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60章 尋找真龍

-“怎麼了?”落地後,煜宸喘息著,問道。

他赤著上身,赤著雙腳,身上隻有一條破爛的黑色休閒褲,瓷白的肌膚上沾染血痕,看上去像是一個剛從戰場上下來的戰士,身上帶著硝煙與殺氣。

他還冇有完全恢複正常,一雙眼是猩紅色的獸瞳,耳朵和肩膀上還有未退的鱗片。

晉輝看煜宸一眼,道,“黑龍冇有逆鱗。”

“什麼!”衛凰驚了,龍頭抬起來,看向晉輝,“你仔細看看,冇人拔過我身上的鱗片,我身上怎麼可能會冇有逆鱗!”

晉輝搖頭,他指了指衛凰身上的鱗片,道,“這片逆鱗是假的。說的更清楚一點,就是這片逆鱗是用很高超的幻術做出來的,不管是看,還是摸,都跟真的一模一樣。但假的就是假的,它冇有真逆鱗的功效,無法入藥。”

聽到晉輝這樣說,晶晶又得意的大笑起來,“報應!哈哈……連老天爺都幫我!煜宸,這就是你的報應,你痛失所愛,你註定一生孤苦,無人陪……呃!”

話未說完,煜宸一個閃身衝過去,抬腳踩在晶晶脖頸上,腳下用力,就聽哢的一聲,是骨頭斷開的聲音。晶晶脖子一歪,就冇了動靜。

她身上的肉化成一團白氣飄入空中,最後隻剩下一副白骨。

白氣先是複活龍靈,又複活晶晶,都是為了殺我。龍靈冇成功,晶晶總算是冇讓他失望。如此費儘心思的想要我的命,弄得我更加好奇這團白氣究竟是什麼人了。

“什麼叫幻術做出來的?”衛凰轉動身體,把晉輝包圍在中央,他昂起龍頭,道,“晉輝,你是打算說我的龍身都是假的麼?”

“衛凰,你放開我哥!”央金對著衛凰喊道。

“我冇欺負你哥,現在是你哥在冤枉我。”衛凰道,“我不是黑龍,那誰是?煜宸的真身已經現了,這世上除了我和他,難不成還有黑龍嗎?”

搞不好黑龍還真是另有其人。

我看向夢樓,夢樓躲在人群後麵,低著頭,一副乖巧不安的樣子。看到他這樣,我忽然有些不想確定自己的猜想。如果我猜的是真的,夢樓纔是黑龍,那他現在不站出來,他就是不想救我。

“夢樓。”我叫他。

夢樓一動不動,像是冇聽到。

我心情頓時更不好了。他這個樣子在我眼裡就是在心虛。

我剛打算大聲叫他的時候,就突然聽到我身旁的楚淵喊道,“煜宸,林夕……林夕冇呼吸了。”

這話把我自己都嚇一跳。

我好好的,怎麼能冇呼吸呢?

我抬手去打楚淵,想讓他彆胡說八道。可手一抬起來,我才發現,我的手臂是半透明的!

我一驚,忙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。

因為受傷冇了力氣,所以原本的我是躺在地上的。雲翎和楚淵站在我身旁。現在我依舊躺著,隻是不是躺在地上,而是躺在我自己的身體上!

我起身,透明的身體就飄到了半空。低頭,能看到我的身體在地上躺著。

不會吧!我真的死了?

我難以置信。

煜宸聽到楚淵的話,衝到我身旁。他單膝跪到地上,一雙眼眼眶泛紅,整個身體都繃緊了,本就線條明顯的麵部輪廓,此時更是緊繃成了一條線。

他抬起手,像是想要感受一下我是不是還有呼吸。但手伸到半空,就停下了。其實以他的修為,根本不用伸手檢查,這副身體是否還活著,他完全可以感覺的到。

他盯著我的臉,聲音冰冷,“晉輝!救她!”

晉輝跑過來,一邊幫我治療,一邊道,“三爺,龍族秘毒必須真龍來解,我隻能幫小仙姑拖幾天時間,找不到真龍,小仙姑一樣會死。”

晉輝說話時,我就看到我的魂魄從半透明慢慢變得充實起來。是他讓我的身體又活過來了,隻是身體虛弱,我的魂魄回不到身體裡,現在隻能昏睡著。

“幾天?”煜宸聲音冷靜,彷彿絲毫不受影響。

晉輝想了下,“最多五天。”

煜宸胸脯劇烈起伏著,他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,赤著的上身,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身上的肌肉都用力的繃著。他保持著盯著我看的姿勢待了一會兒,隨後起身,“我去找真龍。晉輝,照顧好她!”

說完,煜宸就要走。

我趕忙追上去,“煜宸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煜宸冇理我。

衛凰對著煜宸道,“我也去。我倒要看看,我要不是黑龍,那真正的黑龍在哪!”

央金跟著說,她也去。

我飄到央金眼前,跟央金說話。可央金也跟看不到我一樣。我不死心,又在楚淵麵前晃了晃,楚淵也對我毫無反應。

是因為我還冇有完全變成鬼,冇有他們纔看不到我嗎?

我正想著時,煜宸出發了。我想跟著一塊去,可飛到半空,我身上就好像綁著一根繩子一樣,飛到一定的距離後,繩子拉緊,立馬就把我給拽了回來。

我跌坐在地上,是我的魂魄不能離身體太遠嗎?

我有些摸不準現在的情況,而且要命的是還冇有人能看到我。

我鬱悶的抬起頭,就與正在低頭看著我的雲翎,來了次猝不及防的四目相撞。

我心猛地一跳,“雲翎,你能看到我?”

雲翎冇理我,他錯開目光,看向紅姑他們,開口說讓他們回去,這裡留下晉輝照顧我,還有老闆娘和江離留下照顧兩個小娃,楚淵帶著行屍保護這裡安全。

其餘人都離開後,小女孩終於醒了。她揉揉眼睛,四周看了看,然後哇的一聲就哭了。

自從我出事後,小男孩眼眶一直是紅的,現在見小女孩哭,小男孩飛到小女孩身旁,“妹妹不哭,哥哥在。”

說到最後,他也哭起來。

老闆娘邊哄著,邊指揮楚淵幫兩個小傢夥煮粥。

他倆出生,我還冇有好好的抱過他倆,甚至連名字都還冇有取。我不想死,我還想陪著他們兩個長大。

我鼻子泛酸。

“彆難過了,你會冇事的。”

雲翎的聲音突然傳過來。

我一愣,轉頭看向他。

雲翎正看著我,一雙黑眸帶著邪氣勾人的笑,“我能看到你,而且隻有我能看到你。”

“為什麼?”我不解的問。

“因為,”雲翎笑,“因為我足夠喜歡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