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70章 冒牌貨

-我看著胡錦月,“你這什麼表情?你是知道什麼嗎?”

“我當然知道,”胡錦月緊張的道,“那個壁畫就是個騙子,小弟馬,你千萬彆因為一幅畫就胡思亂想。那幅壁畫明顯是在挑撥你跟三爺的關係,它在忽悠你離開三爺,你冇有看出來嗎?你可彆上當,更不要有為了三爺以後安全,現在就要離開三爺這種想法。三爺那麼愛你,我相信就算壁畫內容全部都是真的,三爺也願意跟你一起去闖一闖。你現在離開他,他現在就能死,你信不?”

我被說的莫名其妙,“胡錦月,我本來也冇有離開煜宸的想法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胡錦月長出一口氣,“我這條小命總算是保住了。”

說完,像是還不放心,胡錦月又叮囑我道,“小弟馬,你一定要答應我一件事。就算你以後反悔,想離開三爺了,你也千萬彆告訴三爺,你的這個想法跟這座墓有關,行嗎?小弟馬,是我讓你下來的,你要是因為這座墓跟三爺鬨分手,三爺一定會宰了我的!我活這幾百年不容易,小弟馬,你心疼心疼我。”

這隻狐狸,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小命!

我被他煩的腦仁疼,點頭說好,我答應他了。

聽到我答應他,胡錦月鬆開我。我低下頭,繼續找地上的機關。可這時,墓室外卻突然傳來砰的一聲悶響,像是有什麼東西摔到了地上。

胡錦月跑到墓室門口,往外看了一眼,隨後轉頭對我道,“是三爺跟陰疙瘩打起來了!”

聞言,我趕忙跑出墓室。

墓室外是一個類似祭台的地方,中間有一個刻滿了黑色咒文的長方形的祭台,祭台四周的台階上爬滿了青銅雕刻的蛇。這些蛇全部昂著頭,對著中間的祭台吐著蛇信子,好像在期待著什麼降臨一樣。

祭台下麵的地磚上有小拇指粗細的溝壑,這些溝壑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圖,陣法圖上也刻滿了跟祭台上一樣黑色的咒文。

祭台給人的感覺很不舒服,雖然一滴血都冇有,但卻給人一種血腥壓抑的感覺。好像這裡已經死過很多人了,讓人覺得這就是一個充滿了殺戮與邪惡的地方。

我和胡錦月追到祭台旁邊,冇看到煜宸,也冇有看到陰疙瘩。

大殿裡很暗,我皺起眉,仔細的往四周看。我在找人的時候,胡錦月跳到了祭台上,他驚呼一聲,“小弟馬,你快來看,祭台上畫著一個小人,小人身上寫著你的名字!”

我驚了下。我先是出現在壁畫上,現在又出現在祭台上,這座墓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?

我走到祭台旁邊,剛要探頭往祭台上看的時候,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。

“小弟馬,危險,躲開!”

是胡錦月的聲音!

此時胡錦月明明就在我身前的祭台上,那身後的聲音又是怎麼回事兒?

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但卻不敢耽誤時間,運起靈力迅速的跳到了一旁。

跳到一邊後,我定睛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。

是胡錦月和煜宸!

再看祭台,還有一個胡錦月!

祭台上的胡錦月率先道,“哎呦!這哪來的冒牌貨!彆說,變化的還挺像。你說你有這本事,變成我乾嘛?我要是你,我就變成三爺,然後來找小弟馬……”

說到這,像是注意到煜宸眸色變冷,胡錦月趕忙捂住嘴,小聲對我嘀咕幾句,“小弟馬,我一直跟你在一起,你知道的,我是真的。”

他的動作神態,都與平日裡的胡錦月一模一樣。

我又轉頭看向煜宸身邊那個。

站在煜宸身旁的胡錦月呆了下,隨後不滿的瞪我,“小弟馬,你看我乾什麼!我是真的!我跟三爺就冇有分開過,我能是假的嗎?”

我已經有些亂了。

煜宸道,“我們並不是冇有分開過,我是下來後,纔跟你在一起的。在我掉下來之前,你一直是一個人。”

聽了煜宸這話,我轉頭看向祭台上的胡錦月,肯定的道,“你是假的!”

假胡錦月對我說,他是跟煜宸分開來找我的,也就說他曾跟煜宸碰過麵。可現實是煜宸一直跟他身旁的胡錦月在一起,所以是他在撒謊。

假胡錦月聽到我識破他,也不裝了,他在祭台上站直身體,可惜的道,“你們再晚來一小會兒,我就把林夕騙上祭台殺了。也怪我,我該早點對她下手的!”

想到自己這麼長時間一直跟一個冒牌貨在一起,我心裡升起一陣後怕,握緊手裡的幻靈,“你究竟是誰?”

“小弟馬,你管他是誰!他冒充我,還想殺你。”說到這,胡錦月轉頭對著煜宸道,“三爺,先宰了他再說!”

胡錦月說話時,假的胡錦月身形發生了變化,他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,穿著一身大紅色的衣裙,如畫般漂亮的眉眼帶著一股英氣,雖是女子但卻有一種不輸給男兒的英武之氣。

女人對著胡錦月笑,“胡錦月,你捨得殺我?”

胡錦月神色震了下,隨後臉上升騰起怒色。這是我第一次見胡錦月這麼生氣,他的眼睛變成猩紅色的豎瞳,一雙紅色的狐狸耳朵從頭頂冒出來,口中長出尖利的獸牙。

“你,找死!”

話落,胡錦月身體如箭般射出,速度之快,空氣中甚至殘留下了一道他的虛影。

我甚至冇看到胡錦月做了什麼,就聽砰的一聲巨響,女人已經被胡錦月按地上了。胡錦月坐在女人身上,握拳,一拳一拳的打在女人臉上。

“誰特麼給你的膽子冒充她,你這個小雜碎,你也特麼的配模仿她!”

我從未見過這個樣子的胡錦月,強大,陰狠。就好像因為太過憤怒,所以連一直以來的偽裝都忘了。

煜宸走到胡錦月身旁,抓住他要落下去的手臂,“再打,她就死了。”

“死了活該!”胡錦月罵道,“還不露出你的真麵目?還想被打,是不是!”

女人被打的滿臉是血,髮髻全亂了,慘不忍睹,估計女人她媽來了,都不一定能認出她了。可就是這樣,她還是保持著這個女人的樣子,冇有發生變化。

胡錦月還要打。

煜宸把胡錦月拉起來,對著胡錦月道,“胡錦月,你就冇有想過,她之所以不再變化,是因為她就是這個人麼?”

胡錦月頓時就呆住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