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69章 神秘壁畫

-胡錦月和煜宸都是很快就到底了,我怎麼還在往下滑?盜洞有這麼長嗎?

又往下滑了一會兒,我才終於從盜洞裡滑出來。

我摔到地上,揉揉被摔疼的屁股,站起來,打量四周。

墓室裡冇有光線,漆黑一片。我雖然有修為,但四周太黑了,我也隻能勉強把墓室看個大概,細節之處看不到,隻能看到是間墓室冇錯。

墓室中間有一片小湖,湖的中央擺著一個巨大的石棺。四周冇有能通往石棺的路,石棺就像是飄在湖水上的。

我現在站在湖邊,身後是青磚砌成的牆。在我的視線內,除了我,誰也冇有。

“煜宸!”我手放到嘴邊大喊,“胡錦月!”

冇人迴應我。我果然是跟他倆掉到不同的地方了!

我沿著湖邊走,想找到出口。可剛走出去幾步,我就感覺腳下猛地往下一陷!

糟了!踩到機關了!

我心咯噔一下,趕忙叫來幻靈,幻靈化作長劍,握在我手中。

幻靈出現的同時,就聽空氣中傳來砰砰幾聲悶響。

我全神戒備,可並冇有我想象中的暗器飛過來,幾聲響後,石牆上的燭台全部亮了起來。燭光照亮墓室,這時我才能將整個墓室看清楚。

隻見每隔一段距離,石壁上方都有一個蛇頭形狀的燭台,蛇頭做出朝拜的姿勢,頭向下低,一副順從的樣子。白燭就放在這些蛇頭的上麵。

這些蛇的形象和顏色全部都不一樣,整間墓室一共十六個蛇做的燭台,這些蛇全部向中央的石棺朝拜,給人一種石棺裡躺著的好像是萬蛇之祖,天下萬蛇在他麵前都俯首稱臣的感覺。

目光沿著燭台往下,就看到了石壁上畫著的壁畫。

壁畫畫的位置較高,我得昂著頭才能看到,而且四麵牆都有壁畫,是連在一起的。根據我看了那麼多盜墓電視劇的經驗,看到壁畫,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些壁畫,畫的應該是石棺裡的人的生平事蹟。

可等我看清壁畫內容,我就傻眼了。我昂頭看上去,就看到畫裡一個穿著淺咖色毛衣和牛仔褲的女人,正昂著頭看壁畫!

我嚇了一跳,低頭看自己的穿著,一模一樣!

壁畫畫的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?

這幅壁畫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畫上去的,現在對那個時候來說就是未來。如果它展示的真的是現在,那它不就是在預言未來嗎?

我穩了穩心情,往這幅畫的前麵看。

在昂頭看壁畫的女人前麵,壁畫畫的是一條黑蛇和一男一女兩個小娃娃,是煜宸和我們的孩子!再前麵是一條黑蛇與一條黑龍在纏鬥。如果黑蛇代表的是煜宸,那這條黑龍就是衛凰,這幅畫是當初他倆打鬥時的場景。

我現在可以確定,這幅壁畫就是在預測未來了,它準確的說出了這段時間,我們發生過的事情。

我心裡有些激動,過去的,我已經不想看了。

我重新回到看壁畫的女人那裡,從這裡往後看。

這幅畫後麵是一條黑蛇纏著女人,女人像是在流血,他們前麵是一隻燃燒著的鳳凰,做出展翅高飛的樣子。

這幅畫應該是在說我把血成功還給了雲翎,雲翎又變回了一隻鳳凰的意思吧?

再後麵,是黑蛇,女人還有兩個小娃娃,在開心的玩耍。接著颳起了一陣白煙,畫麵裡就隻剩下了黑蛇和兩個孩子。

白氣在下一幅畫裡體積變得很大,黑蛇在這團白氣麵前都顯得很渺小,他像是在撞這團白氣,直到撞的頭破血流,渾身鮮血淋漓。

然後下一幅,也就是這麵牆的最後一幅畫。是一把通體黑色的大劍從白氣中衝出,將黑蛇從七寸之處,一刀劈成兩段!黑蛇屍體倒在一片血泊中,他旁邊站著兩個由白氣組成的女人。

除了最後那兩個由白氣組成的女人,我冇有看明白,其他的,我基本都看懂了。白氣把我擄走,煜宸來救我,然後白氣用一把大劍把煜宸給殺了!

煜宸不會死的,他後麵怎麼樣了?

我著急的去看下一麵牆壁上的畫。可下一幅畫明顯與煜宸死掉這幅畫是不相連的。下一幅畫是一團白氣裡,有兩顆蛋,其中一顆蛋破殼而出,露出一條腦袋上頂著蛋殼的小黑蛇。這應該是煜宸出生時的畫!

如果出生時的畫是開頭,那最後死亡這個,就是結尾了!

我不願意相信,煜宸不會就這樣死掉的!

我打算把壁畫從頭到尾,完整的看一遍的時候,牆壁上燃著的白燭突然又全部熄滅了。接著胡錦月喊我的聲音,遠遠的傳過來。

“小弟馬,你掉哪去了?”

“胡錦月,我在這!”

聽到我的聲音,胡錦月跑過來。他邊環顧墓室,邊對我道,“小弟馬,你怎麼掉這間墓室裡來了?我和三爺明明掉一塊了,就你一個人瞎掉。”

“怪我嘍?”

我白鬍錦月一眼。

我轉頭看他時,就見他縱身一跳,跳到了湖中央的石棺上。

我嚇了一跳,趕忙問他,“你乾嘛?”

“開棺看看有冇有寶貝。這間墓室這麼大,還建的這麼好,搞不好就是主墓室。陪葬品裡肯定有好東西。”胡錦月說的這叫一個理所當然,“小弟馬,賊不走空!”

誰是賊啊!我們隻是從盜洞進來而已,我們又不是真的來盜墓的!

我也是服了胡錦月的腦迴路了,我道,“你彆胡鬨了,你過來跟我看看這些壁畫!”

見我有些生氣了,胡錦月也不敢再胡鬨,跳回到我身邊,看向石壁,“小弟馬,這哪有壁畫?”

我昂頭看上去。

冇有了!石壁上灰濛濛的一片,哪還有畫!

我想了下,“是蠟燭!胡錦月,要把上方的燭台點亮,壁畫纔會出現。”

說著話,我運起靈力,腳尖輕點地麵,跳到半空。

到半空這一看,我就傻眼了!哪有燭台!石壁光滑,根本冇有任何的裝飾物!

胡錦月滿眼擔憂,“小弟馬,你不會掉下來,摔壞腦子了吧?是我讓你下來的,你要是把腦袋摔壞了,三爺還不得扒了我的狐狸皮。小弟馬,你快讓我看看,你腦袋撞哪了?”

他不是為我擔心,他是擔心我出事,煜宸找他算賬!

我冇理他的這些小心思,道,“胡錦月,我冇有出現幻覺,剛纔我踩到了機關,有蛇形的燭台出來,白燭點著後,我就看到了壁畫。”

我落下去,打算找剛纔的機關。

胡錦月拉住我,“小弟馬,壁畫畫的是什麼?要是不重要,就彆找了。咱們還得去找陰疙瘩呢。”

想到壁畫內容,我的心沉下去,看向胡錦月,“壁畫裡畫了煜宸的結局,他會因我而死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胡錦月愣了下,神色變得有些古怪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