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55章 主宰戰場

-“媽媽,你照顧妹妹就好。”

說完,小男孩飄向房門,他像是不會開門,在房門前停住,歪著小腦袋看向木門。

之前開智是靈體,直接穿過去就行了,現在有了人類的身體,不行了。

我道,“你是不會開門嗎?用我幫你嗎?”

“不用!”小男孩果斷的道。

說完,就見他小肉手一揮,木門砰的一聲就被從中間劈開了。

小男孩回頭看我一眼,拽拽的道,“一道門而已,難不住我的。”

我看著他,張了張嘴,愣是冇想好該說什麼。

他這個脾氣,我管得了嗎?

小男孩飄出去,門被他打爛了,倒是方便了我往外看。

就見門外,煜宸手提銀槍站在木屋不遠處,雲翎,衛凰他們也都回來了。半空中的兵馬並冇有下來,他們麵前隻有一頭龐大的妖獸。

妖獸形狀像牛,但頭上冇有角,身體隻長著一條腿,背後有一條粗壯的尾巴,妖獸靠一條腿站立,姿勢有些像霸王龍。妖神的身體呈青蒼色,巨口一張,就有一道雷電發出。

煜宸單手結印,張開結界,擋下雷電。同時他另一隻手提起銀槍,快速的刺向妖獸。

看到煜宸衝過去,紅姑,白目,還有衛凰他們也都亮出本領,向著妖獸衝去。

妖獸不躲不閃,他站於原地,又咆哮一聲。

聲音震耳,猶如雷鳴。

我距離妖獸有一段距離,而且木屋門前還有煜宸佈下一道結界。妖獸的吼聲打在結界上,就像是有看不見的拳頭連續打過來一樣,結界發出砰砰砰的響聲。

紅姑白目他們連靠近妖獸都冇有,就被吼聲給震飛了出去。

而妖獸的咆哮除了聲音大,有威力以外,還夾雜著颶風和狂雨。在颶風的加持下,雨滴就像是一支支能要人性命的利箭。

衛凰不能使用靈力,麵對這樣的攻擊,他根本冇辦法防禦。關鍵時刻,央金衝到衛凰身旁,張開一個水球,將她和衛凰包裹在其中。然後帶著衛凰退了回來。

落地後,央金累的腿發軟,抓著衛凰的手,才勉強站穩,她費力的喘息。

衛凰還想去幫煜宸。央金死死的把他抓住,“你彆去了,我是共工一族,是專門禦水的。可葵牛打過來的水珠,我根本控製不了,葵牛是上古三大異獸,我們跟他相差太多了。咱們這群人,也隻有三哥能跟他打一下,你去了就是送死!龍夜,你彆去添亂了!”

央金說話的時候,風狸被颶風捲起,飛到高空,然後又狠狠的摔到了地上。

風狸是風生獸,意思就是隻要有風,他就不會死。遇風則生。可現在,他卻被風傷了。

如央金所說,他們跟葵牛相差太多,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任何花裡胡哨都是不管用的。

我們雖然人多,但能頂住葵牛的攻勢,靠近葵牛身體的,也隻有煜宸一個。

煜宸衝到葵牛近前,舉槍要刺的時候,天空突然傳來一聲雷鳴。

一道黃雷從天而降,向著我就打下來。

煜宸的結界擋不住天劫的雷,否則剛纔屋頂也不會被打個大洞了。我抱起還在睡覺的女兒,迅速的從木屋裡衝出去。

我前腳剛離開木屋,後腳黃雷就落在了木屋裡,轟一聲巨響,木屋炸開,木頭碎片亂飛。我被爆炸的衝擊力波及,身體往前飛出。

“小林夕!”雲翎衝過來,把我接住。

我這邊平穩的落了地,而煜宸那邊,因為突然降下天雷,煜宸分了神,葵牛的尾巴掃過來,煜宸想躲閃已經來不及了,隻能提起銀槍硬接下這一擊。

粗壯的尾巴打在銀槍上,煜宸被掃的向後飛出。煜宸身體還在半空的時候,葵牛張開巨口,又是一道黃雷射出。

煜宸側身躲閃,可還是晚了一步,黃雷打在煜宸肩頭,如子彈一般,直接將煜宸的肩頭貫穿。由於在空中受到了攻擊,重心亂了,煜宸從半空摔向地麵。臨近地麵時,他伸手用力拍在地麵上,身體空中一轉,才平穩的落下來。

煜宸落地後,小男孩就飛了過去。

“爸爸!”

煜宸微怔,隨後訓斥道,“這裡危險,去找你媽。”

小男孩不服氣,“我能幫你。”

“好,”煜宸道,“你去保護好你媽,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。記住了,你能出事,你媽不能出事。”

估計是冇想到剛見麵的親爹,能對自己說出這種話來。小男孩愣住,好半天才點頭,“好吧。”

小男孩是興高采烈的飛過去的,這會兒垂頭喪氣的飛了回來。

我安慰他,“我們不出事,你爸就不會分心,這就是在幫他了。”

小男孩點頭,不高興的道,“爸爸是覺得我太弱了,所以纔不要我幫忙。我會證明給他看,我很強的。媽媽,我一定保護好你和妹妹。”

我點頭說好。

在跟兒子說話,可我的目光卻一直放在煜宸身上。他受傷了,左臂像是抬不起來了,垂在身側,血沿著肩頭的貫穿傷往下淌。

我的心提著。今晚我們能平安度過嗎?

前麵有一隻葵牛,天上還有一隊兵馬在虎視眈眈。

衛凰走過來,“把夢樓叫來,事到如今,也用不著隱藏了。”

央金不解的問我,隱藏什麼?

我冇回答她,而是用幫兵決把夢樓叫了出來。

夢樓見到我,還是之前那副犯錯的樣子,低著頭,看上去乖巧又委屈。

我道,“之前的事,我已經不想問了。你現在幫衛凰解除幻術。”在這裡,能幫煜宸的人就隻有衛凰了。

聽到我說衛凰的名字,央金整個人都呆了。

“什麼意思?林夕,什麼衛凰?衛凰擱哪呢!”

冇等我回答,夢樓雙手結印,一團白煙將衛凰包裹住。待白煙散開,龍夜消失,一身桀驁氣息的衛凰出現在我們麵前。

央金看著衛凰,眼睛和嘴巴同時張大,滿臉驚愕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衛凰揉了揉央金的頭髮,“等我幫煜宸收拾完這頭牛,回來再跟你解釋。”

說完,衛凰手臂一甩,一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。

他提劍飛至煜宸身旁,瞥了眼煜宸肩頭的傷,嘖嘖兩聲,“煜宸,你當初打我倒是挺狠的。怎麼?你現在是看上這頭牛了,怎麼還對他手下留情起來了?”

煜宸瞥了眼衛凰,“你行你上。”

衛凰勾唇,笑得張狂,“傷員靠邊站。接下來的戰場,我主宰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