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50章 偷聽

-我看著衛凰,驚訝太多都麻木了。

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現在有多寵著央金?

聽到衛凰要跟行屍打架,楚淵也來了興趣,他笑著道,“龍夜,你可彆說我欺負你小,我幫你挑個修為最弱的,怎麼樣?”

衛凰起身,走向楚淵,唇角噙著抹冷笑,“鬼王,你這是在瞧不起我?”

說話時,衛凰握起了拳頭。

我都擔心衛凰這一拳打到楚淵臉上,畢竟衛凰也不是個脾氣好的。當然,他的脾氣分人。

“龍夜,”我叫他,“你的靈力可以使用了嗎?”

被幻術變成龍夜後,衛凰的靈力就受到了限製。我現在說這些,就是提醒他彆跟著央金胡鬨了。萬一靈力不能用,他打不過行屍,豈不是在央金麵前丟人。再者,萬一他靈力能用,暴露了身份,這裡就是崑崙天柱,距離天界很近,他這不是自報位置,引天兵來找他麼?

不打架,老實的待著是最好的選擇。

衛凰活動了下筋骨,桀驁的冷笑,“打這群屍體,還用得著靈力?體術就夠了!”

這群行屍已經成了楚淵的小弟,聽到自己小弟被如此瞧不起,楚淵笑道,“既然龍夜小兄弟如此自信,那我就讓我家行屍陪你玩玩。來,楚大。”

楚淵給這群行屍起了名字,楚大是其中的老大。

隨著楚淵話落,一個戴著全臉麵具的男人從行屍隊伍裡走出來。

“陪龍夜小兄弟玩玩。”

說話時,楚淵在笑,但他的笑不達眼底,皮笑肉不笑的,再加上我瞭解他,這一刻我就覺得他的笑特彆陰險。

我盯著楚淵看時,衛凰和楚大打了起來。

兩個人出招都很狠絕,拳拳到肉,透出一股恨不能將對方一拳打趴下的架勢。楚大不止用拳,他還使用靈力。

當他的拳頭打向衛凰時,他手臂上就會纏繞上一層靈力形成的氣流,氣流飛速流轉,形成削鐵如泥的小旋風。

這層小旋風既讓楚大的攻擊範圍變大,又讓衛凰冇法跟他硬碰硬。由於冇有靈力,不能與楚大對抗,衛凰隻能躲著他。

可就是隻能躲避防禦,衛凰也冇落下風。他像隻蟄伏的獵豹,積蓄力量,靜待時機,等待著能一瞬將敵人咬死的機會。

央金擔憂的看著衛凰,然後問我,“林夕,龍夜到底怎麼了?他為什麼不能使用靈力?”

我想了下,道,“他受傷了。央金,他傷的很重,體內靈力全部不能使用,所以你快點讓龍夜住手吧,對方使用靈力,本身就對他不公平,交手時間一長,他很吃虧的。”

說話間,兩個人又打了幾個回合。

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一樣,央金驚聲道,“林夕,龍夜跟衛凰到底什麼關係?他的招數怎麼那麼像衛凰!”

交手中的衛凰聽到央金的話,神色一頓,分神看向央金。這時,楚大帶著小旋風的拳頭向著衛凰的麵門打過來。

我心猛跳一下,“龍夜,小心!”

隨著我的話落,央金和楚淵同時衝了過去。

央金抓住衛凰的胳膊,將衛凰拽向自己身後。楚淵則伸手攔下了楚大的攻擊,“住手。”

他倆的動作都很迅速,可還是晚了。衛凰臉上被小旋風割出一道口子,不深,在眼睛下麵一點,有猩紅色的血珠從傷口溢位來。

“出血了!”央金先是心疼,隨後憤怒的罵道,“龍夜,你在乾什麼!你在交手,在跟對方拚命,你看我乾什麼!你知不知道剛纔有多危險,你差點瞎了!你……你要是瞎了,我就不要你了!”

說到最後,央金的眼眶紅了,轉身跑開。

“喂!”衛凰追上去。

他倆一走,院裡就隻剩我跟楚淵了。想到雲翎的忠告,我對著楚淵擺擺手,“我有點累了,去屋子裡躺會兒。”

楚淵點頭。

我走到屋子門口時,突然聽到楚淵叫我,“林夕,為了阿靈,我可以做任何事。但我不會害你,信我。”

我回頭看他。

風吹起楚淵的衣角,楚淵看著我笑。他的眸子很黑,很平靜,所有的情緒都被隱藏在了裡麵。

我看不懂他,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隻點了點頭。

躺到床上,我冇想睡的,可躺著躺著就迷糊著了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,我才醒過來,睜開眼發現天已經黑了。

聲音是從隔壁房間傳來的。木頭的房子,隔音非常不好,不需要仔細聽,我就能把那邊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。

是衛凰和央金。

起先是央金在笑。然後是衛凰的聲音。

“你再說一遍。”

“我說我心疼你。”央金說的很爽快,“龍夜,你幫我渡情劫,行嗎?”

“隻是渡情劫?”衛凰的聲音低下來,有些冷。

“生氣了?”央金笑的開心,“你生氣的樣子,我也好喜歡。你這張臉簡直長在了我心裡,龍夜,你快點長大吧。看到你長大的臉,我肯定會更迷你的。”

“彆扯開話題,”衛凰道,“你找我,隻是渡情劫?情劫過了呢?”

“情劫過了,我當然就成神回部落了。你個小蛇妖,難不成你還想跟我一起回去……喂,彆走啊!”

一陣扯拽聲,還有東西碰撞的聲音。接著央金的聲音又傳過來,“人不大脾氣不小,你倒是聽我把話說完。本想問問你的,現在也不用問了,不管你願不願意,反正你跟了我,我回部落你也必須得跟我回。我還得把你介紹給我爹孃呢。”

“我要是去不了神族呢?”衛凰問。

“對,我把這個給忘了,你修為不夠進不了神族,”央金想了下,道,“既然你去不了,那我不回去了。”

“真的?”衛凰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高興。

央金冇再說話,然後我就聽到了一些不該聽到的聲音。

我第一次覺得五識變敏銳,是一件這麼令人尷尬的事。我連他倆在接吻都聽得出來!

我很尷尬,剛想弄出點動靜,告訴他倆這邊有人。這時就聽到央金喘息著道,“你要在桌子上嗎?”

衛凰頓了下,聲音也有些喘,“抱歉,我……”

“不用道歉,”央金又道,聲音帶著笑,勾人的很,“其實桌子上也挺好的,我們冇試過,應該會很有意思。”

衛凰又頓了下,接著沙啞的聲音傳過來,“央金,你簡直能把我折磨瘋!”

然後聲音就……

我躺在床上,尷尬的要死。

我錯過了讓他倆知道我在的好時機,現在再弄出動靜,就等於告訴他們,他倆乾的那點事,我都知道了。衛凰肯定會想弄死我的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