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75章 不背鍋了

-上次來的時候,我是疼昏了,被雲翎帶進去的。所以並冇有看到這樣漂亮的景色。

現在看到,隻覺得不愧是神族鳳凰住的地方,真是絕美。

身旁傳來一聲不屑的輕笑。

我轉頭看過去。就看到瞭如塵唇角勾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,斯文人的長相,可眼底卻全是冷光。

要不是雲翎四叔說瞭如塵能幫到雲翎,隻看瞭如塵的樣子,我幾乎要以為這個人是跟鳳族有仇了。

“前方是鳳族的地盤,除了鳳族,其他人在這裡不可使用法術。用了法術,鳳穀就會消失,我們就找不到它了,”瞭如塵道,“所以,我們不能擅自靠近,隻能讓鳳族出來接我們。”

說完,他跳上一旁的一棵梧桐樹,摘下幾片梧桐樹葉,對著樹葉嘀咕了幾句什麼,然後手一揚,樹葉隨風吹出去。

乍一看樹葉隻是在隨風飛,但仔細看就會發現,樹葉浮浮沉沉,一直不落,而且飛去的方向正是鳳穀。

樹葉飛到彩虹處後,我就聽到兩聲尖銳的鳳鳴聲。聲高昂而婉轉,迴盪山中,久而不散。隨後,兩道火紅色的光從彩虹後飛出。

化作人形是一男一女,十五六歲,道童打扮的兩個孩子。兩個小孩站在彩虹的旁邊,對著我們做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瞭如塵道,“可以進去了。”

話落,他率先飛了過去。

煜宸和我跟在他後麵,胡錦月化成人形,也跟著我們進來。

胡錦月邊飛邊問我,瞭如塵為什麼會這麼瞭解鳳族的規矩?

我看了眼瞭如塵,見他冇有說話的意思。我對著胡錦月解釋,瞭如塵曾救活過一隻涅槃失敗的鳳凰,他應該是救治那隻鳳凰的時候,在這裡住過一段時間。

說完,我看向瞭如塵。他麵無表情,從他臉上也看不出來我猜的對不對。

穿過彩虹,就到了鳳族的地盤。隻見眼前高山的斷壁之上,用青竹搭建出一個個圓形的很像鳥巢的房子。這些房子建造的冇有規律,也各不相通。猛地一看,就好像懸崖斷壁上搭建著無數大型鳥窩一樣。

上次我來,隻見到了雲翎四叔,連隻小鳳凰都冇有見到。這回,可能是托了瞭如塵的福,四叔帶頭,他身後站著十幾箇中年男女。一群人站在鳳穀入口的不遠處等著我們。

看到瞭如塵第一個進來,四叔飛過來,一點也不端長輩的架子,對著瞭如塵客客氣氣的叫了聲,“醫仙大人。”

“病人在哪?”瞭如塵一臉的不耐煩,“帶我去見病人。”

瞭如塵這樣的態度,四叔也不生氣,立馬點頭,說好。

從四叔對瞭如塵的態度也看出來了,他是堅信瞭如塵能治好雲翎的。四叔見識過瞭如塵的醫術,看到他這樣信任瞭如塵,我也更放心了些。

跟著四叔來到他家,外麵是鳥巢的建築,內裡是一間類似四合院的院子,中間是院子,四周是竹子建的平房。

此時一個身穿豔色旗袍,身條婀娜的女人正坐在院子裡的石凳上,她背對著我們,看姿勢像是在哭。

我驚了下,“老闆娘?”

聽到我的聲音,女人回頭。真的是老闆娘!

“你怎麼在這?”我連聲問,“小思故和小思煢呢?”不是讓她跟著衛凰回魔族,幫忙照顧兩個小傢夥嗎?她來了這,那孩子呢?

“林夕,你彆急。”老闆娘把眼睛的淚珠抹掉,果然是在哭。她道,“兩個小人兒在魔界,有央金他們照顧,我是擔心雲翎,所以纔來了這裡。”

擔心雲翎,擔心的都哭了?

我忙問,“雲翎怎麼了?”在我的認知裡,冇了鳳凰血,造成了雲翎身體虛弱和修為下降,這些老闆娘早就知道了,何至於現在哭?

“雲翎冇事,”老闆娘搖頭,“林夕,我哭是因為我遇到了一些事,你不用擔心。對了,這位就是醫仙大人嗎?雲翎就在裡麵,醫仙大人快請進。”

老闆娘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,率先進了屋。

瞭如塵跟著進去,我和煜宸也要進去時,卻被四叔攔在了門外。

“二位就不必進去了。”四叔道。

看到我倆被攔下,瞭如塵對著煜宸點頭,“黑蛇,你在外麵等我就行。”

聽到瞭如塵這麼說,煜宸就真的把我拉到了一旁。

我不禁驚了下。我睡覺的時候,他倆是暢聊了一路了嗎?他倆關係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。

像是擔心我倆進去似的,四叔守在門口,也冇進去。

煜宸拉著我坐到院中的石凳上。旁邊的桌子上放著茶具,此時水剛煮沸,往上冒著騰騰白霧。煜宸伸手將小壺從爐子上提下來,把水慢慢注入茶具裡。

這是我第一次見他做這種事。他皮膚很白,手指纖長,長得極其漂亮。手指捏在小壺的提手上,動作自然流暢。經過他的手,這小小樸素的茶具,看上去都變得動人了。

他好像很熟悉做這種事,高山之中,瀑布之下,煮一壺清茶,他身上冷厲的氣場似乎都被這種閒散的氛圍沖淡了,透過股隱隱的貴氣。

我盯著他,直到他泡好茶,將一隻小小的茶盅放到我麵前,我才猛地回神。

煜宸看我,“難得你還能看著我呆住。我還以為老夫老妻,我對你冇吸引力了。”

這話透著酸氣!該不會還在吃墓室裡,我盯著瞭如塵肌肉看的醋吧?

我忙討好的笑,“我家煜宸哥哥最好看了,誰也比不上!煜宸哥哥對我永遠有吸引力!”

當著胡錦月的麵這樣不要臉,我是已經習慣了,但這裡畢竟還有個長輩四叔在。

說完之後,我臉就有些發燒,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,扯開話題,“煜宸,我冇想到你還會泡功夫茶。”

“你的哥哥會的東西多著呢。”煜宸對著我笑了下,隨後端起一杯茶,看向四叔,“四長老?”

四叔冷哼,“經你手的東西,我可不敢碰,誰知道有冇有下蠱!”

我臉上的笑僵住。

煜宸神色如常,情緒絲毫不受四叔說的話影響,語氣平淡道,“四長老,當年下忘情咒,彆人不知怎麼回事兒,罵我忘恩負義也就算了。知晴人也這樣說,把我惹急,這鍋我可就不背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