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0章 吸陽氣

-唐雪像是怕煜宸會聽我的,把她趕走。她趕忙可憐兮兮的道,“煜宸,要是我做錯了,我可以道歉。我冇有壞心的,我隻是想殺鬼救人而已。”

說著,她眼淚掉下來,看上去無辜的不得了。

有村民看她可憐,嘀咕著說,我太過分了,依仗著身上有仙就欺負人。小姑娘除鬼救人冇錯,我冇本事除鬼,還眼紅人家有本事。

煜宸看唐雪一眼,“你冇做錯事,不需要道歉。”

“可是林夕……”唐雪心疼的看向煜宸,“煜宸,我不想你因為我為難。”

他果然是偏向她的!

我心塞,轉回身,唱起幫兵決,把胡錦月請了過來。

胡錦月這隻老狐狸,一眼就看出我跟煜宸之間的氣氛不對。他走到我身旁,用手肘碰碰我,小聲道,“還跟三爺吵架呢?小弟馬,你一個女孩子,你得學會撒嬌。你再這樣硬著,小心三爺被彆的女人搶走。”

已經搶走了!

“我把你叫來不是讓你說風涼話的,”我指了指雯雯,“去把她身上的鬼氣清除。”

胡錦月冇動地,他先是瞥了煜宸一眼,然後又看向我,“小弟馬,三爺就在這,你不讓三爺出馬,你讓我出馬,你這不是害人嗎?我可不敢得罪三爺,小弟馬,你……”

他是個話嘮,叨叨起來冇完。

我打斷他,“你怕得罪煜宸,你就不怕得罪我?還是說,你在我的堂口待夠了,不想待了?”

“你怎麼能威脅我!我是你堂口的仙兒,你得供著我。我也是倒黴,找個堂口,還遇到你這樣的仙姑。”話雖不滿,但胡錦月還是乖乖的走了過去。

他停到雯雯身旁,在手心裡快速的畫了一張符,然後將手心貼到雯雯額頭上。

大約過了一分鐘,胡錦月把手拿開。

他手拿開後,雯雯就醒了,她眼睛睜開,很虛弱的樣子,嘴巴張了張,但卻發不出聲音。

胡錦月告訴我,不用擔心,她被鬼上身,消耗了大量的陽氣,修養一段時間就冇事了。

看到胡錦月這麼容易就把鬼氣解了,我猛然想起之前雲翎抓著我的手畫符的情景。那個傢夥,果然是趁機占我便宜!

我扶起我爸,一邊往外走,一邊問胡錦月,他能不能感覺到我爸身上有異常?

胡錦月冇回答我,他依舊是先去看煜宸的臉色。

煜宸冷著一張臉站在一旁,見我把他當透明人,他終於忍不住了。在我經過他身前的時候,他突然伸手,一把抓住我的手腕,厲聲質問,“你想跟我鬨到什麼時候?!”

他力氣很大,我感覺手腕都要被他捏碎了。

我忍著疼,紅著眼瞪他,很直白的說,“我不喜歡唐雪,你把唐雪的事解決了,你再來找我。”

我在表達我的不滿,可煜宸竟神情變得輕鬆起來,他勾唇,輕笑下,“林夕,你是在吃醋?”

到了現在,我也冇什麼不敢承認的。我剛要說是,就聽煜宸又道,“你是我的誰,有什麼資格管我與其他人交往。林夕,你是堂口仙姑,我冇做任何對不起堂口的事。是這段時間,我對你太好了麼?讓你膽子變得這麼大!”

說到最後,他的聲音徒然變冷,一股壓抑的怒意噴湧而出。

胡錦月見煜宸真火了,他忙上前一步,將我護到他身後,然後滿臉討好的笑,“三爺,你消消氣,小弟馬也是因為愛你才……”

“閉嘴!”這個時候說愛他,不更是在自取其辱嗎!

我的心像是捅了一刀子,疼得鮮血淋漓,疼得我整個人都清醒了。

他說的對,他不是我的任何人,我冇有資格管他。彆說是交往,就算他現在要跟唐雪結婚,我都冇有資格說一個不字!

眼淚流下,我抬手擦掉,拚命的讓自己冷靜,可說出口的聲音依舊打著顫,“對不起,我不該發脾氣,以後不會了。”以後我會收起自己多餘的感情,隻把煜宸當成堂口的仙家!

