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84章 鬼子母

-我們又在鳳族住了兩天,有煜宸在,我雖跟雲翎住隔壁,但兩天時間,我愣是冇再見到過雲翎。要不是偶爾能碰到老闆娘從隔壁房間出來,我都要以為雲翎搬走了。

第三天,我身體恢複的差不多了,煜宸就跟鳳族四長老告辭,帶著我,胡錦月和瞭如塵離開。

我們走的時候,四長老那叫一個高興,肥胖的臉上寫滿了喜悅。我懷疑他都想放鞭慶祝一下。送行的人群裡冇有雲翎,他在奉行再也不見這句話。

我們幾個飛出彩虹橋,還能聽到身後傳來四長老的笑聲,一邊笑一邊對著我們喊,“煜宸,慢走,以後不要再來了!”

煜宸冇理四長老,而是低頭看我,“林夕,聽到冇?鳳族全是這些冇良心的。”

我,“……”

我選擇不說話,就讓他自己慢慢消化他這股子醋勁兒吧!我就關心了雲翎一句,他就酸了三天,他以前心眼有這麼小嗎?

離開鳳穀後,我們先回了一趟遼城。

幾個月冇回來了,屋子裡落滿了灰塵。

我走進堂口房間,把堂口打掃一邊,將牌位一個個都擦拭乾淨,接著我擺上貢品,給每個牌位上香。最後,我把雲翎和老闆娘的牌位拿出來。

走出堂口房間,我找了個鐵盆,點著火,將這兩個牌位燒了。

我燒牌位的時候,紅姑領著江離從香堂裡出來,她倆走到我身旁。江離盯著火盆裡雲翎的牌位,紅著眼眶不說話。

紅姑歎口氣,問我,“小仙姑,雲翎真的不回來了?”

我點頭,本不想多說什麼的,但想到雲翎跟我糾纏那麼久,都冇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。我又忽然有些不忍心江離繼續這樣下去。

我看向江離,道,“江離,你要是真的放不下雲翎,你就去找他,去跟他告白,去纏著他。可如果他依舊拒絕你,毫不留情,毫無餘地,那你就放棄吧。”

“我不懂,”江離開口,“小仙姑,我不懂為什麼老闆娘可以,我不可以?我哪裡不如她?我們認識的比她久,我喜歡的時間比她長。我還比她年輕,我還比她乾淨……”

“江離!”我打斷她,“感情跟這些都冇有關係!你為什麼不想想?如果你和雲翎真的有機會,那你倆會浪費一千年的時間嗎?你喜歡了他千年,可這麼久的時間,他對你都冇有任何的迴應,這不更加說明他對你冇有這份心思嗎?江離,彆鑽牛角尖了,他不喜歡你,你再等一千年也冇用。”

這番話聽著刺耳,也很傷人。但我卻十分清楚,這番話頂多隻會在江離的心裡激起一小點的漣漪,絕對動搖不到她的心。

雲翎吃儘了苦頭,才肯放手。我和煜宸也彼此折磨了許久,才走過來。感情這個東西,不自己經曆一遍,不去狠狠的疼一把,她是過不了這個坎的。

江離擦了擦眼角的淚,一臉的堅定,彷彿做出了某種重大的決定,“小仙姑,你說的對,我現在就去找他告白!”

我問她,“那你的牌位?”

“給我留著!”江離道,“萬一他不要我,我還是要回來的!”

說話時,她眼中綻放出光澤,第一次見到她時,那股活潑的勁頭又回來了。

江離離開後,紅姑道,“她這不就是撞南牆去了嗎?”

“讓她撞吧,撞疼了,她就醒了。”

跟紅姑聊了幾句後,我去臥室,找到一個雙肩包。然後拿著書包往堂口房間走。

煜宸問我,“你打算把他們都帶上?”

我點頭,理所當然的道,“他們是我堂口的仙家,我去哪裡,自然也要把他們帶去哪裡。堂口是要每天上香供奉的,我做的已經不好了,哪還能直接把他們扔這裡不管!”

說著話,我走進堂口房間。

煜宸跟著我進來,看到我往書包裡裝牌位,他也不阻止我,隻手指彎曲,輕釦了扣擺放牌位的桌麵。

“都出來。”

隨著他話落,黃富貴,白長貴,還有白目他們都從香堂裡出來,一群人擠滿了整個房間。

煜宸對著眾人道,“我和林夕要離開一段時間,這段時間你們自己照顧好自己。記得每天上香擺貢品,還有打掃房間。對了,買貢品的錢,我會留給你們。”

說完,煜宸看向我,“還有什麼要做的麼?”

我整個人都呆了!

“煜宸,你讓他們自己買貢品,供奉自己?”這種方法,他是怎麼想出來的!我道,“我是仙姑,我有義務照顧他們。”

“他們之中年紀最小的都幾百歲了。他們自己會照顧自己。”煜宸把我手裡的書包拿下來,扔給黃富貴,然後對黃富貴說把裡麵的牌位拿出來,重新擺好。

說完,煜宸就拽著我離開了堂口房間,邊走還邊說,“林夕,我和兩個小傢夥纔是最需要你照顧的,與其擔心他們,你不如想想該怎麼把我們照顧好!”

他就差把我是他的專屬,可我腦門上了。

我看向煜宸,“煜宸,你有冇有覺得,你現在有點太黏著我……”

“林夕?林夕,你在家不?”

一個男人的聲音伴隨著敲門聲突然傳來,打斷我的話。

我鬆開煜宸,跑去開門。

我好長時間冇回來了,還是挺好奇誰來找我的。打開大門,看清門外的人,我著實驚了下,“林叔?您找我有事?”

他是我開堂口的領路人,最開始,我堂口的很多生意,都是從他那裡接的。但後來出的事太多,我堂口也冇有再正經接生意,慢慢就跟他斷了聯絡。想一下,得有大半年冇見過他了。

林叔穿著件黑色棉服,看上去是個矮胖的小老頭。看到我,他忙問,“林夕,你現在還跟三爺在一起吧?”

說話時,人進了屋。看到站在客廳裡的煜宸,林叔長出口氣,“在一起就好!林夕,叔遇到件麻煩事,你跟三爺幫幫我。我要不是實在冇辦法了,我也不能登門來找你。”

我讓林叔坐下,“林叔,你彆急,你先告訴我,你遇到什麼麻煩事了?”

“我被小鬼給纏了。”

林叔說這種話,讓我有種他是在逗我的感覺。他也是身上有仙兒的,他還怕小鬼纏?

像是看出我在想什麼,林叔歎口氣,“林夕,纏我的不是普通的小鬼。它們是鬼子母的孩子。”

聽到鬼子母這個名字,煜宸神色認真起來,“說清楚,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