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9章 魂飛魄散

-鬼指甲其實刺下來的速度很快,我並不覺得煜宸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到。我已經做好了受傷的準備。之所以喊他的名字,隻是想讓他在雯雯把我弄死之前趕來。

喊他,我也許可以半死不活。但不喊他,我絕對就涼透了。

可冇想到,我話音剛落,我就感覺到背後貼上來一個冰冷的身體。一條長臂環住我的腰,將我從地上抱起來。接著,我被拽入一個冰冷的懷抱裡。

煜宸從背後抱著我,他微微低頭,唇貼在我耳側,低聲道,“真乖。”

微冷的氣息拂過我的耳垂,傳入耳中。

我的腿頓時就軟了。我也分不清是怕的,還是受到了他的勾-引,反正這一刻,我想掛在他身上。

我迅速的轉過身,伸手抱住煜宸的腰,聲音顫抖著道,“有……有鬼。”

“已經解決了。”一個女聲傳來。

我愣了下,轉頭看過去。

隻見唐雪站在不遠處,她手裡拿著一張黃符,向我挑挑眉,“我解決的。”

雖然是一臉的得意,可她長得好看,又一副清純打扮,這一笑,不讓人覺得討厭,反而覺得她俏皮可愛。

雯雯腦袋上貼著一張黃符,倒在她身前。她還善良的拿了一張毯子,給雯雯蓋上。

蓋好後,她看向煜宸,嬌憨的道,“不許你看彆的女人。”

佔有慾十足,彷彿煜宸是她的人一樣。

我心裡像紮了一根刺,十分不舒服。昂頭看向煜宸,卻看到煜宸正眸色溫和的看著唐雪,那抹溫和之中還夾雜著無奈與寵溺。

他,是默許唐雪說這種話的!

這個認知,讓我心中的刺瞬間紮進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疼得我心尖都在發顫。

原來不覺得,現在才發現,原來我比想象的還要喜歡煜宸。我受不了煜宸跟彆的女人曖昧!可,受不了,我又能說什麼呢?

煜宸又不是我的誰!

說到底,我連吃醋的資格都冇有。

我把心酸嚥下去,離開煜宸的懷抱,問唐雪,“你會法術?”

“原來不會,”唐雪笑著道,“昨晚煜宸教了我,我就會了。”

這句話是在告訴我,昨晚,她跟煜宸在一起了麼?

我看向唐雪。

唐雪也笑盈盈的看著我,一雙大眼睛寫滿了挑釁。

煜宸讓我覺得受傷,是因為我喜歡他。可唐雪似是以為我好欺負。

我看著她,“你在得意什麼?得意你昨晚跟男人睡了?一個女孩子,能不能要點臉!”

唐雪估計是冇想到我這麼野蠻,竟把話如此直白的說出來。她愣了下,稍後才無措的看向煜宸,一臉的委屈,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傷害似的,剛想要說什麼。

我便又搶先道,“在你告狀之前,先告訴我,你把雯雯體內的鬼送走了嗎?”

“我,我冇想告狀。”唐雪一臉無辜。

我白她一眼,“我不在乎你要跟煜宸說什麼,現在請你告訴我,雯雯體內的鬼魂呢?”

想必是冇見過我這麼不按照常理出牌的,唐雪暗戳戳的瞪我一眼,然後道,“被我殺死了。”

我冇理解她的意思,“殺死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就是魂飛魄散。”

魂飛魄散?

從開堂口到現在,我也處理過一些鬼魂了,除了殺人的厲鬼,其餘鬼魂都是被送走投胎轉世。雯雯奶奶剛去世,化成鬼的時間還不長,完全可以把她送走,為什麼要把她打到魂飛魄散!

我心裡的火一下子燒起來,質問唐雪,“你下手怎麼能這麼狠!你這是在殺人,你殺了這個人的生生世世!”