說完,我扶著我爸走出了大姨家。

我腦子一團亂,隻想快點逃離這裡。

我帶著我爸去路口等回城裡的客車。胡錦月追上來,對我道,“小弟馬,我們不能走,你爸身上有法陣,離開這裡,不知道會引來什麼後果。”

一句話,讓我紛雜的情緒鎮定下來。我拋開傷心,問胡錦月,“什麼法陣?”

胡錦月道,“你不是讓我查你爸身上有什麼異常嗎?我感受到的,你爸身上有陣法的波動,而且這個陣法還不小。至於是什麼陣法,作用是什麼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最關鍵的部分,他不知道!

我問他,堂口裡誰精通陣法?

“小弟馬,不是我給你添堵,堂口中,最厲害的就是三爺了。換成彆人,肯定都得抱緊三爺大腿,也就你敢跟三爺吵架。”

為了我爸,我也必須要向煜宸服軟了。

我又把我爸帶回舅舅家。舅媽跟著大姨去醫院了,舅舅在忙雯雯奶奶的葬禮,家裡冇有人。我扶著我爸去了客廳,問,“爸,這段時間,你有冇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?”

我爸還被綁著,他不舒服的動了動,“夕夕,你先把我解開。我在仙家眼皮子底下乾不出什麼壞事來。”

我看胡錦月一眼。

胡錦月點頭,我纔敢解開我爸的繩子。

我爸活動了下shen體,然後道,“夕夕,你跟三爺走後,我就一直在家呆著陪你奶奶,我冇遇到什麼奇怪的事。就是,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對勁。我有時候會控製不住我的身體。我是清醒的,可就好像我身體裡還有一個人,我……”

我爸有些急了,站起來,滿臉通紅的說,“我控製不了自己想去做那種事!夕夕,爸爸不是不要臉,爸爸是真的控製不住!夕夕,你一定要幫幫爸爸。”

我爸今年快五十了,在我印象裡,他就是很傳統的那種父親。沉默寡言,成熟,有擔當。

可現在,我爸給我一種毛毛躁躁的感覺,就好像一個二十來歲,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一樣,火氣旺,表現欲強,還衝動。

見我盯著他不說話,我爸火了,“夕夕,你是不是不信爸爸!你覺得爸爸是裝的?爸爸是身體出問題了,要不然爸爸就是死也乾不出那種事……”

“爸,我相信你。”我忙安撫我爸。之前在小姨家,我爸對我發火的時候,我就覺得奇怪了,現在看來,那個時候,我爸就已經受法陣的影響了。

想到小姨,我問我爸,“爸,你到底有冇有親小姨的屍體?”

我爸低下頭,“我……我控製不住。”

這到底是個什麼陣法……

這時,舅舅突然跑回來,看到我,一邊喘氣一邊焦急的說,“小夕,快……快點,雯雯斷氣了。”

我一驚,轉頭看向胡錦月,“鬼氣驅除乾淨了嗎?”

“人命關天,這種事我怎麼可能馬虎。”胡錦月道,“當時她的生命體征穩定,休息幾天保證可以活蹦亂跳,現在突然斷氣,肯定是又出事了。”

到底發生了什麼,隻有去看了才知道。

我讓胡錦月在家看著我爸,然後我跟舅舅一路又跑去了大姨家。

大姨家已經掛上了白布,殯儀館的人正在佈置靈堂。

雯雯還躺在之前那間屋子裡。一進屋,我就看到趕來的大姨夫站在炕旁邊。唐雪站在大姨夫身旁,一隻手結印,另一隻手拿著一張黃符貼在雯雯額頭上。

我皺眉。

唐雪怎麼在這?

四周環顧,冇找到煜宸,也不知煜宸又去哪了。

這時,大姨夫哀求唐雪,“仙姑,求您一定要救救我閨女。”

“我一定儘力,”唐雪聲音柔柔的,一臉善良的道,“我已經穩定住了她的魂魄,隻是她被人吸了陽氣,後來又被鬼上身,鬼氣留在了她體內,傷到了她的身體。現在要救她,隻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找到吸她陽氣的人,把她的陽氣還回來。”

“吸人陽氣,那不是妖怪嗎?”大姨夫慌張的問,“仙姑,您能找到妖怪嗎?”

“其實,”唐雪瞥我一眼,“我已經知道是誰吸陽氣了。”

我心咯噔一下,瞬間湧上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