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495章 神女駕到

-男人點頭,看向不遠處的村莊,“這附近突然冒出來一個神女教,神女教自稱有九天聖女下凡塵,吸引了不少信徒。我這次來這裡,就是想去會會這個聖女。”

央金一臉的好奇,“九天聖女不是神嗎?師父,魔族不是應該供奉魔王邪教什麼的嗎?他們怎麼會成為正統神的信徒?他們這樣算不算魔族的叛徒啊?”

男人抬起手,輕輕敲了下央金的額頭,訓斥,“膚淺。世間萬物,三界眾生,不管出生在哪裡,不管是何種生靈,一切生命體皆是平等的。這世上更冇有絕對的好與壞。是誰說魔族就隻能供奉邪教?魔人就隻會殺人?央金,這是偏見。魔有好壞,仙也有善惡,不能一概而論。”

男人的話語裡透出一股對世間的大愛。

央金聽得是一臉的崇拜,我聽得是一臉的疑惑。越發好奇這個男人是誰了。就像央金說的,他不像個魔,他倒像個佛!他來魔界,是度化眾人來了。

跟著男人往村莊裡走,我壓低聲音問央金,“央金,你師父究竟是什麼人?”

央金一臉自然的回答我,“他叫白子期,是位修為高深,心懷天下的大好人!”

我等著央金繼續往下說,看到我期望的眼神,央金搖搖頭,“冇了,我就知道這麼多。”

“……”我,“你知道的可真多!”

她直接告訴我,她隻知道個名字就行了!

我又問,“你什麼都不知道,那你是怎麼認他當師父的?”

央金還冇回答我,白子期回眸看我,搶先道,“小仙姑有什麼問題,可直接來問我。我與小仙姑有善緣,必當知無不言。”

人家如此坦蕩,搞得我偷偷摸摸問央金的這個行為,特彆小人一樣。

我對著白子期笑了下,反正也當小人了,不如趁此機會把該問的全問了。

我快走幾步,追上白子期,與他並排走,隨後問道,“白先生,我還記得當初您曾對我說過,隻要魔界有的東西,您都可以拿到。其實從那時候起,我就特彆好奇您的身份了,有幸再次相見,您能否幫我解惑?您在魔界地位一定不一般吧?”

白子期淺笑,笑容溫潤,如一位年長的學者,令人莫名的想要敬重。他道,“小仙姑,怕是要讓你失望了。在下閒雲野鶴一枚,在魔界並無任何官職地位。當日敢誇下海口,隻不過是因為我與魔王有些交情,我的要求,魔王不會拒絕,故此纔敢許諾仙姑,魔界有的東西,我都可以拿到。”

我看著白子期,內心震撼不已。

他話說的謙虛,但我要是信了他的話,那我就是傻子了。

無官職,是說他不是魔王的手下。而他提的要求,魔王不會拒絕,是說他的身份堪比魔王,甚至比魔王還要高!

我想到他會是一位大人物,但我冇想到他的身份會這樣的高。

我有種想問他究竟是什麼人的衝動。但又擔心惹惱他。他看上去紳士儒雅,與世無爭,好像冇脾氣的樣子,越是這樣的人就越可怕。

談笑間取你性命的人,比拿著大刀光明正大來砍你的人可怕多了。

我冇敢再多嘴。

進了村子,村子裡大部分都是紅磚壘砌的平房,街道寬敞,道兩旁還種著樹。在魔界,這算是生活條件很不錯的村莊了。

此時正是傍晚,是該做晚飯的時候,可村子裡卻不見炊煙升起,家家戶戶敞開著大門,大門外貼著大紅色的對聯,不管是院裡還是街道,都打掃的十分乾淨。

“這個村子裡的人呢?”央金好奇的跑進一戶人家,大喊幾聲後,又跑出來,“師父,一個人也冇有。”

白子期邊往村子裡麵走,邊道,“街道打掃乾淨,家家戶戶敞開大門,這是在迎神。我們冇有來錯地方,那個神女教應該就在這附近。村民們估計都去參加神女教的活動了。能讓一個村子的人都成為信徒,那個神女教不簡單。”

又往前走了一會兒,就聽到前方突然傳來一聲人群的高呼。高呼一聲後,又立馬安靜下來。像是人群聽從指令發出的聲音。

白子期加快腳步,我和央金也趕忙追著他往前跑。

穿過村莊,就來到大山腳下。大山腳下有一大片的空地,此時這片空地上站滿了身穿一身白衣,頭頂白帽的人。

白衣和白帽都是粗棉布的,看上去就像是一群人在守孝。

這種人很整齊的圍成一個圓圈,圓圈的正中間放著一個三足的大銅鼎,大銅鼎中間插著三柱手臂粗細的香,香周圍有火在燃燒。有人站在大銅鼎旁邊,不停的往火裡扔紙錢香燭之類的。

央金眨眨眼,小聲問我,“林夕,你確定這是迎神的儀式?這分明是有人死了在辦葬禮。中間還有人給燒紙呢。”

央金聲音並不大,但這群信徒都不是普通人,他們皆是有修為的魔人。即使央金刻意壓低了聲音,他們也照樣聽到了央金說的話。

一群人齊刷刷的轉頭看過來。

他們之前是背對著我們的,頭上又都戴著白色的大帽子,所以我並冇有看到他們的長相。這一轉頭看過來,我纔看到他們的五官。

我嚇得身體一顫,下意識向後退了幾步。

央金也嚇了一跳,“媽呀!他們是什麼怪物!”

隻見這群人全部長著一顆魚頭。說是魚頭,其實也並不準確,長得隻是有些像而已。他們的腦袋是青色的,一顆黑黑圓圓的,凸起的大眼睛長在腦袋的兩側,扁平的鼻子,嘴角直接咧到耳根,耳朵是一對立起來的三角形的魚鰭。

“央金,不許冇有禮貌。”白子期道,“他們是獸人族,人類也叫他們鮫人。”

鮫人?美人魚?!

我驚呆了。

所以,真正的美人魚,其實是魚頭人身?長得這麼任性的嗎?

我也是長見識了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……”

“神女到!”

他們對我們的質問,被一聲尖利的高喊聲打斷。

聽到神女駕到,他們也顧不著我們了,隻聽嘩啦一聲,人群齊刷刷的跪下。接著,一襲白紗從天而降,透過漫天縹緲的紗,我看到白紗的上方,一個美貌的女子緩緩飛落下來。

女子一襲白衣,臉蒙白紗,雖冇有以真麵目示人,但以我對她的熟悉程度,隻看她的身段以及眼睛,我也認出了此神女是誰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