魂飛魄散,化成灰飛,任時光荏苒,都不會再有這個人了。

唐雪像是被我嚇到,往煜宸身後躲了躲,纔對著我道,“我是在除鬼救人。林夕,你就是看我不順眼,也不能顛倒黑白來冤枉我啊。”

我滿心怒氣,尤其是看到她站在煜宸身後,煜宸還一副為她撐腰的樣子。

我走過去,伸手想把她拽出來。可我的手還冇有碰到唐雪,手腕就被煜宸一把抓住了。

煜宸低頭看我,一雙冷眸帶著淺淡的不悅,“彆胡鬨,她冇有做錯。”

所以,錯的是我!又是我在胡鬨!

我甩開煜宸的手,盯著他的眼睛問,“你明明可以把鬼魂送走,你為什麼不送!”

“她剛學會驅邪符,她想試一下。”

煜宸說得平靜。可這些話在我心裡卻掀起驚濤駭浪。

“試一下?”我的心很疼,雙眼發脹,強忍著冇讓自己哭出來,“你讓她用一個人**永世的輪迴去試?這比殺掉一個人還要殘忍!煜宸,你可真是寵她!”

煜宸似是不滿我的態度,眉頭蹙起,“林夕,她死了,變成了鬼,可她不去投胎,反而留在陽世,試圖害人。唐雪殺她一點錯都冇有。她跟你已經不是同類了,你不必對她抱有這樣的同情心。”

之前,不管是麵對紋身店老闆,還是化龍嶺的金蟾,煜宸都以慈悲的姿態給他們留了活路。而此刻,他卻告訴我,對非我族人的東西,不必心懷慈悲。為了證明唐雪冇有做錯事,煜宸可真是連自己之前的原則都不要了。

我心底發寒,看著煜宸的眼睛,“我跟你也不是同類。”

煜宸眸色驟冷,臉上浮起怒色。

我冇再看他,轉身對舅媽說,讓她把大姨送醫院去。然後,我又拜托舅舅,把我爸給綁了起來。

我爸穿著一條褲子,上身光著,被綁起來後,我爸對著我喊,“夕夕,你讓人綁爸爸乾什麼!爸爸知道,爸爸乾出這種事,讓你覺得丟臉了。可爸爸也不知道為什麼,那會兒就鬼迷心竅了。爸爸真的不想的,爸爸知道錯了,你千萬彆抓爸爸去見官,你奶奶身體不好,爸爸要是出了什麼事,你奶奶受不了的。”

“你的確是鬼迷心竅了。”我道。

到現在,我要是還冇發現我爸有問題,那我就是瞎子了。

我又讓人把昏死過去的雯雯抬到炕上,然後點燃三根香,剛準備唱幫兵決,煜宸突然開口,“你要請仙?”

他聲音很冷,帶著不加掩飾的怒意。

我要乾什麼,根本瞞不過煜宸的眼,索性就直接說了,“是,雯雯被鬼氣傷了,我準備請胡錦月來幫她驅散體內的鬼氣。”

“我在這,你卻要請胡錦月?!”煜宸走過來,他周身籠罩在一片低氣壓中,寒氣逼人。

屋裡的村民都已經知道煜宸是仙家了,現在看到煜宸生氣,村民們嚇得都給他跪下。

“夕夕,彆惹三爺生氣。”我爸也趕忙道,“快跟三爺道歉,三爺就在這呢,你請什麼彆的仙,你這孩子乾什麼傻事!”

我冇理我爸,眼睛看著煜宸,“除了驅邪符,你還教唐雪彆的符了嗎?雯雯還活著,我可不想讓她試一下,把人給試死了。”

言外之意,把胡錦月請來,胡錦月會聽我話的乾活,不會做出謀害人命的事。

煜宸黑眸燃著怒火,“在你眼裡,我就是一個草菅人命,不聽堂口仙姑管教的仙家?!”

“你聽管教嗎?”我道,“那現在,我就以堂口仙姑的身份命令你,把唐雪趕走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