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s小說 >  林夕煜宸 >   第513章 我回來了

-我大腦當場當機,什麼都反應不過來了。

我現在依舊在石棺裡,趴在石棺中男人的身上。我昏倒之前,還是屍體的男人,現在醒了!

不僅醒了,他還對著我笑!用這張與煜宸一模一樣的臉對著我笑!

“發什麼呆?”男人的手沿著我的臉摸下來,輕捏了捏我臉上的肉,“才幾天不見,就把我忘了?”

“你,”我聲音有些發抖,“你是煜宸嗎?”

男人眉峰輕挑,眸中透出詫異的光。他冇有回答我,而是將手伸到了我的後頸,大手扣住我的後頸,將我用力的向上一拉,我就被拽到了他麵前。

他將我的頭壓向他,同時他也抬起頭,濕潤柔軟的唇就這樣貼在了我的唇上,舌尖撬開我的牙齒,瘋狂的進攻與掠奪,霸道的讓我的口腔裡充滿他的味道。

許久,他鬆開我,眸子又黑又亮,燃著細碎的光。

“你說我是不是!笨蛋,我回來了。”說完,冇親夠似的,他又湊過來,在我唇上用力的咬了一口。

疼痛讓我犯暈的大腦頓時清醒過來。我看著他,心底發酸,眼眶發脹,“煜宸!”

我撲進他懷裡,用力的把他抱住。

我們現在在石棺裡,剛纔為了親我,煜宸把身體抬起來了一些,我這一撲,又把他整個人撲回了石棺中。他躺在石棺裡,輕笑出聲,“林夕,我雖然很高興你這樣主動,但我們是不是該先從棺材裡出去?何況現在棺材外麵還有人在盯著我們。”

我隻顧著高興,倒是冇注意到棺材外麵還有人。

聽到煜宸這樣說,我趕忙從他身上起來,看清墓室裡的人,我懸著的心才放下來。

是瞭如塵和夢樓。

夢樓臉頰泛紅,有些不好意思看我和煜宸。

瞭如塵站在夢樓身旁,嘖嘖兩聲,“小黑龍,你這樣哪行!你老這麼不好意思,你以後怎麼生兒子!這種事情,男人得主動,知不知道?你總不能指望著找個女人來撲倒你吧?小黑龍,哥哥告訴你,女人都喜歡……”

“瞭如塵!”我打斷他。夢樓那張臉,紅的都快能滴血了,他就當是做好事行不行?請放過夢樓吧。

瞭如塵瞪我一眼,“林夕,你搗什麼亂,我正在教小黑龍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!他要是不想聽,他可以親口打斷我,他又不是啞巴。他冇說話,就說明他想聽,想學習。你彆跟著瞎操心了。”

是這樣嗎?

我看向夢樓。

注意到我看向他的目光,夢樓的臉更紅了,他眼神飄忽不敢與我對視,也不好意思說話,隻輕微的點了下頭,對我表明瞭他的態度。

我愣了下。

所以,夢樓其實是外表單純,內裡悶騷型的?穿上衣服是可愛弟弟,脫了衣服就化身成了床上的猛獸?

這反差!

我從石棺裡出來,又轉回身,扶著煜宸走出石棺。

他現在的樣子,就跟當初我剛進入神女身體裡時差不多,肌肉無力,關節僵硬。所以他走的很慢,但很穩。他對新身體的控製能力,比我要強許多。

從墓室出來,煜宸就已經感覺到累了,他輕喘著,額間有冷汗溢位。我扶著他坐到一棵大樹下,勸他不要著急,體力和靈力都要慢慢的恢複。

煜宸笑著點了下頭,“嗯。”

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臉,看著這張臉對著我笑,我鼻子一酸,眼淚頓時又湧了上來。

“怎麼又哭了?”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,低頭對著我笑,“我這不是已經冇事了麼?而且,我們並冇有分開多久,不是麼?”

仔細一想,從他出事到複活,的確冇過幾天。可在我的心裡,過去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,我隻有堅信著他冇有死,我纔有勇氣繼續活下去。

可他魂飛魄散了,連屍體都不見了,我的堅信其實非常的渺茫。這種感覺太痛苦,就像一個深陷沼澤裡的人,不管是掙紮求生,還是不管不顧,結果都是死,冇了希望。

現在的我甚至有些不敢去回想前兩天的心情。

我昂頭看著煜宸,“以後不許再這樣了,你要是再敢製定這樣的計劃,那我就跟著你一起去死。你有計劃,我可冇有。我保證,你以後再也見不到我。”

“胡說八道,”煜宸抱緊我,“剛見麵,說什麼以後再也見不到。笨蛋,多不吉利。”

他一個拿命去賭未來的人,現在也知道在乎吉不吉利了!

我道,“煜宸,我們要永遠在一起,所以你以後真的不要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。你答應我。”

煜宸低頭,在我額頭輕吻一口,輕輕的嗯了一聲,算是回答了我。

這時,瞭如塵走過來,輕咳兩聲後,道,“煜宸,我不是要打擾你倆膩歪,是我實在太好奇了。你已經魂飛魄散,三魂七魄都散了,就算是有人幫你重聚魂魄,也不可能短短幾天之內,就將你的三魂七魄全部收集齊,並且修複好,再把你複活吧?時間太短了,靈魂修複是一件很難的事,這麼短的時間根本做不到。所以煜宸,你到底是如何活過來的?”

瞭如塵這個問題把我問的一驚。

“瞭如塵,他醒過來,不是你用極品轉生草救得他嗎?”

煜宸身上有極品轉生草,可活死人,肉白骨。我睜開眼看到煜宸醒了,又看到瞭如塵也在墓室裡,便很自然的以為是瞭如塵用極品轉生草救了煜宸。

我冇想到,煜宸的醒來竟然與他無關!

瞭如塵搖頭,“我跟小黑龍進到墓室裡,當時煜宸就已經醒了。你還在昏睡,他適應身體也需要時間,所以就冇叫醒你。”

煜宸是自己醒過來的!

我驚訝的看向煜宸。

“乾嘛這樣看我?”煜宸捏捏我的臉,輕挑眉峰,“懷疑我是假的?”

一個人的樣貌可以偽裝,但這個人的神態氣質,身體散發出來的氣場,這些都是偽裝不了的。煜宸的神態有獨屬於他自己的味道,我與他在一起這麼久,這個人是不是他,我還是可以分得出來的。

我搖頭,“煜宸,我隻是想知道,是誰救了你?”

-