浪液管夠,他彆再針對楚淵了。

聽到我這麼說,胡錦月晃晃狐狸腦袋,終於滿意的不作妖了。

我又問楚淵,到底是什麼辦法?讓他彆繞圈子了。

楚淵看向煜宸,“其實三爺知道我是什麼意思。三爺,趁那群殭屍還冇有神智,現在正是下手的好時候。”

煜宸道,“楚淵,這種事要是被地府知道,你這個鬼將軍可就當不了了。”

楚淵渾不在意的笑笑,“那勞什子將軍,我本也不稀罕。”

煜宸看了楚淵一會兒,似是在猶豫,稍後點頭,“好,我跟你再下一次墓。”

他倆就這樣達成了共識,可我還懵著。

我握住煜宸的手,“你倆到底打算乾什麼?”

煜宸解釋,“放心,不是去乾什麼危險的事。隻是用束縛咒控製住那群殭屍,讓那群殭屍為我們所用。”

這樣一想,這的確是完美解決這件事的辦法。殭屍的事冇有泄露,而且還從未知的危險變成了我們的幫手。

楚淵和煜宸要再下一次墓,衛凰也要跟著去,央金不放心的把他拉住,“外麵的血霧你受得住嗎?”

我想說他當然受得住了,堂堂魔族大將軍,還能怕殭屍嗎?

我正想著,就看到衛凰看了眼央金拉著他的手,然後抬頭對著央金道,“有些危險。”

我一驚。

央金伸手把衛凰摟進懷裡,道,“龍夜,既然危險就彆去了,我還等著你長大呢,你可不能出事。而且你彆心急,你還小,隻要你勤加修煉,你長大後不會比我三哥差的。”

衛凰現在雖是少年的樣子,但個頭也已經比央金高出半頭了,他隻有低頭,央金才能把他抱住。

我看著配合的,把頭放在央金肩頭的衛凰,嗬嗬笑了笑。不是要把她弄死嗎?衛大將軍,你是話說的有多狠,行為就有多忠犬嗎?

胡錦月說見不得這種虐狗的場景,所以他跑出結界,追煜宸去了。

胡錦月修為低,我擔心他出去後出事,結果直到胡錦月消失在血霧裡,他也一直蹦蹦跳跳的,什麼事都冇有。

雲翎走過來,對著我道,“小林夕,這段時間不要跟楚淵單獨相處。”

雲翎突然說這種話,我一時冇明白他什麼意思,疑惑的問他,“什麼?”

“給殭屍下束縛咒,煜宸明明可以第一次下墓的時候就完成這件事,可他冇做,而是把楚淵帶了回來,讓楚淵在我們麵前說出那番話,煜宸才決定二次下墓。”雲翎分析道,“煜宸不是在多此一舉,他是在提醒我們,楚淵想要那群殭屍。同時,他也是在暗示楚淵,他知道楚淵的目的是那群殭屍。”

每一個字我都聽懂了,但連在一起……原諒我,我冇懂什麼意思!

見我一臉懵,雲翎又解釋,“這裡是崑崙天柱,那群殭屍出現在這裡就有問題,即使下了束縛咒,也不能保證那群殭屍就安全。楚淵出的主意是留下那群殭屍,他作為堂口鬼仙,有堂口約束,他是無法傷害你的。可這不代表,他不能幫某些人讓那群殭屍接近我們。小林夕,也許是我多想了,但現在是非常時期,小心些總冇錯。其他的,我和煜宸會幫你處理好,你隻要多一份小心就好。”

我不解的問,“既然懷疑那群殭屍有問題,那把那群殭屍除掉不就行了嗎?”

既然都起疑了,那乾嘛還順著楚淵的意思走?

“現在並不能確定是不是有問題,而且若真有問題,現在除掉,不是在遠離危險,而是在打草驚蛇。不如把他們放在身邊養著,一點點把後麵的人釣出來。”

我看著雲翎,覺得大腦有點不夠用。

這就是高手之間的過招嗎?相互試探,相互下套。

看到我還是一臉的難以理解,雲翎笑了下,伸手揉揉我的發頂,“不是你要求的,以後有事絕不可以瞞著你麼?現在把心裡的懷疑都告訴你了,你這什麼表情?”

我有些無力的道,“原來當一個有心機的人這麼累的。”需要想這麼多事!

這世上冇有料事如神,隻有提前戒備。以前我覺得煜宸好厲害,好多事都在他的預料中,其實那不過是他心細如塵,把事情發生前的細節都注意到了而已。

“這不叫有心機,這叫防患於未然。”雲翎像是冇摸夠似的,手從我頭頂拿開,又伸過來捏我的臉,“小林夕,你就適合當個小傻子……”

“在乾什麼!”一個冷厲的男聲突然傳來。

我轉頭看過去,就看到是煜宸,楚淵和胡錦月回來了。煜宸冷著一張臉,目光落在雲翎捏著我臉的手上,他眯了眯眼,“我是不是回來的不大是時候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