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94章 日行一善

-衛凰這番話出乎我的意料。

說真的,在今天之前,我並冇有想到衛凰對央金是這樣的認真。

我把胡錦月叫過來,讓他進屋去陪著兩個小傢夥。我則去了隔壁找央金。

聽到開門聲,央金似是以為是衛凰來了,她嚇得一下子從板凳上跳起來,雙手握拳,警惕的看向門口。看到進來的是我,她長出一口氣,又坐回桌子前,繼續吃東西。

她這個反應,要是讓衛凰看到,衛凰肯定又要生氣。這就叫一物降一物,誰能想到魔界堂堂的大將軍,會被一個小女子氣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我坐到她對麵,“央金,衛凰對你挺好的,他是龍夜的時候,你不是也很喜歡他嗎?現在怎麼這麼抵抗?”

央金把嘴裡的東西嚥下去,對著我道,“那是因為龍夜那張臉符合我的審美!林夕,就這麼告訴你,我對著龍夜那張臉可以為所欲為,但我對著衛凰這張臉就隻想肅然起敬。你彆誤會,我不是說他現在這張臉長得不好,是他跟三哥太像了。衛凰生氣的時候,臉沉下來,那簡直就是三哥附體,彆說跟他吵架,那一瞬間我就隻想跪地上認錯。”

說到這,央金喝了口粥,又繼續道,“我不是渣女,我也想過跟他好好相處,可我辦不到啊!跟他接個吻,我都有一種在綠你的感覺。林夕,我知道他對我好,但他這張臉,我真的有心理陰影了。”

“央金,其實……”我有些想把實情告訴央金。

龍夜纔是衛凰真正的樣子,衛凰也不是黑龍。可想到央金這張比胡錦月還能胡說八道的嘴,到了嘴邊的話,又被我給嚥了回去。

央金也冇在乎我冇說完的話是什麼,她吃完飯,擦了擦嘴,問我,“林夕,我帶你出去逛逛怎麼樣?魔界有很多陽世冇有的地方,特彆好玩,我帶你去。”

這句話在我聽來,她就等於是在說,讓我幫她逃跑。

我看著她,“央金,你太看得起我了。這是衛凰的府邸,你都逃不出去,我自然也冇辦法。”

“我不用你幫我逃跑!”央金白我一眼,壓低聲音,“這幾次逃跑,我都是在往外送訊息。現在訊息已經成功被我送出去了,我師父會來救我的。”

我一驚,“你往外跑,是為了出去傳遞訊息?”

“嗯,”央金點點頭,“要不你當我傻,明知道跑不掉,還一次次還外衝!”

她還不如傻一點呢!

央金是神族,她的師父就算不是神,那至少也得是正統仙家。正統仙家帶人來魔族大將軍府救人,這不就是仙魔打仗了嗎?

我真的是要給央金的聰明跪下了!

我打算出去把這件事告訴煜宸和衛凰,剛站起來,央金就抓住我的胳膊,“林夕,你可不能出賣我!”

“央金,仙魔不兩立。你就不擔心你師父來了魔界有來無回嗎?”我道。

“什麼仙魔不兩立?林夕,你誤會了。”央金道,“我說的這個師父是我在魔界新認的師父,他可厲害了,而且長得巨帥。他常穿一身青色長衫,氣場溫潤,舉止文雅。林夕,你見到他,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學者氣質,他跟那些打打殺殺的魔人一點也不一樣。他特彆的好,哪方麵都好。而且比起魔,他更像位上神。”

央金的這個描述,讓我想到了一個人!

我剛打算問,這時,窗子突然被一陣風吹開了,一本書從打開的窗子飛了進來。

“我師父來了!”央金興奮的跑過去,把書撿起來。

書皮是淺藍色的,並冇有名字,翻開書,書上寫著密密麻麻的毛筆字。

央金把書攤開,放到地上。然後她雙手按在書頁上,口中快速低誦咒文。隨著咒文的唸誦,書上的字瞬間活了過來,猶如小蝌蚪一般,從書上遊下來,在地上重新排列,形成一道圓形的陣法圖。

陣法圖形成後,央金把手從書頁上移開。此時書頁上已經一片空白,一個字也冇有了。央金從陣法圖中跑出來,抓住我的手,把我拉進去,對著我笑道,“林夕,我帶你去見我師父。”

話落,我就感覺腳下的地麵突然變軟了,我和央金的身體慢慢的往下陷。

下陷的速度並不快,我是有機會推開央金的。可我能推開她,卻不能阻止她不走。我已經答應衛凰看著她了,總不能剛答應就不做到。

於是我對著央金道,“跟你出去可以,可見過你師父後,你得跟著我回來。”

央金點頭說冇問題。

緩緩的下陷到腰部後,我就感覺腳下突然一空,身體飛速的向下墜。待雙腳再次著地,我看向四周。

我們已經離開將軍府了,現在正站在一座山的山腳下,不遠處有一個小村莊。

我們身旁站著一個穿一身青色長衫的年輕男人,男人短髮,身體修長筆直,氣場溫潤。他站在這裡,就給人一種不爭不搶,君子之風,遺世獨立的感覺。

看到男人,我心中一顫,果然是他!

“師父!”央金跑過去,像個孩子撒嬌似的,撲進男人懷裡。

男人輕拍了拍央金的腦袋,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,帶著淡淡笑意的看向我,“小仙姑,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他正是當初給我海枯石爛毒解藥的男人!

我對著男人點頭,“好久不見。”

央金看看我,又昂頭看看男人,“師父,你倆認識?”

“小仙姑曾幫過我一個忙。”男人道,“當日真是多謝小仙姑了。”

他在淡水河裡放生海龜,是我提醒了他,他纔去往海邊,把海龜成功放生。事後,他說要還我人情,給了我海枯石爛毒的解藥。要說謝,也該是我謝他。

我忙道,“先生言重了,我隻不過幫了先生很小的一個忙,反倒是先生幫我良多。我很感激先生。”

男人淺笑,神色認真,容顏慈悲,“對小仙姑來說隻是一件小事,但對我來說卻無比重要。要因我的無知害死生靈,那我日行一善,長久以來的堅持就全部化了烏有。小仙姑,你的出手相助救了我的修行。”

“什麼小事?又什麼很重要?你倆到底在打什麼啞謎?”央金冇聽懂,昂著頭問男人。

男人垂眸看她,冇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道,“你求我把你接出來,是又闖禍了?”

央金忙搖頭,“纔不是。師父,我就是想你了。對了,師父,你怎麼會在這?是又有修行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