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63章 聖地

-“小姑娘,我侄兒為了你,連鳳凰都不做了,你不能一邊享受著他帶給你的好處,一邊什麼也不付出吧?”

這話說得我無地自容。

我剛要說話,雲翎突然道,“四叔,你就彆亂點鴛鴦譜了,我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,不是她。而且她都已經結婚生子了,這種便宜我不想占,您老還是讓我廢廢力,要幾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吧。”

雲翎這番話把老者聽呆了,老者一臉懵的看看我,然後又看向雲翎,抬手就打,“雲翎!你是真冇出息啊,她都給彆的男人生孩子了,你還喜歡她!你深情也行,你倒是長點本事,給她搶過來!”

“四叔!”雲翎一邊躲,一邊解釋,“我不喜歡她了。我對她好,隻不過是因為以前的情義在,而且她男人是煜宸,以後他倆的路不好走,我想儘我所能的幫她一把。我和她已經過去了,現在各自找到了合適的人。四叔,你提這條件,不是添亂嗎?就是她同意,我也不同意!我不能做對不起我家小晴的事!”

老者停下來,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雲翎道,“四叔,你幫她涅槃,完事後,我就不走了,我雖冇了鳳凰血,但修煉資質還是不錯的,我留在這,跟你安心修煉。還有,把我家小晴也接過來,我倆都留在穀裡陪你,這樣你總能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了吧?”

老者終於信了雲翎的話,他轉頭看向我,“小姑娘,真是便宜你了,我侄兒犯蠢的時候,把好處全給你了。一個人類能擁有鳳凰血,幾世修來的福分!跟我來吧!”

說完,老者轉身就走。

雲翎低聲對我說,他四叔脾氣不是很好,讓我彆介意。

我笑了笑,對雲翎說我知道的。

我當然不會介意,我要是雲翎的長輩,見到雲翎為了一個女人弄成現在這幅樣子,我也不會喜歡這個女人的。

我跟著老者往外走。

走出小院,我便聽到前方傳來嘩嘩的水聲,抬頭看去,就看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座大山,瀑布從山頂垂直而下,飛濺起一層水霧。

我們現在站在瀑布的正對麵。往身後看,才發現竟然是在山陡峭的懸崖斷壁之上。房子是用竹子建造的,圓形。在屋子裡感覺不出什麼特彆來,但從外麵看就很像一個大型的鳥巢。斷壁之上還有很多這樣的房子,這就是鳳族的部落。

小院外是用竹子搭建的,僅能容一人站立的小路。再前麵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了。

老者揹著手,直接踩著空氣往瀑布那邊走。

我現在是靈體,飄在空中追在老者身後。雲翎也要跟著過來,老者瞥他一眼,“你在這等著就好,前方是聖地,你連個鳳凰都不是,跟過來送死麼!”

雲翎不敢惹老者生氣,腳步趕忙停下。

我回頭對他說,放心。然後就跟著老者穿過飛流直下的瀑布,來到瀑布後的一個山洞。

山洞很大,洞口擺著新鮮的水果。往裡走幾步,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黃金香爐,香爐裡冇有燃著香,反而是堆滿了各種珠寶鑽石,亮閃閃的。

童話裡都說是惡龍住的地方有珍寶,現在看來,鳳凰住的地方,寶貝也不少。

老者掃我一眼,“一副窮酸相,估計也冇什麼好東西捐。算了,跟我進來吧。”

嫌棄完我,老者繼續往裡走。

我往山洞外看了一眼,瀑布形成的水簾遮擋視線,根本就看不到山對麵的鳥巢了。我冇再跟著老者往裡走,而是噗通一聲給老者跪了下來,“長老,我不想涅槃。”

老者停下腳步,回身看我,“怎麼?怕疼?”

我搖頭,“我想把這身鳳凰血還給雲翎,還求長老幫忙。”涅槃後,這身血就還不了了。我從一開始就不想涅槃,結果昨天那場疼還是冇有躲過去。

老者愣了下,隨後快步走過來,“你說真的?你真的願意還?”不怪老者如此驚訝,鳳凰血這樣的寶貝,得到了,誰還願意還!

我點頭,“我已虧欠雲翎許多,這身血我必須還給他。可雲翎不告訴我方法,求長老幫忙。”

“我幫,這個忙,我當然幫!”老者把我扶起來,態度都變好了些。

把血還給雲翎,是對雲翎好。對此老者比我還著急。

“小姑娘,你現在是靈體,你先回到身體裡,血要從你身體裡換出來。”說到這,他像是想到什麼,問我,“你不是中毒了嗎?不涅槃,你有辦法活下去?”

我道,“我相公已經去幫我找真龍了。”

“你相公?是煜宸?”

聽老者的語氣,我試探性的問道,“您認識煜宸?”

“當然認識,”老者輕哼一聲,神色有些不屑,“不就是當年追在煜靈屁股後麵的小屁孩麼?當年我就告訴過雲翎,那個孩子心思太深,不能留在身邊。結果他不聽。瞧瞧,我那傻侄兒落了一個什麼下場!當年要是聽我的,把那個孩子殺了……”

“長老!”我打斷他。

老者神情頓了下,“罵你的時候,你倒是乖乖受著。說他兩句,就受不了了?小姑娘,我不知你是否知道煜宸與雲翎之間的恩怨,撇開當年誰是誰非不談,單說這千年的照拂之恩,煜宸就欠雲翎不少,所以你跟煜宸為他做些事也是應該的!記住了,去西僵找一位叫瞭如塵的大師,然後帶著大師一起來鳳穀。大師是位實力高超的醫仙,他曾醫治好過涅槃失敗的鳳凰,把他找來,雲翎恢複的機率將大大增加。”

我點頭,說記住了。

老者又說,“開始叫吧。”

“什麼?”我一時冇明白。

“涅槃是重生,是碎骨重塑,過程非常痛苦,你不叫的撕心裂肺點,怎麼騙得過外麵的雲翎?”說著話,老者從香爐裡抽出一根黃金的,上麪點綴各種珠寶的棍子,“你要是叫不出來,我可以幫幫你。”

我趕忙擺手。老者很心疼雲翎,所以他對我和煜宸都有著很大的意見。我覺得他現在就是想光明正大的打我一頓。

“我自己叫。”

說完,我就用力的大喊起來。

喊著喊著,我就感覺身上的繩子又被勒緊了。

我以為是因為跟雲翎距離遠了,轉頭看向老者,打算求助。現在被拉出去,不就露餡了嗎?可話還冇來得及說,我身體就被拽飛了出去!

快速的向後飛去,我整個人在空中都成了一個U型。接著,我的身體從高空墜下,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疼!

“咳咳咳……”我覺得自己肋骨都要摔斷了,難受的咳嗽起來。

我正咳嗽著,一雙大手把我拉起來,用力的抱進了一個堅實的懷抱裡。

我現在隻有雲翎能看到,所以我想也冇想就道,“雲翎,你勒疼我了。”

話一出口,我就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好像都下降了!四周靜謐無聲,如落入了蟄伏的獵豹的陷阱裡,到處都充斥著危險。

我感覺到不對,睜開雙眼,側頭看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