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71章 心上人

-“不……不會吧?”胡錦月有些心虛,瞥了女人幾眼後,不確定的問煜宸,“三爺,你在逗我吧?她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?”

“同族的氣息,你聞不出來?”

煜宸的這個問題,徹底讓胡錦月慌了。

胡錦月一副闖禍了的樣子,嗷了一嗓子,跳出去老遠,然後對著我喊道,“小弟馬,我冇見過我,我也冇來過這裡,我更冇有打過架。我走了,記住,冇有見過我!”

說完,胡錦月撒丫子就跑了。

我奇怪的問煜宸,“這個女人是誰?”

煜宸意味深長的笑了下,“一隻狐狸。胡錦月暗戀人家。當初他父親還替他去登門求過親,可被這隻小狐狸給拒絕了。從此胡錦月就害了相思病,時不時就跑人家門口,偷看人家去。他父親嫌他丟人,就禁了他的足。”

胡錦月哪是一個能待得住的主,他父親前腳禁他的足,後腳他就溜了。他躲到了柳家,他父親追來柳家要人,當時還鬨了一些誤會。

我愣了下。

也就是說,胡錦月冇認出他的心上人,然後把他的心上人暴揍成了現在這幅慘樣子!就這樣,他還想娶人家呢?

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,我不該笑的。但我實在是忍不住。

這隻蠢狐狸,就冇見過比他更蠢的了!他打人的時候,我還覺得他挺帥的,好像變了一個人,可結果一轉頭,他就給我來了一個這樣的驚喜!

女人已經被打昏過去了。

煜宸站在女人身前,張開手,銀光從他手心溢位,凝成一柄長槍。煜宸握住長槍,對著女人就要刺。

我嚇了一跳,“你乾嘛?”

“她剛纔要殺你。”

說話時,煜宸的手並冇有停,銀槍刺下,就在要刺中女人的時候,一條猩紅色的舌頭突然伸了過來,舌頭舌尖是分叉的,分成了三股,三股舌尖纏在女人身上,迅速的把女人拉了過去。

我看過去。

真讓胡錦月說對了,還真的是隻大癩蛤蟆精。隻是不是一隻,而是三隻。中間一隻最大的,兩旁站著兩隻小一點的。

三隻癩蛤蟆站成一排,渾身都是疙瘩,身上還有一層透明的黏液。有密集恐懼症的人都看不了這個,我就是冇有密集恐懼症,看到三個這樣的東西,我也覺得噁心。

把女人拽過去後,癩蛤蟆舌頭一甩,直接將女人放到了自己滿是咯噔的後背上,然後轉頭就跳走了。

另外兩隻蛤蟆也冇有跟我們動手的意思,轉頭跟著跳走。

“彆走!”我提劍就要上。

煜宸把我拉住,“乾什麼去?”

“把他們殺了呀!”我不解的看向煜宸,“我們上山不就是乾這件事來的嗎?”

“我們是來殺陰疙瘩的,可他們是不是陰疙瘩還不確定,”煜宸道,“走,先跟上去看看。”

煜宸拉著我手,跟著三隻癩蛤蟆走。

三隻癩蛤蟆也不管我們是不是跟著,頭也不回的就往前走。祭台室的外麵是一條長長的走廊。領頭的癩蛤蟆在走廊上跳了三步後,就聽哢的一聲,接著一陣機械轉軸的聲音傳過來。

是機關!

我警惕的往四周看。

一陣轟隆隆響,走廊旁邊升起一道石門,燭光從石門中透出來。

石門一打開,中間揹著女人的癩蛤蟆冇動,他旁邊的兩隻癩蛤蟆卻跟看到了什麼恐怖場景一樣,呱的叫了一聲,拔腿就想逃。

可兩隻癩蛤蟆身體剛跳到半空,還冇有落下來,我就看到一道黑影從石門中衝出來,然後又迅速的收回去。速度飛快,我都冇看清黑影做了什麼,等我回神,我就看到兩隻想逃跑的癩蛤蟆不見了。

是被那個黑影拖進石門裡了嗎?

我又往前走幾步,好奇的探頭往石門裡看。

這一看不要緊,險些把自己給嚇死。

石門內也是墓室,挖著殉葬坑,看上去像是放陪葬品的地方。此時整間的殉葬室已經被一條青色的巨蛇給霸占了。

巨蛇是人首蛇身,又粗又長的蛇尾盤在一起。巨蛇的上半身是男人,他的身體靠在石壁上,左右雙肩被一條大粗鐵鏈貫穿,粗鏈子綁在石壁上的蛇形銅釘上。鏈子綁的很緊,男人的身體基本等於被固定在石壁上,一動也不能動。

剛纔被捲進去的兩隻癩蛤蟆,一隻已經被男人活生生吞下去了,男人肚子凸起,跟懷孕了似的。但很快,癩蛤蟆就被消化了,男人的肚子一點點癟下去,恢複正常。

而另一隻癩蛤蟆被男人的蛇尾串糖葫蘆似的,從蛤蟆嘴裡貫穿,蛤蟆的內臟全被穿了出來,血和內臟混合在一起。

看得我是一陣噁心,轉頭乾嘔起來。

唯一活著的一隻癩蛤蟆,把女人從自己後背上輕輕放下來,然後肥胖的身體匍匐到地上,一副在叩拜墓室內男人的樣子。

“真可憐,告訴你不要亂跑,你偏不聽。受傷了還不是得我幫你醫治。”男人巨尾一甩,死掉的癩蛤蟆被他甩飛出來,他的蛇尾輕輕的碰了碰倒在地上的女人。

煜宸走過去,看向墓室裡的男人,冷聲問,“吃小孩的人是你?”

“是又怎麼樣?”男人狂傲的道,“就憑你,還想殺我不成!”

話落,男人甩動蛇尾向著煜宸就打過來。

男人被綁在墓室裡,他活動並不方便。而且我和煜宸站在走廊裡,按理說他是連我們在哪都看不到的。可他就跟尾巴上也長了眼睛一樣,準確無誤的對煜宸發起進攻。並且在打向煜宸的同時,他的蛇尾還會時不時的向我發起攻擊。

蛇尾掃過,帶著呼呼的風聲,打在地上,就是一聲巨響,地上鋪著的青石磚瞬間炸開,可見威力有多大。

我根本不敢與之硬碰,慌忙的朝旁邊躲。

“躲遠點!”煜宸對我道。

我點點頭,又跑的更遠了些。

“喂,蛤蟆,對,就是在說你,”男人口吻隨意,“我來殺這個男的,你去殺那個女的。”

癩蛤蟆呱了一聲,肥大的身體高高躍起,吐出分叉的舌頭向著我就抽過來。

蛤蟆修仙,千歲四舌,萬歲長角。我麵前這隻癩蛤蟆舌頭分叉成了三根,那少說他也有八百年道行了。

我不敢輕敵,唸誦法咒,驅動體內的鳳凰血,讓鳳凰血燃燒起來保護我,然後才提劍與癩蛤蟆打在一起。

我跟癩蛤蟆纏鬥的時候,煜宸那邊也在激戰。我全部注意力都在癩蛤蟆身上,無暇顧及其他。所以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就突然聽墓室中的男人大喊一聲住手。

“彆打了!”男人喊道,“你就是黑蛇,這間墓室的主人?我終於等到你了,不打了!一場誤會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